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反抗國民黨/中華民國,一直沒有形成反抗的價值體系,只是隨著國民黨的hegemony起舞,分不清「他們的道德」與「我們的道德」,因此反抗運動降格成反對運動,反體制、台灣獨立成了「再體制化」的爭取「中華民國第二共和」,其中民進黨的政治操作、動員口號扮演了關鍵的因素。

 

批判民進黨從來就不是為了民進黨好,當然也不是為助長國民黨,反而是要讓國民黨以及中華民國在台灣儘早消失。批判民進黨是要總結過去100年來台灣反抗運動的經驗,總結才能從歷史經驗裡汲取教訓,並重新確認當前的時勢、條件與社會力的變化,從而找出符合當前情勢的運動方向。

 

台灣人運動總是不習慣做這種總結,也因此討論與對話總不斷地「去脈絡化」,或以現實利害做為評斷標準,拳頭大的講話就大聲。

 

民進黨將反中華民國/反體制的力量「再體制化」,吸納了民間的反抗力量後,壟斷解釋權,並排擠台獨運動者,扭轉問題核心轉向為鞏固中華民國,同時也將過去依附黨國的勢力合理化,當然民進黨也成為分食體制利益、資源的共犯結構。台派會對王金平有所期待,正是這種思路下的必然。問題在於,台灣要獨立,要確保台灣主體與利益,必須消滅國民黨/中華民國,也必須挑戰黨國外來體制所成形的社會關係與文化、歷史、價值體系,並瓦解依附黨國而得勢的政治、經濟既得利益。怎麼反而期望國民黨/中華民國在地化,讓既得利益在地化、合法化呢?

 

民進黨與泛台派、獨派目前推動的是中華民國第二共和,就如李登輝的所謂本土化路線,是在台灣民間反抗力量日增的壓力下,讓國民黨重生,重塑國民黨的統治基礎的口號。而依附黨國獲得政治、經濟利益與社會、文化發言權者,轉而效忠李登輝就變成「本土派」,繼續分食體制宰制以及剝削人民而得的政治地位、經濟資源與社會發言權。

 

為什麼還是黨國時代的權力者與共犯在決定我們的命運?這不就是蔣經國「革新保台」路線的延續嗎?「民主」的前提是我們搗毀了中華民國外來威權統治,起造我們的政治經濟體制與民主制度;或相反地是「懇求」外來威權統治的「民主化」,然後承認它已「在地化」,接受它已經是「我們」的「國家/政府」?若是後者,正證明了外來威權統治的中華民國體制並未結束,不是嗎?

 

民進黨延續李登輝的路線,繼續加強黨國時代權力者、依附者、既得利益者的優勢,而非將之摧毀。那麼人民呢?拉下了國民黨,卻依舊是被壓迫者;參與了瓦解威權統治的過程後(但外來體制轉型而非結束),卻被排除在歷史解釋權、文化發言權與政治重塑的參與權之外,由新獲得政治分配權的泛台派與舊黨國體制的既得利益體系,共同決定我們未來的命運,我們依舊得忍受既得利益的宰制!

 

批判民進黨,訴求對象是民間進步的反抗力量,是為了戳破過去至今的反對運動、民主運動不但沒有瓦解黨國體制,反在為黨國體制尋找合法的重生管道(轉型)。批判民進黨,是為戳破我們過去以來採取的路線、方向是錯誤的,支持民進黨只是繼續加強、延續中華民國體制的統治,將中華民國合法化!

 

民進黨是將台灣「中華民國化」的政治買辦!批判民進黨,就是為了將運動錯誤的方向拉回來,這個力量本來是要挑戰、瓦解宰制我們100年的外來體制,卻被民進黨、泛台派引導去鞏固體制。

 

鬆動威權統治後(並未結束),台派政治、經濟、社會頭人取得中華民國權力、利益爭奪的參賽權,繼而以「愛台灣」為口號來動員支持者,讓頭人能夠鞏固並擴大於中華民國體制內的勢力及資源搶奪的版圖。目前的藍綠鬥爭,是藍綠政治勢力於舊有體制的權力結構,動員群眾來進行他們權力、資源、利益重組的鬥爭。然後,藍的大部份支持者是為既得利益及既定價值而戰,綠的支持者雖也能因而獲取稍微公平的對待,卻依舊是體制宰制的被壓迫者與被決定者。

 

沒有不同的選擇?沒錯,不過,要因為當前沒有不同的選擇,而被迫得繼續支持民進黨;或我們當下就開始為形成新的選擇來努力呢?

