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空檔繞了台灣一圈, 殖民者的印記隨處可見.

 

清國時期三大「叛亂」, 在新竹都看得到參與鎮壓的記錄. 竹北的「采田福地」, 是新竹平埔Taokas(道卡斯)動員鎮壓朱一貴事件後, 清國皇帝賜給這些半生不熟的「化番」的七姓宗祠. 新埔義民廟後2個大塚裡埋的, 是鎮壓林爽文和戴潮春事件的「義民」, 『褒忠』大大字高掛於廟門.替統治者鎮壓造反叫做「義民」「義勇」, 那麼反抗者是什麼?

 

鹿港和北港的媽祖廟都強調著清國皇帝的賜封, 鹿港天后宮裡, 牆上掛著一張征服台灣的「施琅將軍」畫像; 鹿港新祖宮廟門的對聯:『聖母顯靈安黑水, 清師乘勢奪軍山.』講的是林爽文事件時, 媽祖引清國軍隊渡過黑水溝, 順利登陸岸鎮壓反抗者.

 

上阿里山的公路口, 吳鳳廟依然招搖地恥笑Tso()族人, 吳鳳神話這個日本時代編出來的殖民謊言被戳破後, 吳鳳廟不但沒被拆掉, 或是立解說牌批判並說明歷史的扭曲, 反而以遊客中心的形式繼續執行「洗腦」的功能!

 

在台南, 強調本土的「獨派市長」特意肯定「鄭成功開台」的形象, 「文化古都」是建立在中國讀冊人的正統思想上, 心情實在很沉重.

 

歷史解釋權掌握在誰手上? 我們仍在肯定外來殖民統治者的價值判斷, 仍未有歷史與文化上徹底的反省, 批判及清洗, 這樣的台灣非殖民化(decolonization)了嗎? 目前已是後殖民了嗎?

 

講到歷史解釋權, 現在改叫技能訓練所的泰源監獄, 藍色恐怖時代的泰源事件從歷史記憶裡消失得無影無蹤, 泰源事件難道不是台灣人光榮的反抗? 或者因為那是暴力起義, 不符合「理性, 和平, 冤枉」的「平反」價值標準?

 

長期來的社區營造和觀光文化產業, 強調的到底是什麼? 是經濟優先的短線利益? 是政治角力? 是利用資源來勢力洗牌?

 

像三義的木雕街, 店家賣的東西大多「made in China, 在地的木雕產業因而獲得重新發展的基礎, 或將加速瓦解? 舊山線勝興車站經過社區營造成為觀光勝地, 每遇假日就人山人海, 然而觀光客帶了什麼回去? 在地留下了什麼? 在地的歷史與文化因此得以自主發展? 池上及關山也有不少社區營造的田庄, 可是觀光型的社區營造到底給了在地什麼樣根本性的改變? 地方產業結構原在, 政治決定一切原在, 觀光型的收入能維持多久? 給在地的機會有多大? 在地參與, 經濟及文化層面真的能夠自主發展嗎?

 

在台東都蘭, 遠自高雄搬來這裡的作家非常不屑台灣資本主義的市場運作, 他說台灣的BOT根本就在圖利財團, 民進黨根本就缺乏文化的涵養, 許多文化資產和自然景觀都BOT給財團賺錢, 像高雄柴山的英國領事館BOT給漢王飯店「管理」, 整棟卻變成大餐廳, 文化與歷史意義贏不過經濟利益的思考!

 

在花蓮壽豐, Truku(德魯固)的朋友說自己瀕臨精神分裂, 看新聞鬱悶, 看假日花蓮觀光客滿街跑也鬱悶, 想到部落的未來同樣會鬱悶, 想起在台北享受體制資源的都市原住民精英, 心裡更加鬱悶!

 

他們部落的年輕輩想學別人來做社區營造, 他認為應先想清楚為什麼要社區營造? 社區營造能給部落什麼改變? 經濟地位能夠改善? 社區營造為什麼由專家學者審查? 社區營造走得通, 那麼村里長有什麼作用? 社區營造的正面意義被過頭肯定, 負面影響與限制卻反倒被刻意忽視, 這麼一來, 是否成為體制收編的作用? 村長與發展協會, 不正是變形的派系分化統治手路嗎?

