á日真享受.

 

9月底以來第1 pái真正thang hioh-khùn ê禮拜時á, 換到siōng sù-sī ê hioh-khùn日生活模式: khùn到自然醒, 1 au咖啡, 讀已經買有1段時間ê, 放送真久無聽ê音樂, Jean Sibelius êFinlandiakap Bedřich SmetanaMá vlast, kui, hoān-sè是對Finland kap Česko ê歷史hām風土民情了解無chē, oh有感動, 發現góa真正無適合聽symphony.

 

66號公路〉是吳定謙hām朋友駛車ùi California ê Santa MonicaIllinois ê Chicago, hit chōa hông號做美國母親êê 66號公路ê旅行記錄. 66號公路lóng總有3,940 khí-lo͘h hiah-nī, 19世紀尾期êiáu是馬車行ê土沙路, 1927年美國政府kā 1 chat 1 chat ê路接---, 二次大戰了後〈州際公路法案〉通過, koh khoah kohkohê州際公路替代順地形開通, 起起落落, 彎來oatê 66號公路, 美國政府mā tī 1985kā chit chōa公路ùi公路地圖--nih hú.

 

Chit chōa有美國精神koh有歷史意義ê公路, 透過熱心者êchông, 所經過ê 8 ê州政府tàu-tīn kā pháiⁿê路修理好勢, hō͘ chit chōa 66號公路重新tńg來到美國人êtì--nih, koh chiâⁿiáu算時行ê公路旅行朝聖路線.

 

Tī khoah-bóng-bóng ê大沙埔地--nih, 1台車單獨駛緊起起落落ê--nih ê畫面, kan-taⁿ tī美國Hollywood ê電影ē出現, 感受--tio̍h-ê, 除去駛緊ê刺激, koh有孤單, chheⁿ-chhìn, 對人生有新ê開始ê期待, tī台灣真ohchit款體驗.

 

tio̍h chìntiāⁿgóa hit台車17kap西濱快速道路無目標直直駛--, 西濱快速道路ê車講--來無kài chē, 特別tī m̄hioh-khùnê e-po͘á, kui chōakan-taⁿ ka-tī 1 ê tī bē-su無透尾ê--nih phe, tio̍h kahê地號名tō oat入去se̍h-se̍h--leh. tio̍h蕭麗紅ê白水湖, 入去到庄內無khoàiⁿ鹽埕, kan-taⁿ chhunátún tī路邊, 有影是chiok細庄--ê, m̄-nā無看見人êjiah, hāmá to pīn-tōaⁿ kā chheⁿ-hūnpūi. 去到岸邊有海防kap漁船á出入顛倒khah lāu-jia̍t, chitpha-hng chheⁿ-chhìn ê光景, ká-ná是西濱快速道路沿路chē-chē庄頭ê共同特色.

 

國道6號開通了後, 14線沿線開始pha-hng, 過去hioh-khùnta̍k不時to塞車, 駛車--ê ta̍k ê to心狂火to̍h, lah-pah聲直直催, chit-mátī hioh-khùn, 驚超速hông hip, mā ē-tàng據在駛緊. 沿路本底hō͘遊覽車載人來chia̍h飯買mi̍h-kiāⁿ ê餐廳kap特產店, thoah---ê鐵門lóngsian--, mākhoàiⁿ『鋼管雞』,『草莓』, 筊白筍, 竹筍包chiah-ê季節性時行ê商品沿路排tàⁿ, kan-taⁿ chhun chiókúi間咖啡店teh keng, 是講台灣土地無像美國hiah-nī khòng-khoah, 沿路iáubē-chió khiā-ke, chiah無像66公路hitpha-hng ê光景.

 

Koh khoah kohê快速道路所在無khoah ê台灣, 成就緊無kúi分鐘thang 1工來去ê生活kho͘-á, jú chē, mā jújú chē, ta̍k-ê lóng無愛kohéng-kòe沿庄頭開ê台字號省道, 換行無青紅燈thang駛緊ê國道, 結果kan-taⁿ是換1條路塞車, iû-goân tio̍hlah-pah siau-tháu怨氣.

