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711~13日,「軍中人權促進會」黃媽媽接受韓國「軍隊可疑死亡委員會」(Presidential Commission on Suspicious Deathes in the Military, PCSDM)及「國民苦衷處理委員會」(The Ombudsman of Korea)邀請,到首爾演講「台灣的軍中人權以及在軍隊服役時死亡的妥善處置」。我充當小幫手陪同黃媽媽前往。

 

一到首爾,發覺那裡的都市景緻與台灣差不多,只是空間沒那麼擁擠,車流輛沒有那麼多。然而市中心的街道似乎沒什麼看到垃圾桶。因為韓國現在正積極推動去漢化的關係,招牌、路標都是韓國字,沒有漢字,也很少看見羅馬字。

 

「軍隊可疑死亡委員會」是韓國2006年才成立的直屬總統的調查單位,只有3年期限,預計2008年結束,但是也有可能透過修法延長委員會期限。有適用的特別法。主要調查10~20年前一直到200512月為止,在軍隊服役時可疑死亡的案件。委員會具90多人規模,組織成員30%是由軍、警、檢三個單位派人支援行政業務,70%則是民間人士組成,有民間社團及家屬代表。委員都是長期參與民主運動的人士。

 

「國民苦衷處理委員會」已有13年歷史,原本是隸屬國務院的單位,20001130日升級為直屬總統。有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教育、軍事……等等部門負責處理人民申訴案件,具300多人規模。原本沒有軍事部門,2006年立法修改後納入。軍事部門有20多位職員負責處理,業務有:軍隊問題、服役問題、忠烈祠(類似)管理、軍事設施糾紛。調查人員比例是現役軍人:民間社會團體:政府公務員為111PCSDM明年如果結束後,它的業務會移到此委員會。

 

1980~1988年全斗煥軍事獨裁時代,政治迫害與可疑死亡問題非常嚴重。因此,韓國還有「國家人權委員會」(The 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of Korea)、「可疑死亡真相委員會」(The Presidential Truth Commission on Suspicious Deaths)以及「正義與司法委員會」(The Justice & Jurisdiction Committee)……等等。

 

此行看到的韓國家屬所成立的團體便多達4個:調查軍警可疑死亡及杜絕暴力家屬協議會(軍家協, 1999~2000年間成立)、軍警可疑死亡真相調查遺屬協議會(軍警協, 2004~2005年間成立)、軍死傷者遺屬聯合會(軍死協, 2004年成立)、軍警可疑死亡名譽恢復家屬協議會(軍名協, 2007年成立)。不同於台灣的軍中死傷案件往往是母親出面追討真相,在韓國,父親參與的比例非常高,參加此次座談的父親也超過一半以上。

 

反而是韓國這些軍中人權團體一直訝異為何台灣除了軍中人權促進會以外,沒有其他的民間團體共同推動軍中人權,也一直詢問為何軍中人權促進會沒有家屬留下來一同奮鬥。

 

這次PCSDM邀請黃媽媽演講,主要是想增加和台灣軍中人權促進會的交流,藉由黃媽媽的經驗,讓韓國家屬走出兒子死亡的悲痛,並擴大到軍中人權的推動。不過另一方面,PCSDM也擔心這次演講會無法順利進行,怕黃媽媽的身份,反而刺激韓國家屬情緒爆發。上一次他們舉辦的研討會,一位國防大學學生發表研究論文,就因為家屬反彈抗議而告中斷。

 

所幸這次的演講非常成功,不僅有非常緊密的經驗交流,黃媽媽與韓國家屬間的心靈撫慰也令人感動。座談時,有一位母親頻頻拭淚,座談結束後,黃媽媽主動走過去抱著她,這位母親馬上放聲大哭。經過旁邊家屬的說明,我們才知道她是單親媽媽,只有一個兒子相依為命,但是兒子卻在兩年前服役時死亡,至今仍然死因不明。

 

我在韓國家屬身上看到他們的團結力量與堅決、強悍的立場。不僅成立多個軍中人權團體,而且每次活動都能動員到300~600位家屬。甚至有些家屬因為還沒有得到真相,所以尚未替孩子舉辦喪禮,屍體還冰在冷凍庫。目前有21位尚未入殮,最久的已經冰了7~8年了。

 

因此委員會一再向我們強調,這些委員會都是家屬們長期抗爭,形成巨大的社會壓力,用家屬的眼淚換來的。

 

韓國家屬團體對於政府仍是採取對立、不信任的立場,因此即便是PCSDM,還是會遭受到家屬的質疑與批判。或許也是因為這樣,韓國的軍中人權運動,讓黃媽媽很感慨地說,雖然他們的起步比台灣晚,但是卻進展得非常快。

 

演講完後的晚餐時間,聊到韓國人強悍的民族性與反抗力,他們的反應是那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的。台灣的反抗風潮何時才能再現呢?

