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個月開始, 因為工作的關係讓我再度回到大學校園, 也讓我又懷念起學生時代的日子, 無憂無愁, 不必負擔經濟壓力, 每件事家裡都幫我們準備妥當. 記得當時父母常告訴我「做學生最幸福」這句話, 那時候不知天高地厚, 乍聽之下不怎麼在意, 心裡卻想著「做學生的痛苦你們都不知道, 若能早日脫離學生身分不知該有多好.」到了自己出社會工作後, 才了解賺錢的辛苦與當學生的幸福.

 

有時後半暝反症, 想起以前學生時代的朋友, 時常相約整晚談理想, 批判現狀, 可是畢業後, 為了工作與生活, 一個個消風消聲. 曾在電視上聽到某人說過「畢業後若繼續談理想就是傻瓜」, 這樣講起來, 我們年輕時曾堅持過的那些東西, 是值得實踐的理想, 或是不實際的夢想呢? 一直到自己去工作, 才發覺不能這麼單純去切割, 仍有許多因素影響著.

 

前一陣子工作量大增, 每天幾乎是不眠不休地工作, 才讓我體會到工作的吃力. 那段時間來, 做不完的事情, 把自己壓榨得快喘不過氣, 每天回來, 就只想休息, 沒有精神和體力再動頭腦, 連看電視都成為負擔. 這種經驗, 也許就是台灣勞動者的處境, 從忙碌, 無力, 鬱悶到麻痺, 經濟的壓力, 工作的操勞, 讓許多人無法再花心思注意身邊發生什麼事, 更不必說參與公共議題與關懷社會問題了. 也因此, 對那些活在這種狀況, 又不放棄改變社會的熱情的人, 我反而愈是欽佩, 自己也覺得愈慚愧.

 

在台灣, 這種散赤人得養好額人, 勞動條件又如此惡劣的社會, 若想搞工運, 怎樣才會成功? 那些成功的例子, 又如何能成功? 我們往後若想啟蒙群眾, 得用什麼方法才能夠跳脫出這個困境?

 

當然, 改變是從少數人開始, 不過這群少數人若未曾經驗過一般人的生活處境, 如何去改變大眾?

 

有一次聽朋友說經營工運的經驗, 他說在台灣, 相對比較搞得起來的是國營事業的工人運動, 他們的勞動條件較好, 與公務人員條件接近, 就是人稱的「貴族工人」, 相對較有錢有閒, 也較有力氣和資方(或是政府)喊價, 若是一般公司/事業的工人運動, 差不多都很難有成果.

 

而且, 工會幹部有工會假, 不必上班就有錢可領, 時間一久工會幹部不在第一線勞動, 與基層勞工會員也許會慢慢地產生距離. 再說工會領資方的部份補助在運作, 又要回過頭來與資方對立, 再怎麼打也得留些許空間, 不然, 大家就等著回家吃自己. 也因此, 才會聽到幾個朋友說台灣的工會若要大尾, 要能做事, 對工會幹部的福利和保障, 也許得取消才行. 這帖藥可能下得太重, 但也許是台灣工人運動的出路.

 

這回的經驗, 也讓我印證「週末革命家的不可為和不可行」. 有人說找個穩定的工作, 經濟有了保障後, 我們再將其他的精力拿來貢獻運動, 我想這句話誇大了些. 下班後的時間, 休息都來不及了, 能剩下多少時間來做運動? 真能專心投入嗎? 而這種有錢有閒的生活, 和一般大眾的生活經驗脫節, 又如何影響得動別人? 回頭去看, 也許也因為這樣, 我們當前的社會運動只剩有錢有閒的人才有能力參與, 頭人不是教授牧師就是醫生律師, 運動的定位與立場也逐漸轉向, 一般群眾只剩下被動員的價值,「草莽崛起」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大環境在改變, 社會參與度的高低, 街頭運動的效力, 現狀的好壞, 大家心裡都有數, 要如何破除不好的, 起造新的, 我也不知道能怎麼做, 只想到早前聽過的一句話「相keng才會活」, 繼續一步一步走下去.




Ùi頂月日開始頭路ê關係hō͘ góa koh tńg去大學校園, mā hō͘ góa重頭懷念學生時代ê日子無憂愁phāiⁿ經濟壓力, ta̍k項厝--nih lóng kā lán chhôan便便. Iáu ē記得hit chūn sīchhiâng-chāi kā góa講「做學生siōng幸福」, hit chūn iáu m̄知天地kúi斤重, chhím--tio̍hsiáⁿ behtáu, 心肝底應講「做學生ê艱苦lín lóng m̄ē-tàng1日脫離學生身分知有jōa.」到kah ka-tī出社會食頭路, chiahiáⁿ thàn-chîⁿ ê艱苦做學生ê幸福.

