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人權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陸軍官校5 ê學生不滿作弊hông開除, 媒體新聞吵kahphut-phut, 一般看--tio̍h ê反應是:「作弊開除, 處罰確實siuⁿ過頭--a! M̄-koh in 5 ê nah beh kā tāi-chì bú kah chiah大條?

 

新聞piak--開了後, TGBtehin 5 ê發聲, chē關心TGB ê朋友chiâⁿ無贊同, góa behchit篇文章說明góan了解ê真相hām góan ê立場.

 

TGB ē chhap chittāi-chì, 是軍中人權促進會ê黃媽媽(陳碧娥) khà電話chhōe góan kā tàu-saⁿ-kāng.

 

黃媽媽ùi花蓮來台北ê, góa tō kap isāi--a, inhàn kiáⁿ (海軍黃國章)做兵hông phah--, behkiáⁿ報仇, chit-ê花蓮番婆離家來台北, 不時街頭kap國防部抗爭, 到尾--á, i ê心境轉變, m̄-tāⁿ behin kiáⁿ慘死ê真相, mā beh要求ROC軍隊chit-ê不義體制尊重人權, hō͘ lán台灣gín-á做兵ē-tàngkoh驚惶, koh hông蹧躂, taⁿ 7~8--a, i無資源無求社會支持, koh khah m̄-bat收過「服務費」, kan-taⁿ真單純用對台灣gín-á ê thiàⁿhām堅持, 一直kengchit-má koh m̄願放手hioh-khùn.

 

黃媽媽chhōe TGB tàu出力, chhímgóa mā kài m̄願答應, m̄是對「作弊」倒彈, góa對軍校生印象真bái, in是未來ê米蟲, kohROC ê『捍衛者』! M̄-koh góa mā了解, chit 5 ê學生確實受tio̍h無公平無合理ê處分, 黃媽媽nah ē behin出頭? 1 chōa黃媽媽in厝了解事件經過, góan決定beh kā黃媽媽thīn---.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7711~13日,「軍中人權促進會」黃媽媽接受韓國「軍隊可疑死亡委員會」(Presidential Commission on Suspicious Deathes in the Military, PCSDM)及「國民苦衷處理委員會」(The Ombudsman of Korea)邀請,到首爾演講「台灣的軍中人權以及在軍隊服役時死亡的妥善處置」。我充當小幫手陪同黃媽媽前往。

 

一到首爾,發覺那裡的都市景緻與台灣差不多,只是空間沒那麼擁擠,車流輛沒有那麼多。然而市中心的街道似乎沒什麼看到垃圾桶。因為韓國現在正積極推動去漢化的關係,招牌、路標都是韓國字,沒有漢字,也很少看見羅馬字。

 

「軍隊可疑死亡委員會」是韓國2006年才成立的直屬總統的調查單位,只有3年期限,預計2008年結束,但是也有可能透過修法延長委員會期限。有適用的特別法。主要調查10~20年前一直到200512月為止,在軍隊服役時可疑死亡的案件。委員會具90多人規模,組織成員30%是由軍、警、檢三個單位派人支援行政業務,70%則是民間人士組成,有民間社團及家屬代表。委員都是長期參與民主運動的人士。

 

「國民苦衷處理委員會」已有13年歷史,原本是隸屬國務院的單位,20001130日升級為直屬總統。有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教育、軍事……等等部門負責處理人民申訴案件,具300多人規模。原本沒有軍事部門,2006年立法修改後納入。軍事部門有20多位職員負責處理,業務有:軍隊問題、服役問題、忠烈祠(類似)管理、軍事設施糾紛。調查人員比例是現役軍人:民間社會團體:政府公務員為111PCSDM明年如果結束後,它的業務會移到此委員會。

 

1980~1988年全斗煥軍事獨裁時代,政治迫害與可疑死亡問題非常嚴重。因此,韓國還有「國家人權委員會」(The 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of Korea)、「可疑死亡真相委員會」(The Presidential Truth Commission on Suspicious Deaths)以及「正義與司法委員會」(The Justice & Jurisdiction Committee)……等等。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年,坐飛機要回台灣。鄰座看來約四十歲左右的婦人盯著我幾秒鐘,開口搭訕。

她:妳來法國當菲傭啊?