 

黃媽媽2001年去演講時熟識的幾位朋友,另約黃媽媽見面聊,同樣有安排翻譯。其中一位少年,去年因為宗教因素拒絕當兵,因此入獄,還絕食抗爭了28天。我問他,在韓國被關出獄後就能不用當兵,會不會有很多人就甘願被關?他答說不,因為在獄中會被毆打、修理得很慘。

 

這位少年參與許多社運與NGO團體。韓國社運團體的經費來源,雖然也向政府申請計畫補助,但是大部份還是靠支持者捐款。

 

他們安排的那位翻譯,自己介紹說是山東人,接著又說是在台灣住了十幾年後才搬去韓國的,不過拿的還是中華民國的護照。很奇怪,他至今只住過台灣與韓國,為什麼會堅持自己是山東人?我問他為何不入韓國籍,他回說他爸不答應。當聽到我和黃媽媽都講台語時,他告訴我們他姐姐嫁給台灣人,所以他也會一些台灣話。在台灣住了大半輩子,卻和台灣切割得這麼清楚,真的很悲哀。

 

其中有位韓國記者會些許中國話,談到台灣現況,我趁機向他們解釋台灣與中華民國的關係以及台獨運動。這位山東翻譯馬上和我哈拉說民進黨和國民黨一樣爛有的沒的,沒有馬上替我翻譯。直到那位記者要求,他才叫我再說一遍。

 

聊完天時間也晚了。這三天的行程很緊湊,我們沒時間出去逛,幸好那位少年熱情的帶我們去看清溪川和東大門市場。散步時,我問那位山東翻譯,韓國社會或是環保團體對於清溪川的整治有沒有批判的聲音。他答說沒有,還說韓國沒有環保團體,大家對此都非常肯定,尤其是帶來了商機,對經濟有很大的貢獻。

 

隔天去機場途中,同樣問題又問了PCSDM的承辦者,他說韓國的環保團體當然有提出許多批判。主要是當時的整治同時有考古工程在進行,但是那位市長卻急著在他任期內完成,硬是強勢地要求在兩年多內完工,不知有多少文物遺址還殘留在河道週邊或遭受破壞。另外,整治後的清溪川變成了人工河,不僅需要耗費資源與人力維護,也不符環境生態。台灣到處都是學習清溪川經驗的聲音,然而韓國環保團體的批判聲音有聽到了嗎?

 

韓國已經從獨裁政權成功轉型成民主時代,韓國政府與人民也積極推動歷史清算與價值重建。

 

台灣尚未形成正常社會,追求正義也尚未是普遍價值。歷史、真相、正義都可以放諸流水,不敢清算過去,不敢追究責任。民進黨執政後,不僅無力清算國民黨惡行,還複製、承襲國民黨統治文化,與之妥協,背棄台灣人民的期待。表面上,台灣已是開放民主社會,然而實際上,社會控制卻愈來愈緊縮,逐漸形塑出法西斯言論氣氛。

 

韓國的社運團體與政府的關係立場分明,所形成的社會壓力一直逼迫韓國政府進行清算、改革。台灣的社運團體卻已變質成政府與人民的緩衝劑,扮演著下級政策執行單位。

 

當我們在炒作其他國家有轉型正義,羨慕他們有諸多真相調查委員會時,不是更應該勉勵自己繼續朝著轉型前進嗎?




2007711~13,「軍中人權促進會」黃媽媽接受韓國「軍隊可疑死亡委員會」(Presidential Commission on Suspicious Deathes in the Military, PCSDM) kap「國民苦衷處理委員會」(The Ombudsman of Korea) ê邀請, Seoul演講「台灣ê軍中人權kap做兵時死亡ê妥當ê處理」. Góa mā tòe leh.

 

Chhím到位, 發現in ê都市景緻kap台灣差無jōa chē, cheng-chha--ê是空間無hiah ak-chak, hiah chē. 是講市中心êáká-násiáⁿtio̍h pùn-sò. 韓國chit-má積極teh sak去漢化ê關係, khanpang, 路標lóng全韓國字, 無漢字, mā hán lehtio̍h羅馬字.

 

「軍隊可疑死亡委員會」是韓國2006chiah成立ê直屬總統ê調查單位, 期限kan-taⁿ 3, àn-sǹg 2008年結束, m̄-koh有可能ē修法延長委員會ê期限. 有適用ê特別法. 主要是teh調查10~20冬前一直到200512--, 軍隊內底不明死亡ê案件. 委員會有90外人ê規模, 組織成員30%是軍, , 3 ê單位派來支援行政業務, 70%是民間人士組成, 有社團kap家屬代表. 委員lóng是長期參與民主運動ê sianpai.

