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日,百餘民間團體,聚集大約3000人,在臭頭廟前共同參與「保留樂生 最後戰役」的遊行。樂生療養院(以下簡稱樂生院)建於日本時代,當時為達到「無癩縣運動」的目標,日本政府四處搜捕患者送進療養院,將他們終身監禁,強制隔離於這個社會。樂生院處於都市偏遠的迴龍半山腰,病友們就好像被世界遺棄一般,一直到70年後的台北市捷運局選定此地為捷運機廠所在地,他們才又被這個世界注意到。政府蓋新的醫院大樓,騙他們說,大樓比年久失修的矮房子舒適,並且為了「大眾權益」,請他們要搬遷。長期被歧視的院民,原本就活得沒尊嚴、無自信,不敢爭取應有的權益,怯於說出事實,他們被強制抓來,早已是無「厝」(實體居住空間)也無「家」(家人的關心),大樓的空間設計,不成「厝」,也不像「家」,適合短期病患,不適合他們。雖然很多人沉默地接受「安排」,但還是有些勇敢的病友,認為這樣沒道理,不願搬,在熱情的學生──「青年樂生聯盟」(以下簡稱樂青)幫助下展開抗爭。 

 

樂生院這事件,自2005年開始就有「樂青」關心,一直到新院區落成、2006年文建會暫定古蹟的期限到期,2007年台北縣政府公告416日一過,就得強制拆遷,面臨真正的危機。 

 

415日的遊行,關心層面不同的團體,包括工運、性別、環保團體、社造界、學界、具獨派色彩的民間團體都到了,但標舉明確台獨旗幟的團體沒來。

 

觀察獨派(綠營)支持者言論的發展,一開始有些人持反對(或是不支持的)立場。整理起來,大概有3點原因:第一,認為「樂青」這些學生背後有人操縱,就是所謂左()派,害怕他們會被利用,用來進行其他政治目的;第二,針對運動策略和手段有不同的看法;第三,認為重大建設就有人得犧牲。

 

第一種講法,基本上是不反對此議題的正當性。不知是不是因為公告拆遷的時間愈來愈近,相挺的團體愈來愈多,有政治正確的壓力;或是相關資訊不斷出來,讓事情愈講愈清楚,使得疑慮消除,他們在遊行前1~2個禮拜,就改變言論來支持。

 

然而,對的議題不支持,就因為裡面已經有別的陣營,這種想法很奇怪。事實上若是自己放棄社會議題的參與,難怪會被認為獨派只在意「上層建築」、「抽象層次」的政治鬥爭而已。

 

3點的想法,基本上是聽信民進黨政治人物言論,加上懷疑後面有政治動機而產生。呂秀蓮去樂生院時,質問院民,耽誤重大交通建設「妳們賠的起嗎?」;蘇貞昌講「任何重大建設一定有人會犧牲」。這卻不禁讓我們想起民進黨時代的前環保署長林俊義講的「反核是為了反獨裁」,意思是,現在已經是民主時代了,所以不用反核了。想不到上述這些,真有支持者聽信?!

 

不論是社會邊緣的漢生病友,或是社會資源分配末端的漁村,都是被國家發展、全民福祉的大帽子,壓到喘不過氣。政客用這些口號作掩護,私底下進行利益分贓,並且把這類議題說成是專業者才有資格做裁決,不懂的人(就是沒有高學歷的)沒有發言權。這種「科技(專業)獨裁」、「技術官僚治國」、「地方派系治國」、「政商勾結體系」的荒誕,引起很多人民不滿。民進黨不就是藉人民對生活經濟(左派關心面向)和民族/體制(獨派關心面向)的不滿,贏得政權?

 

這些支持民進黨、台獨的群眾,以前有很明確的反體制色彩。如果接受「任何重大建設一定要有人犧牲」的講法,似乎表示,民進黨政治人物綁架了「進步意涵」;昔日的進步人民,則因為跟隨這些政客的言論而被「再體制化」。另一方面,台獨陣營沒參與這場運動的聲援,也很難回應以下的誤解:「你沒在關心人民的實際生活鬥爭,你們追求的新國家新體制,和舊體制中華民國,體質有什麼不同,只是換人統治而已,我們一樣受剝削,那為什麼要參與?」

 

2點,對操作的方式有不同的看法,又分兩種,一種是好發議論、倚老賣老的指導口氣,這個有空可以看看,沒什麼大敗害。另一種比較值得注意,在學者、政客、運動份子這3種身分中間穿梭,引用從政治圈出來的消息,用提醒或警告的口氣講,明明行政院有釋放善意,有派人去協商,誰叫「樂青」不把握,不然,早就換得折衷保留60~70%。這類人與進步議題保持親近關係,讓自己帶有理想性色彩,然而,對樂生院發言所採取的統治者、仲裁者的角度,出言「政治是妥協的藝術」,卻讓他們破功。可見他們不明暸「人民運動」的真義,極有可能逐步走向李鴻禧、瞿海源式的道路,扮演體制和民間反抗力量「牽kau-a」的角色;較極端的,甚至變成新一代的御用學者。這種帶有溫和改革色彩的「偽進步力量」,必須注意。

 

於此,獨派組織工作者面臨與左派同樣的困境:平常組織工會幹部要有階級意識,但一到選舉就分裂了,依個人的國家認同、意識形態去投藍蓋綠。現在開始,獨派組織者必須面對平時組織獨派群眾,但選舉一到,他們還是去投事實上在維護外來體制的民進黨!