 

在花蓮美崙, 過去是台語學生的前輩很煩惱當前學校的母語教育, 像那裡的國小, 原住民學生差不多都是Truku, 學校卻將原住民集中, 不管是那一族通通教Pangchah(阿美), 教育若無法社區化在地化, 若無法讓母語成為教學語言, 只是一禮拜一小時的「母語課程」, 在地認同與在地自主還離我們很遠.

 

經過貢寮核四廠時, 想著10多年來的反核運動為何鬥不過政治現實? 在地人的生存意願才是反核最重要也最有力的訴求, 沉陷於政治對決, 或固執於行政, 法律, 政策的層次, 問題只會更為混淆不清. 觀光, 社區營造, 文化資產, 環保, 母語, 運動, 這些進步的觀念與訴求, 核心的關懷難道不應以人為主體嗎? 在地人的生活, 意願及感受, 必須服從於學客, 政客, 社客, 財團, 官僚和專業, 才符合「進步」與「理性」的標準?

 

在宜蘭從事育苗工作的陳大哥說, 他們研究一種稻子的新品種至少也須10, 現在我們的政策都是政治決定一切, 改良場的計畫常常都2~3年就結束, 政策更糟糕, 都只考慮2~3個月就要有結果, 這樣下去我們到底該如何活下去?

 

想到我們台灣社會未來的出路, 若不願從根本做起, 如果沒有長遠且闊面的思考, 也不緊守住原則, 心思只隨著政治人起舞, 只注意短期的輸贏, 我們怎會有真正的出路與希望?




利用làng-phāng se̍h台灣1 lìn, 滿sì-kè lóng是殖民者êjiah.

 

清國時期3大「叛亂」, tī新竹lóngē tio̍h參與鎮壓ê記錄竹北ê「采田福地」是新竹平埔Taokas動員鎮壓朱一貴事件了後清國皇帝賜hō͘ chiah-êchheⁿê「化番」ê七姓宗祠新埔義民廟後piah 2 ê大墓tâi--ê, 是鎮壓林爽文kap戴潮春事件ê「義民」『褒忠』大大字掛廟門.替統治者鎮壓造反叫做「義民」「義勇」, án-ne反抗者是siáⁿ?

 

鹿港kap北港ê媽祖廟lóng teh強調清國皇帝ê賜封鹿港天后宮內底--nih1張征服台灣ê「施琅將軍」畫像鹿港新祖宮廟門êá án-ne:『聖母顯靈安黑水清師乘勢奪軍山.』講--ê是林爽文事件ê媽祖引清國軍隊渡過烏水溝順利chiūⁿ岸鎮壓反抗者.

 

Chiūⁿ阿里山ê公路口吳鳳廟iáu chiâⁿpān chhāi tī hia teh恥笑Tso ê族人吳鳳神話chit ê日本時代編---ê殖民pe̍h-chha̍t hông thuh破了後, m̄-tāⁿ吳鳳廟thiah, iahchhāiá批判kap說明歷史ê扭曲顛倒用遊客中心ê形式繼續執行「洗腦」ê功能!

 

台南強調本土ê「獨派市長」真chhia-iāⁿ teh肯定「鄭成功開台」ê形象「文化古都」正正是用China讀冊人ê正統思想tha̍h----ê, 心情實在真沉重.

 

歷史解說權tī siáng手頭? Lán iáu teh肯定外來殖民統治者ê價值判斷, iáu無有歷史kap文化透底ê反省批判kap清洗, án-ne台灣kám非殖民化(decolonization)--a? Chit-má kám是後殖民--a?

 

tio̍h歷史解說權, chit-má號做技能訓練所ê泰源kaⁿ藍色恐怖時代ê泰源事件ùi歷史記tì--nih---a, 泰源事件kám m̄是台灣人光榮ê反抗hō-jiah? Iah是講he是暴力起義無符合「理性和平冤枉」ê「平反」價值標準?

 

久年來ê社區營造kap觀光文化產業強調--ê到底是siáⁿ? 是經濟優先ê短線利益是政治是利用資源來勢力重組?

