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我有一個切的煙盒,每次開闔像扣板機。

 

2005年我知道阿扁貪污後,跑回故鄉基隆的防空洞,痛哭一場之後,我發現切的相片掉了,只剩下空空的一個鐵盒,我把它丟在漆黑的防空洞裏。

 

不知道是不是主的意思,祂要我做自己。切,您只是先行的弟兄,台灣革命必須因著台灣的情勢調整。但,我還是懷念切的煙盒,陪我走過失敗、傷心、寂寞的日夜。

(2009.6.23)

  

──TGB通訊》119(2009/8)


    全站熱搜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