 

所以,某一部份來講,現在沒進去體制、還在外面拚的,就算想望的未來圖像不一樣,但也毋需在此時把對方當作敵人。不管這個體制是外來體制或是資產階級體制,短期目標都是要推倒現在這個體制,所以或許在人才培育或組織經營上,有短期合作、相互借鏡的機會。

 

樂生院、反核、工時改革牽涉的都是國家體制的具體內涵,獨派若只關心相對抽象的「政治議題」,對那些比較具體的社會議題,連相挺、聲援都做不到時,那麼期待統合分殊化的社會運動其背後指涉的共同結構性問題,進而促成合作的新政治運動,甚至成為新台獨運動發軔(或是說真正的台獨建國運動)的理想,恐怕很遙遠。

 

以前,敢「反」,就可以得到民間力量的支持;現在,具體的「要」都還不一定能組織。那些因為情緒不爽而支持(或不支持)哪個陣營的行為,已經停留在上一個反抗的黃金10年,差不多要變成下一波反動的力量了。

 

比較起來,國民黨支持者沒人抓住這議題,可見獨派(綠營)支持者在這社會裡仍有相對進步性。身為台獨人民運動的開拓者,是要將這些人繼續「體制化」(含淚投票、策略投票等),還是要開展包含社會面向的新運動?




415, 百外ê民間團體, 大約有3000, tī臭頭á廟頭前共同參與「保留樂生 最後戰役」ê遊行. 樂生療養院(以下簡稱樂生院)日本時代, 當時為tio̍h達到「無癩縣運動」ê目標, 日本政府sì-kè lia̍h患者送入去療養院, kui世人kā intī hia, hām社會強制分離. 樂生院khiā tī都市偏遠ê迴龍半山腰, 病友關tī chia, bē-su hō͘ chit-ê世界pàng-sat, 一直到70年後, 台北市捷運局kéng tio̍h chit-ê所在beh設捷運機廠, in chiah koh hō͘ chit-ê世界注意--tio̍h. 政府起新ê病院大樓, kā in拐講大樓phēng日本時代到taⁿ ê kēá khah sù-sī, koh, tio̍h「大眾權益」, in tio̍hsóa. 長期hông歧視ê院民, 生本kah真無尊嚴koh無自信, m̄敢爭取應該有ê權益, m̄敢講出事實是in hông強制lia̍h--, 已經是無厝無家, chit款大樓ê空間設計, m̄-chiâⁿ, māsêng, 適合短期病患, inha̍h. bóngchētiām-tiām接受「安排」, m̄-koh iáu是有chi̍t-kóa勇敢ê病友, 認為án-ne無理, beh, 透過熱情ê學生「青年樂生聯盟」(以下簡稱樂青) tàu-saⁿ-kāng, 展開抗爭.

 

樂生院chit-chân tāi-chì, 2005年開始tō有「樂青」ê關心, 一直到新院區落成, 2006年文建會暫定古蹟ê期限到期, 2007年台北縣政府公告416, tō beh強制拆厝, chiah真正面對hông強制搬sóa ê危機.

 

415遊行ê, 各種關心層面無kâng ê團體, 包括工運, 性別, 環保團體, 社造界, 學界, 有獨派色彩ê民間團體lóng--a, m̄-koh明確gia̍h台獨旗ê團體無去.

 

觀察獨派(綠營)支持者言論ê發展, chi̍t開始有kóa獨派支持者khiā反對(iah是講無支持) ê立場. 整理---, 大概是有3點原因: 1, 認為chit-kóa學生後piah koh有人teh操作, tō是所謂左(), giâuin另外有政治目的; 2, 針對運動策略kap手路有無kâng ê看法; 3, 認為重大建設tio̍h-ài有人犧牲.

 

1ê講法, 基本上是無反對chit-ê議題ê正當性. 另外1方面m̄kám是因為公告拆遷ê時間ná óa, sio-thīn ê團體ná chē, 相關ê資訊mā一直出--, hō͘ tāi-chì jú, in tī遊行前1~2禮拜改變言論來支持.

 

M̄-koh, tio̍h ê議題無beh支持, tō因為有別ê陣營ê內底, chit種想法真奇怪. 實際上若是ka-tī放棄社會議題ê關心, 莫怪hông認為獨派kan-taⁿ要意「上層建築」,「抽象層次」ê政治鬥爭niâ.

 

3ê想法, 基本上是信民進黨政治人物ê言論, koh懷疑後piah有政治動機來產生. 呂秀蓮chìn前去樂生院ê, 質問院民耽誤重大建設『妳們賠的起嗎?; 行政院長蘇貞昌講「任何重大建設一定有人ài犧牲」. Che soah hō͘ lán想起民進黨時代前環保署長林俊義講ê「反核是為tio̍h beh反獨裁」, 意思是講, chit-má已經民主--a, 所以m̄免反核--a. 到真正有支持者聽---?!