 

像三義ê柴刻街á, áê mi̍h件真chē lóng是「made in China在地ê柴刻產業ētio̍h重新發展ê基礎, iahē koh khah緊瓦解舊山線勝興車頭經過社區營造chiâⁿ做觀光地, piānhioh-khùntō chē kah ná, m̄-koh觀光客chah--tńg-siáⁿ? 在地留----ê kohsiáⁿ? 在地歷史kap文化有thang án-ne來得tio̍h自主發展ê機會池上kap關山chiâⁿ chē社區營造êá, m̄-koh觀光型ê社區營造到底hō͘在地有siáⁿ根本ê改變地方產業結構原在政治決定一切原在觀光型ê收入有thang維持jōa久長? Hō͘在地ê機會有jōa在地參與經濟kap文化層面kám正經有thang自主發展?

 

台東E’dolan(都蘭), ùi高雄搬sóachia ê作家真phìⁿ-siùⁿ台灣資本主義ê市場運作, i講台灣ê BOT根本是好tio̍h財團, hōaⁿê民進黨根本無文化ê涵養, chiâⁿ chē文化資產iah自然景觀lóng BOT hō͘財團báu像高雄柴山ê英國領事館BOT hō͘漢王飯店「管理」, kuisoah pìⁿ做大餐廳經濟利益khah重過文化kap歷史ê意義!

 

花蓮壽豐, 1 ê Truku朋友講i kiōng beh精神分裂--a, 看新聞ē un-chut, hioh-khun日花蓮觀光客滿滿sī māē un-chut, tio̍h部落ê未來kāngē un-chut, tio̍h tī台北享受體制資源ê都市原住民精英, koh khah ē ut-chut!

 

In部落ê少年家hoah beh o̍h人來做社區營造, i認為ài先想清楚是án-chóaⁿ beh社區營造社區營造beh hō͘部落siáⁿ-mih改變經濟地位kámthang改善社區營造是án-chóaⁿ是專家學者teh審查社區營造行ē, án-neán-chóaⁿ koh tio̍h hō͘村里長teh食了米社區營造ê正面意義lóng hō͘人過頭肯定負面影響hām限制soah顛倒無人beh面對, án-ne, kám是體制收編ê作用村長kap發展協會, kám是變形ê派系分化統治手路?

 

花蓮美崙á, 過去是台語學生ê sianpai真煩惱chit-má學校ê母語教育in hia ê國校á, 原住民學生差不多lóngTruku, 學校soah kā原住民集中---, chhap-chhaptoh 1族總教Pangchah教育若無社區化在地化若無母語chiâⁿ做教學語言, kan-taⁿ單純是1禮拜1點鐘ê「母語課程」在地認同kap在地自主lóng koh離真hn̄g.

 

經過Khong-á-liâu核四廠êtio̍h 10外冬ê反核運動nah ē過政治現實在地人生存意願chiah是反核siōng要緊mā siōng有力ê訴求, tiâu tī政治對決, iahká tī行政法律政策ê層次, kan-taⁿjú lā jú bē觀光社區營造文化資產環保母語運動, chiah-ê進步ê觀念kap訴求核心ê關懷kám m̄ài以人做主體在地人ê生活意願kap感受, soah lóng ài服從學客政客社客財團官僚kap專業, chiah符合「進步」kap「理性」ê標準?

 

宜蘭做發chai(育苗) khang-khòe ê陳大哥講, in研究1項稻á ê新品種siōngmā tio̍h 10, chit-má lán ê政策lóng是政治決定一切改良場ê計畫tiāⁿ lóng 2~3tio̍h-ài結束政策koh khah, lóng考慮beh 2~3月日tio̍h結果, án-ne lán到底是beh án-chóaⁿ---?

 

tio̍h lán台灣社會未來ê出路ùi根本做起若無beh有久長koh闊面ê思考, mābeh kā原則hut hō͘心思kan-taⁿ tòe hiah-ê政治人teh起起落落, kan-taⁿ tiâu tīchiuê輸贏, lán kám ē有真正ê出路kap ǹg?

 

──TGB通訊》81(2006/6)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