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運團體的政治判斷實在粗魯,許多台灣人的政治判斷也一樣(這可能是資訊不對等的緣故),不過連從事政治工作的人判斷也非常粗魯。

 

在長期擔任義工的某NGO辦公室,我曾跟其他的工作人員討論:為什麼大家會認為新潮流是左派?事實上,新潮流裡面只有一小撮人有關心女性、環保等議題,對其他弱勢者的關懷,最多也不過參加了原住民還我土地的運動,緊接著就是選舉路線的操作了。連李文忠也說自己是個右派,這樣的新潮流怎麼會是左呢?但是許多人卻認定新潮流是左,就像大家認定李登輝是獨一樣,甚至如本土社團認定游錫堃有可能成立台灣國一樣,都是khi-mou-chih式的政治判斷。

 

我認為或許是本土社團太短視了,總是把希望寄託在體制內握有權力的人,總以為有辦法影響那些權力者朝著理想的路走。但從那麼多的經驗來看,這樣的希望總是落空的。這或許也是必然的,因為體制內的人早已受限於體制的遊戲規則與利益交換了,他們要如何走出一條新的道路?本土社團或許太急著要讓希望實現,寧願不顧原則,總是一次又一次地支持那些權力者。

 

我也曾跟朋友討論過社運團體中,頭人與實際工作執行者的定位問題。

 

因為有在NGO擔任「全職志工」的經驗,我有機會參加國際性的NGO會議,也有機會接觸國外的NGO工作者。老實說,國外的NGO工作者,自主性比台灣的強多了,每一位不論是組織能力、public speaking或是了解議題深度的能力,都比台灣強。

 

我也觀察到,在這些國際大會中,頭人頂多只在開場時致辭,其餘的agenda時間,都是NGO工作者的討論時間。這跟台灣的情形不一樣,台灣總是頭人最大,以頭人的意見為主,但是很弔詭的,這些頭人大都是學者,學者做社會運動的經驗與能力,一定比不上實際工作執行者,又為什麼老是要讓他們發表言論,或在公開場合把發言機會讓給他們?另外,國外的學者很清楚自己與社運工作者的定位不同,他們不會像台灣的學者,老是自詡為社運工作者,想要兩者兼顧。國外的學者及社會運動者於發言時,會自然地以自身專業角度切入發言。

 

延伸來看,這與台灣社會太注重菁英有關,而這些菁英長期被這樣子看待,也真以為自己是十項全能了。這樣下來,社運工作者沒有機會培養自己的能力,當然在社會上的影響力也會比學者還小。說實在的,台灣社運工作者的能力,在亞洲來說還遠遜於菲律賓、泰國等其他國家的社運工作者。

 


 

台灣社運團體ê政治判斷實在真粗魯, chē台灣人ê政治判斷mā kāng(che hōan-sè是資訊無對等ê關係), m̄-koh連做政治khang-khòe ê人判斷mā chiok粗魯--ê.


長期做義工ê1 ê NGO ê辦公室, góa bat kap其他工作人員討論: án-chóaⁿ ta̍k-ê ē認為新潮流是左派? 事實來講, 新潮流內底kan-taⁿ chi̍t-chhok-á人有teh關心女性iah環保chiah-ê議題, 對其他弱勢者ê關懷, ke̍k-ke mā kan-taⁿ參加過原住民『還我土地』ê運動,kohtō lóng是選舉路線ê操作--a. 連李文忠ka-tī是右派, chitê新潮流nah ē是左派? M̄-kohchēsoah kioh-sī新潮流是左派, tō náta̍k-ê認定李登輝是獨派kāng, 甚至像本土社團認定游錫堃有可能成立台灣國kāng, in ê政治判斷lóng tehkhi-mó͘-chih--ê.


Góa認為kiám-chhái是本土社團siuⁿ投機--a, --teh ǹg望體制內掌握權力ê, kioh-sī ē-tàng影響hiah-ê權力者ǹg理想ê路行. M̄-koh ùi chiah chē經驗看--, chitǹglóng真無實際. Che hōan-sè mā是必然--ê, 因為體制內ê人早tō hō͘體制ê規則kap利益交換牽bán tiâu--leh, in beh nahē出新ê? 本土社團kiám-chhái siuⁿbeh實現ǹg, 甘願無顧原則, 1 pái koh 1 pái支持hiah-ê權力者.


Góa mā bat kap朋友討論過社運團體內底, 頭人kap實際工作執行者ê定位問題.


因為bat tī NGO做過「全職義工」ê經驗, góa有機會參加國際性ê NGO會議, mā有機會接觸國外ê NGO工作者. 講實--ê, 國外ê NGO工作者, 自主性lóng比台灣--ê ke真強, ta̍k ê人無論是組織能力, 公開演講iah是了解議題深度ê能力, lóng比台灣khah.


Góa mā觀察--tio̍h, tī chiah-ê國際大會ê, 頭人ke̍k-ke tī開場ê時致辭, 其他會議時間, lóngNGO工作者teh討論. Che kap台灣ê狀況真無kâng, 台灣總--是頭人siōng, 以頭人ê意見做主, m̄-koh chiâⁿ怪奇, chiah-ê頭人大部份是學者, 學者做社會運動ê經驗kap能力, 一定kap實際工作執行者--tit, án-chóaⁿ lóng一直hō͘ in發表意見, iah公開場合發言機會niū hō͘ in? 另外, 國外ê學者真清楚ka-tī kap社運工作者定位無kâng, in無像台灣ê學者, lóng認為ka-tī tō是社運工作者, 2種角色lóng beh báu. 國外ê學者kap社會運動者發言ê, 真自然ē ùi in ka-tī ê專業角度切入發言.


Koh深入來看, che kap台灣社會siuⁿ注重菁英有關係, chiah-ê菁英長期hō͘án-ne奉待, kioh-sī ka-tī ta̍kgâu. koh án-ne--, 社運工作者無機會培養ka-tī ê能力, tī社會上ê影響力當然過學者. Tī亞洲, kap菲律賓iah是泰國chiah-ê國家ê社運工作者siophēng, 台灣ê社運工作者實在輸人thiám-thiam.

 

──TGB通訊》93(2007/6)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