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2007/6/2),我在看華視的節目「綜藝大奶霸」,內容是提供想在演藝界出頭天的青少年一個出路的機會,所以參加者都拿出自己最佳本領來爭取。

 

然而,當我看到一位評審(姓敖,應該是外省人)出題時,卻滿肚子怒火。他強調在演藝界講話清楚和咬文嚼字非常重要,所以出題要現場的參賽者唸ㄓㄔㄕㄖㄗㄘㄙ。結果,有個在紅包場走跳的年輕人唸得七零八落,全場哄堂大笑。連主持人徐乃麟也同表贊同說,以前全班只有他一個外省人,所以台灣國語非常嚴重,要進演藝界前還特地去國語正音班矯正。很明顯地,這些藝人把台灣話當作次級語言,又透過媒體操作,繼續影響著廣大的青少年。

 

這也讓我聯想到中視另外一個由當時公開宣佈討厭學生運動的陶晶瑩所主持的「超級星光大道」,用百萬獎金以及唱片簽約當誘因,讓許多歌質很好的年輕人互相競爭,而且在統派媒體中國時報利用全頁版面宣傳說有多少青少年在網路上熱烈討論著。但是,我們看到的,是一面倒的北京話歌曲比賽的局面。

 

有學過語音學的人都知道,台灣氣候四季如春,溫度適中,根本不需要像在寒冷北方的北京語所需要的捲舌音。(捲舌音形成的部分原因是北方天氣寒冷,說話需要稍微合嘴,防止熱氣跑掉。)所以,台灣人講話沒有捲舌音是天經地道的事情。但是在中華民國有意識的污名化之後,台灣話卻變成一種下流、低賤的代名詞。

 

雖然這幾年來政治開放,教育界開始重視母語教育,但是過去的遺毒卻太過深遠,尤其在短視、膚淺的演藝界最為明顯,侮辱台灣話好似一種最簡單的娛樂。

 

目前,台灣尚無針對媒體文化作鬥爭的團體,網路上有台灣意識的網站(不管是團體或個人的)之間的聯合出聲也不夠完整,無法發揮批判與制衡的力量,所以大部份的青少年所接受的仍是殖民文化的思考方式。這種思考一天存在,台灣就沒有脫離精神奴隸的時候。

 

怎麼辦?準備來一場「文化大革命」吧!




Cha-hng(2007/6/2), góa tī leh1齣華視ê節目『綜藝大奶霸』, i ê內容是hō͘ beh tī演藝界出頭天ê少年gín-á 1 ê出路ê機會, 所以參加êlóng ē表現出ka-tī siōngê本領, 來爭取出頭ê機會.

 

Iah m̄-koh, góatio̍h 1 ê評審(i姓敖, 應該是外省人) teh出題ê, 心肝soah kui腹火. I強調演藝界講話清楚kap『咬文嚼字』非常重要, 所以出1 ê題目叫現場ê參賽者唸ㄓㄔㄕㄖㄗㄘㄙ. 結果, 1 ê tī紅包場走跳ê少年gín-ákah oai-ko-chhi̍h-chho̍ah, hō͘全場笑kah beh. 連主持人『徐乃麟』mā tī hia贊聲, i khah早全班kan-taⁿ i 1 ê外省人, 所以『台灣國語』真嚴重, beh入演藝界進前koh ài去『國語正音班矯正』. 真明顯, chiah-ê藝人台灣話當做二等語言, koh透過媒體ê操作, 繼續影響chē-chē少年人.

 

Che mā hō͘ góatio̍h中視另外1 ê節目, 是當初時公開宣佈i討厭學生運動ê『陶晶瑩』主持ê『超級星光大道』, in用百萬獎金kap唱片約siâⁿ-tio̍h chiâⁿ chē歌質真好ê少年家互相競爭, koh利用統派媒體中國時報ê全頁版面來宣傳, 講有jōa chē少年家網路熱烈討論. M̄-koh, lán--tio̍h-ê, tō是全北京話歌曲ê比賽.

 

有學過語音學êlóng知影, 台灣ê氣候四季如春, 溫度適中, 根本無需要像寒冷北方ê北京語所需要ê捲舌音. (捲舌音形成ê部份原因是北方天氣寒, 講話需要sió-khóa合嘴, mài hō͘燒氣走--.) 所以台灣人講話無捲舌是天地生成ê tāi-chì. Tī中華民國有意識抹黑了後, 台灣話soah變做1種下流koh臭賤ê代名詞.

 

雖然chit kúi年來政治開放, 教育界開始重視母語教育, m̄-koh過去ê中國毒iáu-bōe thāu lī, 尤其追求利益名聲ê演藝界siōng kài明顯, 侮辱台灣話親像是1siōng簡單ê娛樂.

 

現此時, 台灣iáu1 ê針對媒體文化鬥爭ê團體, 網路頂kôan有台灣意識ê網站(m̄管是團體iah是個人ê)互相聯合出聲無夠完整, 無法度發揮批判kap制衡ê力量, 所以大部份ê少年人所接受--ê iáu是殖民文化ê思考方式. Chitê思考若無phah, 台灣無可能脫離精神奴隸ê狀態.

 

Beh án-chóaⁿ? 準備來1場「文化大革命」!


──TGB通訊》94(2007/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台灣組合 的頭像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