我:M

她:妳到台北轉機啊?

我:M

 

機艙裡頭冷氣穿透毛衣,我渾身哆嗦。

 

婦人並不計較我疏於回應,自顧著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

她:我剛一眼就看出來妳是菲律賓人......呵呵~!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外交官虐傭事件在媒體日以繼夜放送十多天後,隨身著囚衣、手銬腳鐐重裝的劉女士進監牢而暫時消聲匿跡。CNN記者適時推出了台奴籲天錄銜續佔領所有電視頻道,一時之間,社會焦點轉往關注可憐的養女伊莎貝兒的命運,不再譴責美國罔顧中華民國外交豁免權。

 

疑是台灣排灣族原住民的伊莎貝兒,二十多年悲慘的養女生涯在美國獲救。奴役伊莎貝兒的是台灣人,救援伊莎貝兒的是美國人,現在保護伊莎貝兒的也是美國人。然而事件受益人卻是中華民國外交部。

 

黑官劉姍姍虐傭遭美國政府告上法庭一案,被老美檢察官打趴在地的中華民國外交部,這幾天又秋丟(chhio-tiô)起來了。

 

新聞報導,「美受虐台女的悲慘遭遇,被CNN報導後曝光,外交部長楊進添今天上午表示,他看了該新聞後,自己都難過地掉淚,並試著和CNN報導該新聞的記者聯絡,但並不容易。楊進添甚至表示,願意自掏腰包購機票助返台。」

 

我們看到媒體描述駐美外交官員如何熱心又努力的協助尋找淪落他鄉的可憐養女,如何的承諾要幫助她和親人團圓云云。接著,因劉姍姍事件而一臉大便的楊進添先生,趁出訪中南美洲的機會,在洛杉磯探視了伊莎貝兒,扮演了一齣慈父會愛女感人大喜劇,說他一看到伊莎貝兒,覺得很瘦很小.......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早上在超市遇到了台灣同鄉,就一起拖著菜籃車踅進了街角的咖啡館話家常。聊天當中免不了提起台灣,海外遊子最渴望的就是聽到關於故鄉的消息。這位同鄉說剛帶新婚法國人丈夫回台灣探親,丈夫非常讚賞台灣社會的人情味,所以留下極好的印象。

 

我恭喜她做了一次成功的國民外交,不過也提醒,其實台灣社會並不是對所有外國人都這麼友善,至少,我知道存在許多國際移工(外勞)遭受僱主虐待的案例。她不認同我的說法。她說,來法國之前在台灣的法語老師也稱讚台灣社會對外國人很nice,至於外勞,又不是外國人,他們是東南亞勞工,那不一樣......

 

我攪了一下杯子裡的Espresso,媽的!這咖啡比藥還苦!苦澀的滋味全灌進了喉嚨,起身掏了一歐元二十生丁,然後告訴她,東南亞勞工也是人,他們是東南亞國家的國民,相對於台灣人,他們也是外國人。同鄉愣在桌旁幾秒鐘,用著不以為然的語氣回應:不相信,妳去問問看有誰把外勞當外國人,我們只說白人是外國人好不好?其他就是日本人、韓國人、黑人......。然後她推門離開了咖啡館。

 

其實不必問,我完全知道,在台灣,人們講的外國人是指白皮膚的人,不管他們來自美國、英國或澳洲。而同樣來自這些國家的有色人種絕對不配被稱做外國人。因此,美國黑人不是美國人。但是美國黑人歐巴馬當了美國總統啊!深膚色的人在台灣失去國籍,全部歸納成某種群體,或者某種階級。深膚色的人天生都是勞工。其實,我應該告訴她一個事實,在法國,她和我一樣也是有色人種,不會因為嫁給白種人就轉換DNA變成白種人。但是不想挑釁,忍住了。

 

太苦的咖啡讓我反胃。膚色的歧視讓我反胃。咖啡般膚色的人不算是外國人,只是東南亞外勞。我小跑步衝回家,只想猛喝牛奶抑制胃酸。牛奶般膚色的人才是外國人,才配享受台灣社會的人情味。呃!或許,我應該在家裡養一頭乳牛來漂白自己, 過一陣子也會成為外國人。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