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當我教學生教到一半休息時,突然同事來電,告知我長昇老師的噩耗,我真不敢相信,正值壯年的長昇老師,就這樣走了……

 

第一次遇到林老師,我就開玩笑跟林老師說:「林老師,我以後可不可以用林老師(台語)來稱呼您呢?」林老師用他那爽朗開心的笑容回答我:「當然可以啊!」這就是我對林老師的印象──友善、幽默又大方的好同事。

 

有時看見當他被主管罵得狗血淋頭時,他還是微笑以對,還在我面前很自豪的說:「楊老師你看,和我同時期進來的新同事,只剩下我還在硬撐呢!」這也是林老師──堅持、樂觀又勇敢的男子漢。

 

我曾經問林老師,為什麼想要當老師呢?他回答我說:「我不會想當什麼名師,我只喜歡和學生們在一起的感覺。」而這也是林老師──熱忱、熱情又善良的好老師。

 

不過,即使是鐵做的男子漢,也得面對社會現實又殘酷的一面──為五斗米折腰。倒數第二次通電話時,他很坦誠的跟我說,他目前生活上的困窘、經濟上的壓力等等。我把我自己能給的case給他,希望能稍微紓解他生活上的困境,也請以前的同事,多多關心長昇老師的近況。在電話另一端的他,聲音聽起來是那麼的脆弱、那麼的無助,他彷彿是一隻誤入叢林又不知方向的小白兔,急需大家的援助。最後一次通電話時,可能已經被淡水高溫曬昏了?還是已經被生活的重擔快壓垮了?我聽他語無倫次又不知所以然的對話之後,就請他好好休息,我過幾天再過去看看他的近況,沒想到,這一掛,就真的天人永別了!

 

長昇老師很感謝我對他的幫助,一直邀我到淡水來做客,熱情又爽朗的他,還說要跟我「乾一杯」!這就是熱情又直爽的林老師;這就是對別人的「滴水之恩」會「湧泉以報」的林老師;這就是真情又至性的林老師……。

 

以前的同事對我說:「上帝的安排自有用意。」想想他再度來到台北打拼時,面對比以前更弱肉強食的惡劣環境,再樂觀的林老師,也不免懷才不遇起來,而我能給他的,只是像一根小火柴般的溫暖,期望這小小的溫暖,能夠在險峻又殘酷的補教業中,使他還能感受到些許的溫馨,也希望他能將這份溫馨,打包並走上神聖天國的康莊大道!

 

──TGB通訊》119(2009/8)


    全站熱搜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