 

革命、瓦解舊體制的時程表是無法預期的,但「反體制」是明確的目標,手段卻不是可輕易地分為「體制內」「體制外」。反體制此一前提若明確,運動的指揮中心又怎麼會在進入體制的民進黨、泛台派頭人身上呢?「反體制」的思想前提若明確,「體制內改革」只是可以運用的一種選擇而已,而不是優先或唯一的選擇。「反體制」的前提若放棄,進入體制就是投降。

 

我們必須知道,解決台灣問題的核心,確實必須先革命──瓦解當前的政治經濟結構。民進黨用20年的代價換取今日的權力與利益,今天我們想形成新的力量,本就該付出更大的努力才可能達到。

 

先從自我革命與思想革命開始,最基本的就是,先確立我們的價值標準,正是立基於台灣大多數被壓迫者立場的「是非」基礎上。




台灣人反抗國民黨/中華民國, 一直無形成反抗ê價值體系, kan-ta kho̍k-kho̍k tòe tiàm國民黨ê hegemonypiah teh póe bē, sa無「in ê道德」kaplán ê道德」有siákâng, 反抗運動soah變做反對運動, 反體制kap台灣獨立變做「再體制化」, 變做teh爭取「中華民國第二共和」, 民進黨ê政治操作kap動員口號, tī chit-ê轉換過程有真重要ê作用.

 

批判民進黨在來tō m̄是為tio̍h民進黨好, 當然mābehtio̍h國民黨, 顛倒是beh hō͘國民黨kap中華民國tī台灣koh khah緊消失. 批判民進黨是beh總結過去100冬來台灣反抗運動ê經驗, 總結chiahùi歷史經驗o̍h教示, 重頭來確認chit-má ê時勢, 條件hām社會力ê變化, chhōe出符合目前情勢ê運動方向.

 

台灣人運動kho͘-á--bē慣勢做chit款總結, 討論kap對話, chiah ē lóng頭尾tàu bē--, iah是用現實ê利害關係來做評斷ê標準, 當然拳頭母大khian--ê, 講話大聲.

 

民進黨kā反中華民國/反體制ê力量「再體制化」, 吸收民間ê反抗力量了後, 壟斷解說權, koh排斥台獨運動者, kā問題ê核心se̍h翻頭去鞏固中華民國, mā kā過去óa附黨國ê勢力合理化, án-ne民進黨chiahthang tam tio̍h體制利益hām資源. Án-ne來看, 台派ē對王金平有期待, tōsiá-mih thang怪奇--a. 問題是, 台灣beh獨立, beh確保台灣ê主體hām利益, 當然ài消滅國民黨/中華民國, mā ài挑戰黨國外來體制形成ê社會關係kap文化, 歷史, 價值體系, kāóa附黨國teh hiau-pai ê政治經濟既得利益瓦解. Nah ē顛倒頭teh ǹg望國民黨/中華民國在地化, hō͘既得利益在地化合法化--leh?

 

民進黨, 台派kap獨派chit-má teh sak--ê是中華民國第二共和, tō像李登輝hoah ê本土化路線, 是面對台灣民間反抗力量ê壓力, tio̍h國民黨ê生存, tio̍h鞏固國民黨ê統治, chiah採取ê策略. Óa附黨國得tio̍h政治經濟利益kap社會文化發言權--ê, 若效忠李登輝tō變成「本土派」, thang繼續suh體制壓制hām剝削人民ê政治地位, 經濟資源kap社會發言權.

