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鄰居前幾天夢見自己是個德國人,夢境如下云云。

 

194558日夜,納粹德國正式投降戰敗,不久盟軍在總理府的廢墟中找到了希特勒尚未完全焚毀的屍體。

 

不僅是遺體尚未焚毀,戰後納粹黨人還在全國學校、軍營、公園、路口到處樹立銅像,尊稱他是「民族的救星」、「民主的燈塔」、「永懷的領袖」。

 

你會問說怎麼可能?道理很簡單,民主時代,人民當家,人民既然對歷史漠然,對過去毫不追究,納粹黨當然堂而皇之,繼續坐擁執政時期搜括的財產,繼續參與國內大小公職選舉,近來的新聞則是,他們正透過各種方法脫產洗錢,以逃避國家與人民對其黨產的追討。

 

「那怎麼行?」鄰居在夢中抓住一個粹納黨人,問道:「納粹黨在獨裁期間,以軍警無差別屠殺人民數萬,又透過蓋世太保施行恐怖統治,暗殺、下監、處死好幾萬人,難道不用受審,難道不必追究?」

 

「當然不行!」粹納黨人振振有詞地說道:「請不要再挑撥族群對立,傷害族群情感,我們一起專注於國計民生,把經濟弄好!」

 

「族群?這不是是非對錯的問題嗎?和族群有什麼關係?」鄰居一頭霧水地問,只見粹納黨人一付義正詞嚴地回道:「希特勒是在奧地利的上奧地利州出生的,算是現代德國的新住民,拆遷他的銅像,廢除他的紀念館,修正學校的教科書,都是引發族群對立,離間族群情感的惡劣作為,會傷害奧地利裔德國新住民的認同與情感。」

 

「這真是太扯了!」鄰居才正要反駁,納粹黨人已經迫不急待地拿出一頂帽子,往他頭上猛戴,帽子上寫著:「死抱意識型態!撕裂族群情感!不顧民生經濟!」

 

鄰居的德國夢做得很無奈,眼看著納粹黨拿下國會多數席次,並攫得首都市長與大小縣市長職位,更有甚者,聽說下屆總理選舉,納粹黨躺著選就可以選贏。

 

夢中的一個週末,鄰居當兵的兒子回來,提到軍中的思想教育,還在談「亞利安人種優越」、「生存空間」、「反猶太主義」等上個時代的陳腐思想,與國軍保家衛國、愛鄉親民的任務八竿子打不著,鄰居感嘆之際,還聽見電視上一個國會議員正大聲嘶吼著:「誰都不准動軍營裡的希特勒銅像!希特勒是武裝黨衛隊(Waffen-SS)之父,我們的軍隊,有著國民衝鋒隊(Sturmabteilung)和武裝黨衛隊(Waffen-SS)的優良傳統和光榮歷史,把武裝黨衛隊之父的銅像移除,是不尊重歷史的行逕,是忘恩負義的行為!」

 

「不尊重歷史?挑撥族群?」鄰居搖搖頭,「粹納黨人讓我見識到,什麼叫寡廉鮮恥,『畫烏漆白』。」

 

「這真是個奇怪的夢,」我向鄰居說,「不過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夢境,不用睡著,我也能感同身受!」

 

──TGB通訊》90(2007/3)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