1999年,我因怒斥王永慶是「經營之鬼」,觸犯《集會遊行法》,警察銬上手銬後,又用衣服遮著,用飛機押解我到台北應訊。

 

下飛機轉警車時,我自己掏了根煙抽,旁邊刑警見狀說:「阿你就自己抽喔,也不會請我一根?」刑警邊抽邊聊:他讀宜中時,也有個老師因講政治被抓去關。

 

現在想起來真是可悲,台灣無產階級的子弟為生存去當軍警,對付的都是他們的同胞。也許當有一天,他們的子彈轉向對著自己的指揮官,才是獨立建國的開始。

(2009.6.25)

  

──TGB通訊》119(2009/8)


    全站熱搜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