 

án-chóa iáu是黨國時代ê權力者kap共犯teh決定lán ê運命? Che kám m̄是蔣經國「革新保台」路線ê延續? 「民主」ê前提, lán kā中華民國外來威權統治kiat, 起造lán ê政治經濟體制kap民主制度; iah是顛倒頭teh「哀求」外來威權統治ài「民主化」, 承認i已經「在地化」, 接受i是「lánê「國家/政府」? 若是後piah chit-ê, tú-tú證明外來威權統治ê中華民國體制iáu-bōe結束, kám m̄?

 

民進黨接續李登輝ê路線, 繼續加強黨國時代權力者, óa附者kap既得利益者ê優勢, m̄kā phut hì-sak. Ah人民--leh? Kā國民黨khiú----a, soah iû-gôan是被壓迫者, 參與瓦解威權統治ê過程了後(m̄-koh外來體制轉型, m̄是結束), soah iû-gôan無法tō͘ kā歷史解說權, 文化發言權kap政治參與權sa--tńg-, tio̍h政治分配權ê台派kap黨國體制ê既得利益體系, chò-hóe決定lán未來ê運命, lán iû-gôan tio̍h tiām-tiām吞忍既得利益kā lán chau-that!

 

批判民進黨, 訴求對象是民間進步ê反抗力量, 是為tio̍h thuh破過去到ta ê反對運動iah是民主運動, m̄-tāⁿ無瓦解黨國體制, koh倒翻頭替黨國體制chhōe合法ê重生管道(轉型). 批判民進黨, 是為tio̍h thuhlán過去以來採取ê路線kap方向是m̄-tio̍h--ê, 支持民進黨是teh繼續加強, 繼續延續中華民國體制ê統治, kā中華民國合法化!

 

民進黨是kā台灣「中華民國化」ê政治買辦! 批判民進黨, beh kāchho̍ah--ê運動khiú--tńg-, chit ê力量本底是beh挑戰, beh瓦解控制lán 100ê外來體制, soah hō͘民進黨kap台派kōaⁿ去鞏固體制.

 

威權統治轉型了後(無結束), 台派政治, 經濟, 社會頭人sa tio̍h中華民國權力hām利益分配ê參賽權, chiah koh用「愛台灣」做口號來動員支持者, hō͘頭人鞏固koh擴大in tī中華民國體制內底ê勢力kap資源. 目前ê藍綠鬥爭, 是藍綠政治勢力teh延續舊體制ê權力結構, 動員群眾來進行in權力, 資源kap利益重組ê鬥爭. 藍軍大部份支持者是為tio̍h in ê既得利益hām價值teh, 綠營支持者雖bóng ē-tàngtio̍h sió-khóa khah公平ê對待, m̄-koh終其尾iáu是受體制壓迫kap決定ê處境.

 

Kám無其他ê選擇? Chit-má確實無. Kámchit-má無其他ê選擇, tio̍h-ài被迫繼續支持民進黨? Iah, lán ē-tàng chit-má tō來為tio̍h形成新ê選擇做準備?

 

革命, 瓦解舊體制當然是無法tō͘預先àn-sǹg--ê, m̄-koh「反體制」是明確ê目標, 手段無teh pun「體制內」kap「體制外」. 「反體制」chit-ê前提若明確, 運動ê指揮中心nah ē是進入體制ê民進黨kap台派頭人--leh? 「反體制」ê思想前提若明確, 「體制內改革」kan-taē-tàng運用ê 1種選擇, m̄是優先, koh khah m̄是唯一ê選擇. 「反體制」ê前提若放棄, 入去體制tō是投降.

 

Lán ài清楚, beh解決台灣ê問題, tio̍h一定ài先革命──瓦解目前ê政治經濟結構. 民進黨用20ê代價換tio̍háê權力kap利益, lánbeh形成新ê力量, 本底tio̍h-ài付出koh khah chē ê khùi.

 

ùi自我革命kap思想革命開始, siōng基本--ê tō, 先確定lán ê價值標準, tōkhiā tiàm台灣大多數被壓迫者立場ê是非做基礎.

 

──TGB通訊》89(2007/2)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