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來分享goán kiáⁿ ê語言使用發展.

 

A-siâng是母語家庭大hàn ê gín-á, chēnghàntaⁿ goán m̄-bat kap i講過1句華語, tńg aa-má tau, 親人mā lóng講台語, tú tio̍h有人「無sè-jīpuh 1句華語, tō有人ē跳出來講:In chit ê是講台語--ê, lí講中國話i聽無--lah.

 

A-siâng大隻雞慢啼, 2chiah開始「講話」(意思是goán開始聽有iê語詞), --1chiokê時間, kan-taⁿ goán ang-á-bó͘ chiah聽有i tehsiáⁿ, --是有á oan-na ē聽無ioh. kah i 3ê, 親人kohchhiâng-chāi見面ê朋友開始聽有i臭奶呆ê台語. Taⁿ, i 37個月--a, 全台語使用, 濁音, 介音, kap “tu” êiáu發無, 講話iû-goân是臭奶呆.

 

A-siâng 25個月ê時參加假日共學(2禮拜1 pái), 29個月ê時參加平日共學(1禮拜2), 開始有長期koh固定ê gín-á. Gín-á ê口語能力tng teh發展, 大人lóng ēgín-á做通譯, m̄-nā是翻譯話語, koh有行為動作. 除去語言, gín-á koh ē透過動作, 表情, 聲調變化, 情境來溝通, tīhàn gín-á chit ê階段, 話語往往siōng優先ê交際互動能力, chiah ē, gín-á sui-bóng話語, iáu是有法度sńg tàu-tīn.

 

共學團chiâⁿ大部份家庭是用華語做第1語言. A-siâng 3ê, i iáu聽無華語, ta̍uh-ta̍uh-á, ùi聽無, 到半ioh, 到開始o̍h人講kúi ê華語詞, 可比講『不要』. taⁿ, i完全聽有共學成員講ê華語--a, tīmā ē ka-tī se̍h-se̍h1句接1ê華語, á koh ē用華語應--. I感覺o̍h i ê朋友講話chioksńg--ê.

 

Sui-bóng chit 1冬來goán照常是全台語teh kap i對話, chiâⁿ chē共學家長mā ē kap i講台語, goánio̍h華語」chit無主動提供幫贊iah是鼓勵, i tī共學ê過程--nih, 自然接觸tō o̍h ē-hiáu--a.

 

Ui i chit 1ê語言發展, thang khioh kúi點出來講.

 

1. 語言學習, jú自然, jú生活, gín-á teh o̍h jú. 華語對A-siâng來講是外來語, i teh o̍hê過程, sui-bóng goán無鼓勵, --無禁止iah限制, i tī kap gín-á伴互動ê過程, tī大人tàu-saⁿ-kāng翻譯ê過程, ka-tī kā台語hām華語對譯---, o̍h ē-hiáu inê. Chiâⁿ chē人同意「gín-á ài o̍h台語」, m̄-koh kan-taⁿ一直叫gín-á ài o̍h, ka-tī soah m̄ kap gín-á, án-ne kan-taⁿ ē有反效果. 語言學習是需要環境--ê, siōngê環境厝內大人kap gín-á講台語.

 

2. 語言ê強勢kap弱勢. A-siâng ē chiah-nītō o̍h ē-hiáu華語, góa確實有chhoah--tio̍h. 照講台語是台灣大多數人使用ê語言, m̄-koh經過國民黨成功ê殖民教育, 台灣人ê語言使用koàn-sìtō hông áu--, 華語pìⁿ做是唯一ê官方語kap共通語, in ê「國語」, 佔領kui-ê教育空間kap公共空間. 華語台灣是有政治力量做bá-kuh ê強勢語言, 其他族群ê母語相對是弱勢語. 1 ê講台語ê gín-á kap 1 ê講華語ê gín-á khǹg tàu-tīn, 講台語ê gín-á o̍h華語絕對phēng講華語ê gín-á o̍h台語koh-khah, che是語言權力ê koân-kē差別.

 

3. án-chóaⁿ tio̍h kap gín-á講台語. 準是台語家庭, chi̍t踏出大門是華語ê世界--a, koh-khah免講華語已經侵入chiâⁿ大部份ê家庭--nih, aa-má to tòe孫講華語. Gín-á若有teh看電視, 情形koh-khah嚴重. 若無koh有人講母語, hit ê族群--a. Lánka-tī ê厝宅, 土地, to有保護ê疼心, nah ē對母語ê消失chiah-nīchùnbūn? 母語kap其他語言無kâng, 是記載族群歷史文化, 生活經驗, 倫理規範, 情感kap價值觀ê資本, 久年ê累積kap演變, lóng 11khiām tī母語--nih, tō ná像人ê生物本能, 行為模式, 適應環境ê能力, lóng khiām tī gene內底kāng.

