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部電影開始

其實你是不太想看這部電影的,因為你擔心有人若不是沉浸在哀淒中,不然就是高喊團結來回應這段歷史、來看待台灣此刻的處境。然而,歷史本來就是各方有不同的解釋,同一個素材,持不同立場的人,就會擷取、放大該素材中的不同成分,這一點,你早在2001年社團的228讀書會就已深深體會。當時社員翻遍各立場的228專書,得出一個結論,這些作者們都沒說謊,沒有人曲解史實,然而如何定位228,是來自於本身的民族立場、階級立場,以及之後的實踐動向。從那之後,你不再那麼憎恨那些統派(因為你知道你們爭取的是不同的群眾),反而是對於那些披著台派、披著本土糖衣,但碰上關鍵問題打迷糊仗的改革派頭人們很感冒,你心理犯著嘀咕「頭腦混沌的同伴比凶狠的敵手難纏多了」。


這些你都知道,你也知道在運動裡面沒有爭辯,只有實踐;與其說爭奪解釋權,不如說是親身實踐該種路線,非僅僅論述而已。但你就是心急或說雞婆,還是想好好跟那些「改革派」說個清楚。


也因此你對於片中英軍的殘暴,農村年輕人被譏為「蓋爾豬」的橋段,沒有像隔壁那位女士摀鼻啜泣反應那麼大,雖然你想到太平洋此端海島的前輩們,也曾被日本大人罵過「支那豬」、「清國奴」,被中國兵仔指責是「被日本奴化」,但你知道被殖民的痛楚就是這樣,你們不需要那些音調悽涼的曲風,你們何苦悲嘆那些傷痛的過往,面對殖民體制、殖民者,你們只有一個義務,認清自身的處境,而有扭轉運命的承擔;悲嘆、憐憫只會讓殖民者(體制)更加訕笑。

 

大西洋那端與太平洋此端

當大西洋那端被壓迫的愛爾蘭青年們,投入武裝鬥爭的行列,你想起自己身處的大平洋此端,相同的20年代也上演著反殖民運動的戲碼,從爭取獨立的左翼台獨運動(台共),到自治派的議會設置請願運動(仕紳)、以及分殊化的農民運動、無政府主義者的戲劇文藝運動、文化協會等,那是為未來運命鬥爭而風起雲湧的美好時代,然而反殖()鬥爭卻結束在另一個殖民體制的到來,1920年留下的行動線索,卻也為今日的路線分歧,埋下因子。


當武裝行動組織不幸被英軍破獲,身為領導者的愛爾蘭青年在獄中被刑求招供,他忍受指甲被拔掉的極大痛楚、同志們以民族歌聲強壯他的意志,如此慘烈卻堅毅的畫面,使你想起浴火的詹益樺和鄭南榕,在他們身上,肉體的痛楚昇華為一種精神層次,為台獨建國鎔鑄精神意涵、奠下哲學基礎;你也想起,當初在火燒島的戰犯前輩們,也面臨這種苦痛好幾十年,不過這也沒啥好怨嘆,殖民體制──中華民國用這種手段對待被殖民者也是天經地義,若你們不敢反抗才真是怯懦無擔當。


想到這裡,你的心燃起了熊熊烈火,阿樺、Nylon燒出台灣民族新生命的火,融化了不寒而慄的恐怖氣氛,你卻也不禁比較起來,太平洋此端島上的智識份子們,也曾有著那愛爾蘭青年的一般的堅強意志力,超越體制對肉體、精神的磨難;然而,如今卻迷失在進入殖民體制的權力欲望中,而忘卻繼續在反抗運動中挺進的初衷。


在看到南愛爾蘭自由邦獲得自治、但北愛卻仍歸英國所直接管轄時,你真是怒不可遏,齊力以武力抵抗英軍的兄弟,面對愛爾蘭人800年來的鬥爭所換來的政治協商結果,卻有截然不同的想法,其實這在稍早前法庭那一劇情中,你就已窺之一二,兩人對於愛獨的實質內容,有著不同的思考和想像。


哥哥投入自由邦政府,弟弟依然在IRA進行武裝革命,尋求真正的獨立建國,最後哥哥必須處死擁有武器、事實上挑戰南愛自由邦統治權的弟弟,當弟弟斷氣、哥哥撫屍痛哭的那刻,你想起戲碼有點相同的太平洋這端,反外來體制的台獨建國運動,在全員投入殖民體制的選舉遊戲後,失去獨立的領導中樞,而成為「進入殖民體制鞏固殖民體制」的局面,少數有意識留在體制外拓展、經營組織的行動者,卻被認為是有礙團結的攪局者,也難怪那些無物質基礎的團結口號,在你聽來只是一種道德壓制。泛台派從沒就未來的台灣國的內涵充分對話、溝通,只是空言支持台獨,使得改革派有充分的空間游移,竟成了捍衛外來體制的最佳工具,在文化霸權未翻轉的此刻,已經上演口喊台獨,實則鞏固外來政權的荒繆行徑。

 

進一步還是退兩步?