 

tangá半暝反症tio̍h khah早學生時代ê朋友, ta̍k不時siokuiteh談理想批判現狀, m̄-koh出業了後tio̍h頭路為tio̍h生活, sûi-ê-á消風消聲--. Bat tī電視頂聽tio̍hmi̍h人講過「出業了後若koh繼續講理想giàn頭」, án-ne---, lán少年時bat堅持--ê hit ê mi̍h是值得實踐ê理想, iah是無實際ê眠夢一直到ka-tī teh食頭路, chiah tìtio̍h tāi-chì bē-tàng chiah-nī單純去切割, iáuchē-chē因素teh影響.

 

1 chām-á khang-khòe量變大, ta̍klóngkah無暝無日, chiah hō͘ góa體會tio̍h食頭路ê ngē-táu. Hit段時間來bē soah ê tāi-chì, kā ka-tī teh kah kiōng beh bēkhùi, ta̍ktńg來到厝, tō kan-taⁿbeh hioh-khùn, 無精神kap khùikoh去動頭殼連看電視to是負擔. Chit種經驗, hōan-sè tō是台灣勞動者ê處境, ùiêng, 無力, ut-chut到麻痺經濟ê壓力, khang-khòe ê操勞, hō͘ chē-chē人無才調koh khai精神注意身軀邊發生siáⁿ tāi-chì, koh khah免講參與公共議題hām關懷社會問題--a. Māán-ne, hit kóatī chit lō狀況, koh無放棄改變社會ê熱情ê, góa顛倒欽佩, ka-tī mā感覺jú kiàn-siàu.

 

台灣, chitsàn-chia̍hài飼好gia̍h勞動條件koh chiah-nī àu-kó͘ ê社會beh bú工運, beh án-chóaⁿ bú ē成功? Ah hit kóa成功êán-chóaⁿ ē成功? Lánpáibeh啟蒙群眾, àisiáⁿ方法chiah ē-tàng跳脫chit ê困境?

 

當然改變是ùi少數人開始, m̄-koh chit tīn少數人若無經驗過一般人ê生活處境, beh án-chóaⁿ去改變大眾?

 

1 kái聽朋友講工運ê經驗, i台灣相對bú khah ē--是國營事業ê工人運動, in ê勞動條件khah, ē-tàngphēng公務人員, tō是人teh keng-thé ê「貴族工人」相對khahchîⁿêng, mā khahkhùi力去kap資方(iah是政府) hoah pa-lá-kián, ah若一般公司/事業ê工人運動差不多lóng bù kah hi-lè-lè.

 

Koh再講工會幹部有工會假免上班chîⁿ thang--來工會幹部無1teh勞動, ta̍uh-ta̍uh-á kap基層勞工會員kiám-chhái ē有距離. Koh, 工會領資方ê部份補助teh運作, chiah koh翻頭kap資方對kiat, án-chóaⁿ kiat mā tio̍h-ài1, ta̍k-ê tio̍h-ài tńg去食ka-tī--a. Tōán-ne, m̄-chiah batkúi ê朋友teh講台灣ê工會若beh大尾, beh做有tāi-chì, 對工會幹部ê福利hām保障無的確ài取消chiah tio̍h. Chit帖藥á kiám-chháihē khah, m̄-koh hōan-sè是台灣工人運動ê出路.

 

Chitê經驗, mā hō͘ góa印證『週末革命家的不可為和不可行』有人講chhōe 1 ê穩定ê頭路經濟有保障了後, lán chiah kā其他ê khùithe̍h來貢獻運動, góachit句話是有khah hau-siâu--kóa. 下班了後ê時間, hioh-khùn to bē-hù--a, 是有thang chhun jōa chē時間來做運動? Kámē專心? Koh chit種有chîⁿêng ê生活, hām一般大眾ê生活經驗脫節beh án-chóaⁿ hoahē tín? Tòkah, hōan-sè māán-ne, lán現此時ê社會運動kan-taⁿ chhunchîⁿêng êchiah有才調bak, 頭人是教授牧師, tō是醫生律師運動ê定位hām立場mā ta̍uh-ta̍uh-á teh轉向一般群眾kan-taⁿ chhun被動員ê價值,「草莽崛起」ê時代已經過---a.

 

大環境teh改變社會參與度ê kôan-kē, 街頭運動ê效力現狀êbái, ta̍k-ê心內有數, beh án-chóaⁿ khàbái--ê, 起造新--ê, góa mā m̄ē-tàng án-chóaⁿ, kan-taⁿtio̍h久前聽--tio̍h ê 1句話「sio-keng chiah ē活」繼續11步行---.

 

──TGB通訊》73(2005/10)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