 

母語受tio̍h打壓ê族群, m̄kan-taⁿ語言使用koàn-sì ê改變niâ, 是思考方式kap價值觀kui-ê hông áu--, inthang自由講出頭殼內想--ê, 心肝底感受--tio̍h-ê, 1 ê人無法度講話ê, i tī chit ê社會ê存在mā ē ta̍uh-ta̍uh-á透明化.

 

社會權力地位弱勢ê, jú ē chhu óa強勢者ê價值觀, thang爭取認同ê對象kap「一體感」ê存在價值, i ē phēng其他人koh-khah遵守主流社會ê運作規則, 捍衛統治者ê文化霸權, 否定ka-tī ê出身kap文化. Cha-bó͘人講華語ê比例koân1 ê, 父權社會是靠ta-ke sin-pū teh傳承維持是1 ê, chng-kha gín-á jú ē phì-siùⁿ台灣人ê 腔口hām chhēng-chhah oan-na1 ê.

 

Cha-bó͘kap gín-á tī社會kap家庭內底是相對弱勢甚至絕對弱勢--ê, beh tháu-pàng, 爭取自由kap平等, 1, tio̍h先恢復使用母語ê權利. 女權運動kap教育改革運動特別tio̍h嚴肅面對語言問題, kā母語使用權hêng hō͘ 群眾.

 

母語是透過家庭傳承--ê. 台灣現此時ê大環境kap lán éng-kòegín-á時無kâng--a, lánhàn tī學校bē-sái講台語, --是厝內iáuteh, éng-chūn反國民黨ê社會氣氛mā hō͘ 台語一直teh thòaⁿ, 有反殖民反壓迫ê意義. 經過總統直選, 政黨輪替了後, 中華民國kap台灣ê形影jú thiah bē, 華語 chit ê外來殖民語mā jú鑽入去台灣人ê生活--nih, 受教育, 求智識, seng-lí, chhōe頭路, 考試, lóng tio̍h ǹg i, 台語ê文化資本ta̍uh-ta̍uh-á hō͘ 華語替代--. Chit-má lán tī厝內若無koh kap gín-á講台語, 終其尾台語tō ē斷根--, beh ǹgpái tī學校1禮拜1點鐘ê母語課, 有影是bē-hù.

 

母語是lán思想kap發聲ê基礎, ùi chit ê基礎去學習新智識, bat世界, lán當然ē-tàng用母語教gín-á自然, 人文, 社會科學chiah-ê領域. Tī華語全面佔領ê台灣社會, lán除去生活中kap公共場所講台語phah開語言空間, koh tio̍h爭取母語ê教育資源, 累積母語ê文化資本.

 

本土ê歷史kap語文, 在來是受tio̍h統治者壓制--ê, chit 2mā tú-túlán反抗ê基礎kap力量.Chhèng-chí若是征服肉體ê工具, 語言是征服心ê工具.ǸgA-siâng ê心靈kap思想, bē hông sok-pa̍k tī中國話內底.

 


 

 

先來分享我兒子的語言使用發展。 

 

A-siâng是母語家庭長大的孩子,從小至今我們不曾和他講過一句華語,回阿公阿媽家,親人也都講台語,若遇到有人「不小心」說了一句華語,就有人會跳出來說:「他們這個是講台語的,你講中國話他聽無啦。」 

 

A-siâng大隻雞慢啼,2歲才開始「講話」(意思是我們開始聽懂他講的語詞),接下來一段很長的時間,只有我們夫妻兩人才聽得懂他在說什麼,只是有時候也會聽不懂猜不到。到了他3歲時,親人還有常見面的朋友也開始聽懂他臭奶呆的台語。現在,他37個月了,全台語使用,濁音、介音和tu”的音還不會,講話依舊是臭奶呆。 

 

A-siâng 25個月的時候參加假日共學(兩個禮拜一次)29個月的時候參加平日共學(一個禮拜二天),開始有長期並固定的玩伴。孩子的口語能力正在發展,大人都會替孩子做通譯,不只是翻譯話語,還有行為動作。除了語言,孩子還會透過動作、表情、聲調變化、情境來溝通,在幼兒這個階段,口語往往不是最優先的交際互動能力,以至於孩子間雖然話語不通,仍然可以玩在一起。 

 