你一邊看一邊想著2000年以來的紛紛擾擾,你知道自己在2000年以前也沒有這些所謂路線或反體制的思考,只是空洞的「台灣人要出頭天」的想法,然而在民進黨執政之後讓你逐步看清一切問題,含淚斬斷過去的自我與信仰。昔日高喊「台獨建國」、「推翻體制反體制」、「重視環保、勞動人權」的民進黨進入中華民國體制,不就好像大西洋那端的愛爾蘭獨立運動,看起來接受南愛自由邦是政治的藝術,但原則性的東西又從當中失落多少?反殖/獨立運動的目的是趕走英國體制,南愛不是獨立只是高度自治,北愛依舊歸英國管,政治經濟體制並沒獲得根本的翻轉,這種結果叫人怎麼接受?反觀太平洋此端的民進黨的政治作為,不也是將中華民國(外來體制)合法化,連以前接櫫的環保、勞動人權等概念也一一破功,台獨建國充其量只是情勢危急時的救命口號,喊一喊「制憲正名」,從來也沒說清楚推動的進程,政治危機過了,也就忘了。


當時愛爾蘭的政治家們跟大家說,人民都累了,我們要一步步推近才是,這已經讓英國做了很大讓步了;台灣的政治家們則說,我們要溫和理性地走務實台獨路線,而不是偏激的基本教義派。這樣的說法迴避了太多關鍵問題,乍聽之下當然是有道理的,誰又喜歡流血呢?


但你的同胞們「只看到進一步,沒看到退兩步」,那兩步,在愛爾蘭意指昔日依附英國的地主買辦就此合法,獲得正當性、以及北愛繼續歸英國管轄,南愛不是獨立只是自治,還得遙尊英國女王;那兩步,在台灣則是中華民國就地合法、是歷史未能清算、蔣介石是228元兇還有爭議,過去依附黨國的買辦今日仍高高在上。


你的同胞們都看到了所謂的前進一步,即英國的退讓、國民黨的敗退,但看到了退後的兩步嗎?而這兩步是離你們理想中的價值更遠的東西。


你暗自擔心著,若是現實當中沒有好的選項,難道不能從現在開始準備?而只能在爛蘋果當中選一個比較不爛的?這種樣式的價值觀,只會將台獨建國運動,一個真正的形塑公民的運動更加窄化而已,窄化到只是一種自由主義下的意見陳述,不是嗎?


散場時,你懷著交雜興奮、痛苦的心情緩步離開戲院,望著那些眼淚未乾的觀眾,你想起2000年的自己,那個聽到〈母親的名叫台灣〉、〈捕破網〉,就哀傷自憐悲歎的心理狀態,那個只能在爛蘋果中選擇較不爛的自己,那個不知道選項還可以創造的自己,你想著太平洋上高山之島的子民們,能否總結從日本時代到現在的反抗運動,而站在一個新的基礎上,邁向名實相符的新體制獨立之路? 


 

Ùi 1齣電影開始

其實sáⁿbehchit齣電影--ê, 因為煩惱有人用哀愁ê情緒iah是空chhùi hoah團結來回應chit段歷史來看待台灣chit-chūn ê處境. Líiáⁿ, 歷史本來ta̍k-ê人有無kāng款解說, kāng 1 ê事件, khiā toh 1種立場ê, tō採取放大素材--nih ê hit-ê成分, che, tō tī 2001年社團ê 228讀冊會已經知iáⁿ ê道理. Hit-tang-chūn社員看遍各立場ê 228專冊1 ê結論: chiah-ê作者lóng無講pe̍h-chha̍t, mā無人oai-chhoah歷史, m̄-koh án-chóaⁿ定位228是據在本身ê民族立場階級立場kap尾後ê實踐方向hit-chūn了後, líkoh hiah-nī怨恨hit-kóa統派因為iáⁿ lín爭取--ê是無kâng ê群眾顛倒是對hit-kóa身軀tha̍h台派本土外衫, m̄-koh tú tio̍h關鍵問題tō kek-khong-kek-siáu ê改革派頭人真感冒, lí心內teh se̍h-se̍h唸『頭腦混沌的同伴比凶狠的敵手難纏多了』.


