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鄉先生:

 

2005年底, 我來到你的故鄉, 鹿兒島, 1處緯度位於台灣北方10度的地方, 卻誕生1位有著南島面貌的你. 12/23到達鹿兒島時, 我差點有種錯覺, 以為自己能看見19世紀的薩摩. 那一天, 在你們誕生的街道上散步, 雖然此時只剩下1塊塊石碑矗立在那裡, 記念著你們在歷史上出發的原點, 不過鹿兒島將這些保留得很好, 使我能夠步隨著這些景點悼念你們. 在你誕生的小公園裡, 我坐在樟樹樹蔭下, 微風吹拂樹梢而擺動著, 洩露出你存在過的痕跡.

 

117歲就坐香蕉船去日本, 也待過鹿兒島的老台灣人, 聽我們說要去鹿兒島旅行, 告訴我們以前薩摩地方的語言沒有人聽得懂, 似乎也不在乎和別人不一樣. 強盛的地方主義確實是日本的特色. 我開始聯想, 堅持自己地方的語言, 不和別人一樣的特質, 影響薩摩武士的個性養成, 讓你們離開自己一手打造出來的明治政府, 毫不眷戀名利與榮華富貴, 回到薩摩, 要用自己的雙手開創另外1條出路. 這位老台灣人還說你是流氓頭子, 帶領1群武士要與政府對抗, 我想, 讓我們當它是尊敬與肯定的講法吧!

 

西鄉先生, 1873年你離開東京時在想什麼? 對那時候的日本, 或許你有你的思考和策略,「征韓論」對內你要解決武士階級人口過剩的問題, 對外有佔領韓國抵制俄羅斯南侵與中國威脅的國際策略, 從未出國留學也沒有接觸西方思想的你, 如何能有如此廣面的思考? 但是時勢並不如你所願地發展, 你曾埋怨嗎? 跟著你一起辭官回到薩摩的武士們, 要如何壓制他們的不滿, 也許是個大問題吧?

 

在「西鄉顯彰館」看到你那比普通人的體形足足大2倍的衣服後, 我就一直想起你說要辭官回薩摩時, 大家驚恐的表情, 還有三條實美因此而臥病在床的情形, 那時候的氣氛必定是既緊張又刺激吧! 你沒有要怎樣, 周圍的人卻害怕你會怎樣, 就好像托洛茨基到後來既無官位又沒掌權, 四處流亡, 但是史大林還是怕他, 必須天涯海角追殺到底.

 

西鄉先生, 你非但沒有「造反」的意圖, 還一再拒絕其他反政府士族的邀約連結, 並壓制著跟隨你的武士們的造反衝動. 1877年的西南戰爭確實是你選擇的道路, 1條結束反抗勢力, 鞏固明治政府的道路, 1場你欠那些武士們的戰鬥, 依我看, 或許也是1條切斷革命機會的路.

 

我從「私學校跡」, 走過「城山」, 「西鄉洞窟」, 到「西鄉終焉之地」, 只剩下幾10個人的你們, 1路走向早就看得見的死亡之路. 你把性命交給薩摩武士, 臨死前你說: 「我只能走到這裡, 我的生命即將結束了, 我並不要求任何名聲.」 我11步隨著你們的足跡邁進, 想要感受一些東西, 我還是無法了解你們日本人, 你們的武士精神.

 

在「南洲墓園」, 你們一起埋葬的地方, 看你們1個個的墓碑: 西鄉隆盛, 桐野利秋, 篠原國幹, 村田新八, 別府晉介, 永山盛弘, 池上貞固, 淵邊高照, 邊見十郎太, 平野正介, 西鄉小兵衛, 桂久武, 小倉知周, 貴島清......那時候好似有1種集體的精神力量感動著我. 南洲墓園也許是尊敬你們, 肯定你們, 最直接的做法.

 

我很喜歡1位朋友說的:「為了時代來走他該走的路, 這應當就是革命者的精神!」西鄉先生, 你和薩摩的戰士們給自己的生命與歷史任務劃下了最美的句點.