 

「國民苦衷處理委員會」有13ê歷史--a, 本底是國務院ê單位, 20001130升級直屬總統. 有政治, 經濟, 社會, 文化, 教育, 軍事……各方面ê部門負責處理人民ê申訴案件, 300外人ê規模. 本底無軍事部門, 2006年立法修改了後chiah--ê. 軍事部門有20外人, 業務有: 軍隊問題, 兵役問題, 忠烈祠(類似)管理, 軍事設施糾紛. 調查人員ê比例, 現役軍人:民間社會團體:政府公務員是1:1:1. PCSDM明年結束了後, i ê業務ē sóachit-ê委員會.

 

1980~1988年全斗煥軍事獨裁時代, 政治迫害kap不明死亡ê問題不止á嚴重. Tō án-ne, 韓國iáu-koh有「國家人權委員會」(The 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of Korea),「可疑死亡真相委員會」(The Presidential Truth Commission on Suspicious Deaths) kap「正義kap司法委員會」(The Justice & Jurisdiction Committee)……chiah-ê.

 

Chit-chōa, --tio̍h ê韓國家屬團體tō4 ê:「調查軍警可疑死亡kap杜絕暴力家屬協議會」(軍家協, 1999~2000年成立);「軍警可疑死亡真相調查遺屬協議會」(軍警協, 2004~2005年成立);「軍死傷者遺屬聯合會」(軍死協, 2004年成立);「軍警可疑死亡名譽恢復家屬協議會」(軍名協, 2007年成立). Tī台灣, 軍中死傷案件khah chē是老母出面. M̄-koh tī韓國, 參與ê比例不止á kôan, 參加chit-pái kap黃媽媽座談ê超過1半人.

 

顛倒是韓國chiah-ê軍中人權團體一直想無台灣是án-chóaⁿ除去軍中人權促進會, 無別ê民間團體teh chhui-sak軍中人權, mā直直問講是án-chóaⁿ軍中人權促進會無siáⁿ家屬留落來chò-hóe phah-piàⁿ.

 

Chit-pái PCSDM邀請黃媽媽去演講, 主要想beh增加kap台灣軍中人權促進會ê交流, mā借黃媽媽ê經驗, hō͘韓國家屬ē-tàng ùi gín-á--ê暗影行---, tàu-tīn chhui-sak制度改革. M̄-koh in mā kài煩惱chit-piàn演講ē無法tō͘順利進行, 驚黃媽媽ê身份顛倒ē刺激韓國家屬ê情緒giâ---. pái in辦研討會, 1 ê國防大學ê學生發表研究論文, hiah-ê家屬聽chi̍t-ē bē--teh抗議, 研討會choaⁿ-á無才tiāu koh繼續進行.

 

Ka-chài chit-chōa黃媽媽ê演講不止á成功, chit 3kap in kohchiok密切ê經驗交流, 黃媽媽kap韓國家屬互相安慰, siau-tháu情緒ê場面mā hō͘ góa印象chiok. 座談ê, 1 ê媽媽一直chhit目屎, 座談soah, 黃媽媽主動行過去kā lám--leh, chit-ê媽媽sûi放聲khàu---. --á ê家屬kā黃媽媽講, i kan-taⁿ kap in hāu-seⁿ 2 êsio-óa, m̄-koh in hāu-seⁿ soah tī 2冬前做兵死--, taⁿ iáu死因不明.

 

Góa tī韓國家屬ê身軀頂看tio̍h in團結ê力量kapchiok ngē ê立場. M̄-tāⁿ成立chiah chē團體, kiàn-pái活動koh lóng thang動員300~600 ê家屬. Sōngê刺激是有ê家屬iáu-bōetio̍h真相chìn, 甘願kā gín-á ê死體冰tī冷凍庫mā bòai tâi. Chit-má21 ê死體iáu-bōe tâi, siōng--ê已經冰7~8--a.

 

M̄-chiah委員會一直kā góan強調, chit-kóa委員會lóng是家屬長期抗爭, 形成chiokê社會壓力, 用家屬ê目屎換---ê.

 

韓國ê家屬團體對chit-má ê政府iáu是無信任, tō chúnPCSDM, 家屬mā是一直批判. Kiám-chháián-ne, 韓國軍中人權運動ê進展, hō͘黃媽媽chiok感慨講, bóng in ê起步phēng台灣khah òaⁿ, m̄-koh soah sak kah chiok.

 

演講soah, chia̍hphò-tāu時間, tio̍h韓國人chiokê民族性kap反抗力, in sûi反應講che是當然--ê, bē-su是天地生成--ê. 台灣反抗êchiah ē koh phah---?