Chiah--ê lí lóngiáⁿ, lí mā知運動--nih無死chèⁿ, kan-taⁿ是實踐; m̄beh搶解說權是親身實踐某1種路線, m̄kan-taⁿ寫論述niā-niā. M̄-koh lí tō是心內要意ia̍h是講雞婆, iáu是想beh好好á kap hit-kóa「改革派」說分明.


因為án-ne, 所以對電影--nih英軍hiah殘暴農村少年家hông恥笑是『蓋爾豬』hit kúi無像隔壁hit-ê女士鼻á am--leh一直chhńg, bóng lítio̍h太平洋chit-pêng海島ê前輩, mā bat hō͘日本大人罵過「支那豬」iah「清國奴」, hō͘中國兵á怪罪做「hō͘日本奴化」, m̄-koh líiáⁿ被殖民ê痛苦án-ne, lín無需要hit-kóa聲調悽涼ê音樂, línmih苦悲嘆hit-kóa苦痛ê過去面對殖民體制kap殖民者, lín kan-taⁿ1 ê義務認清楚ka-tī ê處境, koh ài有扭轉運命ê承擔怨嘆iah同情kan-taⁿ ē hō͘殖民者(體制)kah koh khah大聲. 

 

大西洋hit-pêng kap太平洋chit-pêng 

當大西洋hit-pêng被壓迫ê Ireland青年投入武裝鬥爭ê陣營, lí想起ka-tī khiāê大平洋chit-pêng, kāngê 20年代演出反殖民運動ê戲齣, tùi爭取獨立ê左派台獨運動(台共), 到自治派ê議會設置請願運動, koh有農民運動kiau無政府主義者ê戲劇文藝運動文化協會等等, he是為未來運命鬥爭熱情kún-ká ê美好時代, hông--ê反殖民()鬥爭結束續接--ê是另外1 ê殖民體制到位, 1920年代留---ê行動線索, ia̍h為今á日路線分chho̍ah ê「果」種落「因」.


IRA不幸hō͘英軍chang--tio̍h, chiâⁿ做領導者ê Ireland青年監獄內hông, i忍受chéng-kah hông bánê痛苦, i ê同志用民族歌聲強壯i ê意志, chiah-nī悽慘koh悲壯ê畫面, hō͘ lí想起火--nih ê詹益樺kap鄭南榕, tī in身軀頂肉體ê痛苦提升做1種精神層次為台獨建國塑造精神意涵, phah哲學基礎; lí mā想起當初時火燒島ê戰犯sianpai, mā面對chit款苦痛kúi-nā 10, m̄-koh che māsiáⁿ thang怨嘆殖民體制──中華民國用chit種手段對待被殖民者是料想在內, lín敢反抗chiah真正是軟chiáⁿ無擔當.


想到chia, 心內to̍h起大pha, Akap Nylon燒出台灣民族新性命e, kā hō͘sih-sih-chùn ê恐怖氣氛iûⁿ--, lí soah暗暗á比較---太平洋chit-pêngê智識份子, ia̍h batIreland青年hit種堅強ê意志力超越體制對肉體kap精神ê chau-that; ásoah迷失進入殖民體制分贓, thiòng kah lia̍h bē-tiâu ê心境--nih, bē記得beh繼續反抗運動踏進前ê初心.


tio̍hIreland自由邦自治, m̄-kohIreland iáu是歸英國直接管轄ê, lí真正是kiōng-beh lia̍h-kông, bat chò-hóe用武力抵抗英軍ê兄弟á, 面對Ireland800年來ê獨立運動--ê政治協商結果chiám然無kâng ê想法其實che tī法庭hit段劇情--nih, lí已經lio̍h-lio̍h-áē--, 2 ê人對Ireland獨立ê實質內容有真無kâng ê思考hām想像.


A兄投入自由邦政府小弟iû-gôan tī IRA進行武裝行動追求真正ê獨立建國. Siāngá atio̍h-ài處死giâ武器事實上teh挑戰南Ireland自由邦統治權ê小弟當小弟斷khùi, atah死體目屎chha̍p-chha̍pê hit-tia̍p, lí想起戲齣beh kâng beh kâng ê太平洋chit-pêng, 反外來體制ê台獨建國運動, kui-ê投入殖民體制ê選舉game了後失去獨立ê領導中心, soah pìⁿ-chiâⁿ「進入殖民體制鞏固殖民統治」ê局面少數有意識留體制外拓展經營組織ê行動者, soah hông認為是teh危害團結, ia̍h莫怪hit-kóa無物質基礎ê團結口號--kan-taⁿ1種道德壓制台派m̄-batlán ài siáⁿ-mih內涵ê國家來對話kap溝通, kan-taⁿ支持台獨有夠--a, hō͘改革派有充分ê空間sóasóa, soah變做teh保衛外來體制siāngê工具, chit-chūn, 舊文化霸權iáu-bōe hông ián, chhùi haoh台獨實際上soah teh鞏固外來政權ê離經戲齣tng teh演出. 