Saigo sàng:

 

2005年底, góa來到lí ê故鄉, Kagoshima, 1 tah緯度phēng台灣khahpêng 10ê所在, soah出世1 ê有南島面容ê lí. 12/23 chhímKagoshima ê, góa hiám-á kiohka-tī ē-tàngtio̍h 19世紀ê Satsuma. Hit, tī lín出世êá路散步bóng現此時kan-taⁿ chhun 1支牌á iah石碑chhāi tī hia, 記念lín tī歷史出發ê原點, m̄-koh Kagoshima kā chiah-ê保留kah真好, hō͘ góa ē-tàng tòe leh siàulín. Tī lí出世ê所在, góa公園ê大樹kha, 風吹過樹oe teh tín出破lí bat存在--ê影跡.

 

1 ê 17kin蕉船去日本, mā tòaKagoshima ê老台灣人góanbehKagoshima chhit-thô, kā góan講早前Satsumaê話人聽無, mā bòai hông lām. 地方主義強確實是日本ê特色. Góa開始亂想堅持ka-tī地方ê腔口, bòai kapkâng ê特質chiâⁿ Satsuma武士ê個性, hō͘ lín離開ka-tī起造---ê明治政府放棄大官大位hām榮華富貴, tńgSatsuma, behka-tī ê khùi力開另外1條新路. Chit ê o͘-jí-sáng kohlô͘-môa, chhōa 1 tīn武士beh kap政府kiat, góa, lán tō kā che當做是尊chhûn ê講法--lah!

 

Saigo sàng, 1873離開Tokyo êtehsiáⁿ? hit chūn ê日本, kiám-chhái líkuiê思考hām策略,『征韓論』對內lí beh解決武士力量siuⁿ過頭chhiaⁿ-iāⁿ ê問題對外有佔韓國抵制Russia kap China ê國際策略無出國留學, māchih接西方思想ê lí, beh nah ēhiah闊面ê思考? M̄-koh時勢無beh按算--ê, lí kám ē怨嘆? Tòe lí辭官tńg Satsuma ê武士, beh án-chóaⁿ àn-nāi in ê不滿, kámhō͘ lí 1粒頭2粒大?

 

「西鄉顯彰館」看lí hit su phēng普通人ê體形足足大2ê衫了後, góa tō一直想tio̍h líbeh辭官tńg Satsuma ê, ta̍k-ê lóng chhoah lehê表情, koh有三條實美驚kah破病ê情形, hit chūn ê氣氛一定是chiâⁿ緊張koh刺刻. Líbeh án-chóaⁿ, --á êsoah煩惱lí ē chhòng siáⁿ, tō náTrotsky lō͘尾無khiāla̍k, sì-kè teh流亡, m̄-koh Stalin iáu是驚i, tio̍h追殺到底.

 

Saigo sàng, líbeh「造反」一再拒絕各地反政府勢力ê聯繫, koh tio̍htah hit-kóa tòe tī lí--á ê武士ê反政府chhóng-pōng. 1877ê西南戰爭確實是選擇behê, 1條結束反抗勢力鞏固明治政府ê, 1hiah-ê武士ê戰鬥góa, hōan-sè mā1條斷絕革命機會ê.

 

Góa ùi「私學校跡」行過「城山」「西鄉洞窟」到「西鄉終焉之地」, chhun kúi 10 êê lín, 1路行ǹgē tio̍h ê死亡之路. Lí kā性命交hō͘ Satsuma武士, behchìn, líGóa kan-taⁿ ē-tàng行到chia, góa ê性命teh beh結束--a, góabeh要求任何名聲.」 Góa 11tòe línbeh感受chi̍t-kóa mi̍h-kiāⁿ, góa iáu是無法tō͘了解lín日本人, lín ê武士精神.

 

Tī 「南洲墓園」, lín tâi chò-hóe ê所在lín 1 ê 1 ê墓牌西鄉隆盛桐野利秋篠原國幹村田新八別府晉介永山盛弘池上貞固淵邊高照邊見十郎太平野正介西鄉小兵衛桂久武小倉知周貴島清......hit chūn ká-ná1種集體ê精神力量teh感動góa. 南洲墓園kiám-chhái是尊chhûn lín, 肯定lín, siōng直接ê做法.

 

Góa chiâⁿ kah1 ê朋友講--ê:「為tio̍h時代來行i該行ê, che應當是革命者ê精神!」 Saigo sàng, lí kap Satsuma ê戰士hō͘ ka-tī ê性命hām歷史任務1 ê siōng súi ê ending.

 

──TGB通訊》77(2006/2)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