 

Chit 2 ê case--nih, 社會邊緣ê漢生病友hām社會資源分配尾liu ê漁村, lónghō͘國家發展, 全民福祉ê大頂帽á tì-tiâu--leh, teh kahkhùi. 政客chiahchit-kóa口號做掩護, 私底下進行利益分贓, koh kā chiah-ê議題lóng講做是專業者chiah有資格選擇做裁決, m̄-bat ê(tō是無高學歷ê)無發言權. Chit種「科技(專業)獨裁」,「技術官僚治國」,「地方派系治國」,「政商勾結體系」, 引起chē-chē人民ê不滿. 民進黨kám m̄借人民對生活經濟(左派關心面向) hām民族/體制(獨派關心面向) ê不滿, chiah the̍h tio̍h政權--ê?

 

Chit-kóa支持民進黨kap台獨ê群眾, éng-pái有真明確ê反體制色彩. 若準接受「任何重大建設一定有人ài犧牲」ê講法, tō是同意民進黨政治人物壟斷「進步意涵」; éngê進步人民, 因為tòe政客ê言論, choaⁿ-á hông「再體制化」. 台獨陣營無參與chit場運動ê聲援, mā chiok oh回應人ê誤解:Línteh關心lán chia人民ê實際生活鬥爭, lín追求ê新國家新體制, chham舊體制中華民國, siáⁿkâng, kan-taⁿ是換人統治niâ, góan kāng款受剝削, án-chóaⁿ tio̍h參與?

 

2, 對操作ê方式有無kâng ê看法, koh pun 2, 1種是「大舌hèng thi̍h,「假老大」teh指導, chebóng看解憂愁, siáⁿ-mih大敗害. 另外1khah值得注意, tī學者, 政客, 運動者chit 3種身分中ng nǹg-chǹg, 引用ùi政治kho͘-á--ê消息, 用提醒iah警告ê口氣講, 行政院有釋放善意, 有派人behchhiâu, siáng叫「樂青」m̄thang把握, 若無, tō thang折衷保留60~70%. Chit-kóa人接觸chē-chē進步議題, hō͘ ka-tī--來真有理想性ê, m̄-koh對樂生院發言所採取ê統治者hām仲裁者ê角度, 講「政治是妥協ê藝術」, soah hō͘ in破功. 可見in無明暸「人民運動」ê意義, ta̍uh-ta̍uhǹg李鴻禧kap瞿海源式ê舊路, 扮演體制hām民間反抗力量牽kau-á ê角色, khah極端--ê, 甚至行ǹg新一代御用學者ê方向. Chit種有溫和改革色彩ê假進步力量, tio̍h-ài注意.

 

接續---, 獨派組織工作者tio̍h面對hām左派kāngê困境: 平常時á組織工會幹部ài有階級意識, m̄-koh到選舉ê分裂--a, ta̍k-ê iáu是隨人按個人ê國家認同kap意識形態去tǹgtǹg. Chit-má開始, 獨派組織者ài面對--ê, 平常時組織獨派群眾, m̄-koh選舉到, in iáu是原在去tǹg事實上teh維護外來體制ê DPP.

 

所以, 1部份來講, 現此時無入去體制--ê, iáu tī外口teh--ê, tō算對未來ê想像真無kâng, m̄-koh無需要tī chit-chūn kā對方當做敵人. M̄分析chit-ê體制是外來體制iah資產階級體制, 短期目標lóngbeh iánchit-má chit-ê, 所以hōan-sè tī人才培養, 組織經營上有期合作, 互相檢討ê機會.

 

樂生院, 反核, 工時改革牽涉--tio̍h-ê lóng是國家體制ê具體內容, 獨派若kan-taⁿ關心相對khah抽象ê「政治議題」, hit-kóa比較tek khah具體ê社會議題, sio-thīn聲援lóngê, án-ne期待統合各種社會運動後piah共同ê結構性問題, 1步促成合作ê新政治運動, 甚至chiâⁿ做新台獨運動(iah是講真正ê台獨建國運動) ê理想, 恐驚iáuhn̄g.

 

Khah, 敢「反」, tō ē-sáitio̍h民間力量ê支持; chit-má, 具體「ài beh siáⁿ-mih無一定組織ē--. Hit-kóa因為爽來支持(iah是無支持) toh 1 ê陣營ê行為, 已經停留1 ê反抗ê黃金10, 差不多beh pìⁿ-chiâⁿ1波反動ê力量--a.

 

比較---, 國民黨hit-pêng lóng無人tehchit-ê議題, 可見獨派(綠營) chiah-ê支持者, tī chit-ê社會--nih iáu是有相對ê進步性. Chiâⁿ做台獨人民運動ê開拓者, beh kā chiah-ê人繼續「體制化」(含淚投票, 策略支持等) iahbeh開展包含社會面向ê新運動?

 

──TGB通訊》92(2007/5)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