 

1iah是退2? 

Lí nátio̍h 2000年以來ê紛紛擾擾, líiáⁿ ka-tī tī 2000chìnchit-kóa所謂路線iah是反體制ê思考, kan-taⁿ有內容空空ê「台灣人ài出頭天」ê想法. M̄-koh tī民進黨執政了後, lí 11步看清一切問題, kâm目屎斬斷過去ê自我kap信仰. Éng過大聲hoah「台獨建國」「推翻體制反體制」kap「重視環保、勞動人權」ê民進黨進入中華民國體制, m̄-tō chhan像大西洋hit-pêng ê Ireland獨立運動---來接受南Ireland自由邦是政治ê藝術, m̄-koh原則性ê mi̍h-kiāⁿ tī hit過程失落jōe chē? 反殖民獨立運動ê目的是beh kā英國體制趕走Ireland m̄是獨立kan-taⁿ是高度自治,北Ireland iáu是英國teh政治經濟體制並無得tio̍h原則性ê改變, chit種結果beh án-chóaⁿ接受翻頭來看太平洋chit-pêng民進黨ê政治作為, mā tú-tú中華民國(外來體制)合法化khah早講ê環保iah勞動人權等等概念, mālóng hông看破kha-chhiú, 「制憲正名」hoah-hoah--leh, ia̍h m̄-bat講過beh án-chóaⁿ sak, 政治危機若過, tō lóng bē記了了--a.


Ireland ê政治家kāta̍k-ê人民lóng thiám--a, lán tio̍h 11ta̍uh-ta̍uh-á sak chiah英國已經讓真大步--a; 台灣ê政治家講, lán ài溫和理性行務實台獨路線, m̄-thanghit-lō激端ê基本教義派. Chit款講法閃避siuⁿ chē關鍵問題初初聽--來當然是真有道理, siáⁿ人愛流血?


M̄-koh lí ê同胞「kan-taⁿtio̍h進前1無看tio̍h倒退hit 2步」, hit 2, tī Irelandéngóa附英國ê地主買辦choaⁿ-á合法tio̍h正當性Ireland mā繼續是英國teh統治Ireland m̄是獨立kan-taⁿ自治niâ, iáu tio̍hchhûn英國女王; hit 2, tī台灣是中華民國就地合法是歷史iáu-bōe清算,蔣介石是228元兇iáu有爭議過去óa附黨國ê買辦, chit-má koh高高在上.


Lí ê同胞lóngtio̍h所謂ê踏進前1, ia̍h tō是英國ê讓步國民黨ê敗退, m̄-koh kám有看tio̍h退後hit 2? Hit 2hō͘ lín離理想ê價值koh khah hn̂g.


心內暗暗á煩腦現實世界若無好ê選擇, kámbē-sái ùi chit-má開始準備? Kan-taⁿ ē-sái tī現有--ê, kéng 1 ê khahhiah àu--e? Chit種價值觀ē kā台獨建國運動, 1 ê形塑公民ê運動koh khah限制niā-niā, lō͘, kan-taⁿ1種自由主義ē-kha ê意見表達, kám m̄?


散場ê, líthiòng koh艱苦siochham ê心情khoaⁿ-khoaⁿ-á離開電影院, hit-kóa目屎iáu-bōe ta ê觀眾, hō͘ lí想起2000hit-chūn ê ka-tī, hit-êtio̍h〈母親ê名叫台灣〉kap〈捕破網〉, tōē哀傷悲歎ê心理狀態, hit-ê taⁿ-á ē-sái tī nōa phōng--nih kéng 1粒無kài, m̄-koh比較tek khahhiah bái ê ka-tī, hit-ê m̄iáⁿ選擇ē-sái創造ê ka-tī; lítio̍h太平洋--nih高山之島ê子民, kám有法tō͘總結ùi日本時代到taⁿ ê反抗運動, khiā tī chit-ê新基礎ǹg名實sio符合ê新體制獨立之路?


──TGB通訊》90(2007/3)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