 

黃媽媽2001年去演講êchūnsāi ê kúi-ê朋友, 約黃媽媽chia̍h飽暗見面開講, oan-na有安排翻譯. 其中1 ê少年家, tī舊年為tio̍h宗教因素bòai做兵, choaⁿ-á hông lia̍h去關, koh絕食抗爭28. Góachit-ê少年-- ê, tī韓國關---來了後tōē-sái免做兵, án-ne kám ē kài chēchoaⁿ-á pàng hō͘? I講無hiahkhang, 內底ē hông phah kah chiok悽慘--ê.

 

Chit-ê少年家有參與chē-chē社運hām NGO團體. 韓國社運團體ê經費來源, bóng oan-nakā政府請計畫, m̄-koh大部份iáu是靠支持者寄付.

 

In安排-- ê chit-ê翻譯, ka-tī紹介講i是山東á, --i koh講是台灣tòa 10外冬了後chiah搬去韓國, m̄-koh the̍h--ê是中華民國ê護照. Chiâⁿ怪奇, itaⁿ kan-taⁿ tòa過台灣kap韓國, nah ē koh堅持ka-tī是山東á? Góainah ē無愛入韓國籍, i應講inpē bòai hō͘ i. Koh, itio̍h góa kap黃媽媽lóng講台語, choaⁿ-á kā góanin姐姐嫁hō͘台灣人, 所以i mā lio̍h-á ē-hiáu台灣話. Tī台灣tòa kui世人, soah kap台灣切kah chiah清楚, 實在chiâⁿ悲哀.

 

內底有1 ê韓國記者ē-hiáu chi̍t-sut-sut-á中國話, tio̍h台灣ê狀況, góa順勢kā in解說台灣kap中華民國ê關係hām台獨運動. Chit-ê山東á翻譯sûi kap góa la-le講民進黨kap國民黨kāngnōa--ê--ê, sûi behgóa翻譯. 一直到hit-ê記者要求i, i chiah無意無意叫góa koh1 pái.

 

開講soah時間mā chiok òaⁿ--a. Chit 3ê行程不止á ân, 無時間出去se̍h, ka-chài hit-ê少年家chiâⁿ熱情講beh chhōa góan看清溪川kap東大門市場. 散步ê, góahit-ê山東á翻譯, 韓國社會iah是環保團體對清溪川ê整治kám有批判ê聲音. I應講無, 韓國無環保團體, ta̍k-êche lóng chiok肯定--ê, 特別是對經濟有chiokê幫贊.

 

tńg工去機場ê--nih, kāngê問題góan kohPCSDM ê承辦者, i講當然韓國ê環保團體有提出chiok chē批判. 主要是hitchūn ê整治同時有考古工程teh進行, m̄-koh hit-ê市長趕beh tī任內完成, kan-taⁿ khai 2冬外ê時間做好--a, m̄知有jōa chē古蹟文物iáu tâi tī thô͘-kha iahán-ne破壞--. 另外, 整治了ê清溪川變做人工河, m̄-tāⁿ ài khai chiok chē資源kap khùi力維護, mā破壞環境生態. 台灣ta̍k sì-kè lóngài o̍h清溪川經驗ê, m̄-koh韓國環保團體批判êm̄知有聽--tio̍h-?

 

韓國已經ùi獨裁政權成功轉型到民主時代, 韓國政府kap人民mā積極teh sak歷史清算kap價值重建.

 

台灣iáu-bōe形成正常ê社會, 追求正義mā iáu-bōe是普遍ê價值. 歷史, 真相, 正義lóng ē-sái pàng水流, m̄敢清算過去, m̄敢追究責任. 民進黨執政了後, m̄-tāⁿ無才tiāu清算國民黨, koh copy延續國民黨ê統治文化, ǹg體制妥協, 反背台灣人民ê期待. 表面看--, 台灣已經是開放民主ê社會, m̄-koh實際上, 社會控制顛倒jú sok jú ân, ta̍uh-ta̍uh teh形成Fascism言論ê氣氛.

 

韓國社運團體kap政府ê關係, 立場thiah真明, chiok ngē, in形成ê社會壓力一直迫韓國政府進行清算kap改革. 台灣ê社運團體soah ká-ná變做teh替政府hām人民khan-kau-á, bē-su是下級政策執行單位.

 

Tī台灣, 轉型正義hoah kah pìn-piàng, lán欣羨人有hiah-ê真相調查委員會ê, kám m̄tio̍h koh khah勉勵ka-tī繼續ǹg轉型來phah-piàⁿ?

 

──TGB通訊》95(2007/8)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