共學團很大部份家庭是用華語做第一語言。A-siâng 3歲時,他還聽不懂華語,漸漸地,從聽不懂,到半猜懂,到開始學別人講幾個華語詞,比方說『不要』。到現在,他完全聽得懂共學成員講的華語了,在家也會自己碎碎念一句接一句的華語,偶而還會用華語回應。他覺得學他的朋友講話很有趣。 

 

雖然這一年來我們照常全台語和他對話,很多共學家長也會和他講台語,我們對他「學華語」這點也沒有主動提供協助或是鼓勵,他在共學的過程中,自然接觸就學會了。 

 

從他這一年的語言發展,可以提幾點出來講。 

 

1. 語言學習,愈自然,愈生活化,孩子學得愈快。華語對A-siâng來說就是外來語,他在學講的過程,雖然我們沒有鼓勵,卻也沒有禁止或限制,他在和玩伴互動的過程,在大人幫忙翻譯的過程,自己將台語和華語對譯起來,學會他們講的話。很多人同意「小孩要學台語」,然而只是一直叫小孩要學講,自己卻不跟小孩講,如此只會有反效果。語言學習是需要環境的,最好的環境就是在家大人和小孩講台語。 

 

2. 語言的強勢與弱勢。A-siâng會這麼快就學會華語,我確實有嚇到。照說台語是台灣大多數人使用的語言,然而經過國民黨成功的殖民教育,台灣人的語言使用習慣早就被扭轉,華語變成是唯一的官方語和共通語,他們的「國語」,佔領整個教育空間和公共空間。華語在台灣是有政治力量做後盾的強勢語言,其他族群的母語相對是弱勢語。一個講台語的小孩和一個講華語的小孩放在一起,講台語的小孩學華語絕對比講華語的小孩學台語更快,這是語言權力的高低差別。 

 

3. 為什麼要和孩子講台語。就算是台語家庭,一踏出大門就是華語的世界了,更不用說華語已經侵入絕大部份的家庭裡,連阿公阿媽都跟著孫子講華語。小孩如果有在看電視,情形更加嚴重。若不再有人講母語,那個族群就死了。我們對自己的厝宅、土地,尚有保護愛惜之心,為何對母語的消失如此無動於衷?母語和其他語言不同,是記載族群歷史文化、生活經驗、倫理規範、情感和價值觀的資本,久年的累積和演變,都一點一滴儲存在母語中,就像人的生物本能、行為模式、適應環境的能力,都存留在基因中一樣。 

 

母語受打壓的族群,不是只有語言使用習慣的改變而已,是思考方式和價值觀整個被扭轉,他們無法自由講出頭腦中想的、心裡感受到的,一個人說不出話的時候,他在這個社會的存在也會逐漸透明化。 

 

社會權力地位愈弱勢的人,愈會趨近強勢者的價值觀,以爭取認同的對象以及「一體感」的存在價值,他會比其他人更加遵守主流社會的運作規則,捍衛統治者的文化霸權,否定自己的出身與文化。女人講華語的比例高是一個例子,父權社會是靠婆媳傳承維持是一個例子,庄腳囡仔愈會鄙視台灣人的腔調和穿著也是一個例子。 

 

女人和小孩在社會與家庭中是相對弱勢甚至絕對弱勢的,若要解放,爭取自由和平等,首先,必須先恢復使用母語的權利。女權運動和教育改革運動特別得嚴肅面對語言問題,將母語使用權還給群眾。 

 

母語是透過家庭傳承的。台灣現在的大環境和我們以前小時候不同了,我們小時候在學校不能講台語,不過家裡還有在講,彼時反國民黨的社會氣氛也使得台語得以存續,有反殖民反壓迫的意義。經過總統直選、政黨輪替之後,中華民國和台灣的形影愈來愈分不清,華語這個外來殖民語也愈來愈鑽進台灣人的生活中,受教育、求知識、做生意、找工作、考試,都得靠它,台語的文化資本逐漸被華語替代了。如今我們在家如果再不和孩子講台語,終究台語就斷根了,要冀望以後在學校一個禮拜一小時的母語課,真的是來不及。 

 

母語是我們思想和發聲的基礎,從這個基礎去學習新知識,認識世界,我們當然可以用母語教孩子自然、人文、社會科學這些領域。在華語全面佔領的台灣社會,我們除了在生活中以及公共場所講台語打開語言空間,還得爭取母語的教育資源,累積母語的文化資本。 

 

本土的歷史和語文,向來是受到統治者壓制的,這兩項也正是我們反抗的基礎和力量。「子彈若是征服肉體的工具,語言就是征服心的工具。」希望台灣人的心靈和思想,不會被束縛在中國話內。

 

 

──《TGB通訊》第172期(2014/1)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