 

政府為tio̍h beh解決交通問題, 無停khùn直直開新路, , jú chē, m̄-koh犧牲--ê soah是自然光景, 人民傳統庄頭kap偏遠鄉鎮ê pha-hng, chiah-ê lóng是關台北辦公廳內底ê政府官員料想bē tio̍h--ê, soah是中南部在地人為tio̍h方便台北人觀光旅遊tio̍h承受ê代價. --落影響中南部少年人搬sóa去北台灣, 因為kan-taⁿ hia chiah是適合「人」生存ê所在.

 


 

 

很享受,今日。 

 

9月底以來的第一次星期假日,切換到最舒適的假日生活模式:睡到自然醒,沖一杯咖啡,拿起已經買了一陣子的書,配上塵封已久的西貝流士的〈芬蘭頌〉及史麥塔納的〈我的祖國〉,聽了一天,可能是對芬蘭及捷克的歷史與風土人情了解不多,難有感動的共鳴,發現真的不適合交響樂。 

 

66號公路〉是吳定謙和朋友開車橫越由加州聖塔莫妮卡到伊利諾州的芝加哥、有美國母親之路的66號公路旅行的紀錄。66號公路全長3,940公里,19世紀末還是馬車走的泥土路,1927年美國政府連接斷斷續續的道路,二次大戰後因〈州際公路法案〉通過,又寬又直又快速的州際公路取代沿地形開闢、起伏彎曲的66號公路,美國政府也在1985年將這條道路從公路地圖移除。 

 

這條富有美國精神且具歷史意義的公路,在熱心人士的奔走下,所在的八個州政府修復毀損的路面,讓這條66號公路重新回到美國人的記憶中,並成為還算熱門的公路旅行朝聖路線。 

 

廣闊無垠的荒漠中,一輛車獨自疾馳在起伏道路的畫面,只有在美國好萊塢電影中出現,感受到除了馳騁的快感之外,還有孤寂、落寞及期待人生有個新的開始,在台灣很難有這種滄海一粟之遼闊孤寂的體驗。 

 

想起之前常駕著小雅漫無目的地馳騁在台17線及西濱快速道路,西濱快速道路來往車輛其實不多,尤其是非假日的午後,整條道路只有自己像末路狂花般飛馳在起伏似乎沒有盡頭的道路上,隨機看到喜歡的地名就下去繞繞。看到蕭麗紅的白水湖,進到村裡看不到鹽田,只剩蚵殼堆積在路旁,真的是很小的聚落,人煙稀少,甚至連狗都懶得對陌生人叫,進到岸邊有海防及漁船出入反而熱鬧許多,這種蕭條淒涼的景象似乎是西濱快速道路沿線許多聚落的共同特徵。 

 

國道6號開通後,台14線沿線也開始衰頹,過去假日每每車陣大排長龍,駕駛個個心浮氣躁,喇叭不斷發出怒吼,現在即使是假日,如果不怕超速被拍照,也能恣意地享受馳騁快感。沿線供遊覽車用餐的餐廳、特產店,落下來的鐵門多已銹蝕,也不見鋼管雞、草莓、筊白筍、竹筍包等季節性熱門商品沿路擺攤,只剩下少數幾家咖啡店硬撐,還好因為台灣幅員狹小,沿線仍有許多住家,才不至於呈現如66公路般頹敗的荒棄景象。 

 

又寬又直的快速道路在幅員狹小的台灣,在一日生活圈帶來沒快幾分鐘的快速移動,道路越闢越多,車輛也越來越多,大家有志一同地捨棄過去沿聚落開闢的台字號的省道,改走快速的國道,結果只是換了不同的道路用相同的喇叭出氣。 

 

政府為了解決交通問題,不斷地開闢新道路,讓用路人享受不同道路的塞車感受,但犧牲的卻是自然美景、人民傳統住居處所以及偏遠鄉鎮的沒落,這些都是關在台北的政府官員無法想像的景象,卻是中南部在地住民為方便台北人觀光旅遊必須承受的惡果。然後帶動中南部年輕人不斷向北台灣聚集,因為只有那裡才是「人」尋求生存的住所。

 

 

──《TGB通訊》第170期(2013/11)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