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看新聞, 看到政治人物整天在胡搞, 押注以及爭搶個人政治前途, 就倒盡胃口. 政治人物的成敗, 卻牢牢地牽扯住我們的心思, 每次選舉都像開賭盤, 政客耍弄一下, 群眾就跟著動一步, 我愈看愈不知道一直這樣下去, 我們到底能有什麼未來?

 

台灣人政治勢力掌權, 不必然能給我們更廣闊的未來, 我們的心思如果一直放在過去和現在, 只一直牽掛著在台中國人的勢力, 或只注意著脫離中國的威脅, 都不會因此讓我們跨更大步出去, 台灣的現代化才是我們得關注的戰略方向.

 

現代化大家都知道也大家都嚮往, 但是到底怎樣才是現代化? 要如何現代化? 台灣離現代化到底有多遠? 日本和中國的歷史經驗, 應當能夠給我們不少反省.

 

日本19世紀末期的明治維新, 使他們至今仍是亞洲第一等的國家, 同時代的清國自強運動沒有提昇國力, 反而淪為西方強權的「次殖民地」, 差別在哪裡? 日本明治維新只是將統治權從幕府轉到官僚手上, 沒有徹底清洗「臣民社會」的封建觀念, 以形成現代的市民社會; 清國被革命, 中國社會的發展卻仍舊沒有起色.

 

日本和中國的經驗讓我們看到什麼? 台灣正慢慢走出威權統治陰影的此時, 可曾真正面對限制我們進步的阻礙? 科技, 資訊與消費的現代化我們好像不輸人, 可是我們的文化, 思想和價值標準, 依舊延續著國民黨時代的政治經濟社會型態, 不但沒有脫離舊時代的決心, 也沒有對現代化的整體策略及深刻反省.

 

如果去過日本, 對他們便利的公共運輸, 舒適乾淨的生活環境, 土地與資源的有效運用, 應該都會很羨慕. 聽說70年代之前的日本, 就和台灣一樣, 環境髒亂, 河川惡臭, 空氣污染, 40年來的轉變, 台灣須用多久的時間才跟得上?

 

現代化的過程, 得付出什麼社會代價? 像日本為了拚經濟, 建團地(大量的公寓大樓)給擠到都市找工作的人住, 從農村搬離到都市, 也是社會關係的破壞與重組, 文化和精神的壓迫有多嚴重? 被迫放棄原本的生活習慣及環境, 適應新社會的型態和步調, 生活空間的限制, 權力的束縛, 經濟的剝削, 生存成為工作, 消費與再生產的循環, 人與人的關係, 也被政治經濟社會地位和利益代替了.

 

現代化的成果是什麼人在享受? 促進現代化的公共投資, 大部份是為了經濟發展, 日本發達的都市運輸系統就是為方便通勤人口的流通. 城鄉發展差距愈拉愈大也是現代化的必然現象, 犧牲農村來成就政治經濟中心, 犧牲勞動人口來成就經濟發展......

 

像日本的新幹線, 縮短了交通時間, 但是搭乘卻得花更昂貴的費用. 台灣剛好在建高鐵, 這種現代化的交通運輸是必要的, 然而應以公共服務來定位, 或以使用者付費的概念? 公共運輸愈來愈快愈方便, 勞動力, 產品和觀光客的流通都跟著加速, 最後得利的是什麼人? 這樣是否加速了階級的差別? 現代化的建設本來就得犧牲某部份人?

 

像三重和新莊一直就是在成就台北市, 生活品質差, 環境狹窄, 都市規劃混亂, 卻是累積台北中心的勞動力來源. 大台北中心享受政治經濟的成果, 卻又看不起三重和新莊? 我們一切以經濟發展, 以財團和既得利益的立場為最高原則, 公共建設優先集中於台北市, 像捷運系統, 最先完成的是全線於台北市內的木柵線, 提供勞動力的三重埔和新莊這些地方, 最後才動工. 我們現代化公共投資的趨勢怎麼和日本差那麼多?

 

拚經濟後, 開始考慮生活品質了, 離開政治經濟中心的, 仍是有錢又有閒的優勢階級, 像很多鄉郊的民宿和休閒農場, 大多是退休的小資產階級或中產階級所經營, 將他們的首都經驗搬回在地, 有能力消費的同樣是有錢有閒的階層. 經濟層面外, 在地的文化與產業, 得到了怎樣的自主發展空間?

 

日本古早各地分屬不同國, 造成今日他明顯的地方意識, 台灣實在太小了, 又沒有日本這種歷史經驗與意識, 外來統治者一個接一個, 我們必須學統治者的「國語」, 必須接受統治者的價值觀, 符合統治者的一切標準, 犧牲地方性和自主性, 才得以進入統治者的世界, 讓個人出頭. 這也許是造成台北中心的源頭. 現在有人開始強調所謂的南方觀點, 不過若不是粗淺的政治操作, 就是在複製台北權力模式.

 

日本今日的現代化, 是幾代人拚來的成果. 日本在19世紀末, 接觸西方的文明, 拚命找尋生路, 雖然有天皇和幕府的集權體制, 但他們從不同國/藩的認知出發, 發展到整體出路的思考, 各派都用他們的意志和生命實踐他們的信念.

 

台灣走不出中國威權集權的統治思想, 也不敢徹底反叛台北模式的標準. 我們和日本差別在哪裡? 也許就是缺乏對社會實際變動的理解, 也缺乏找尋出路的企圖, 堅守信念的意志與面對困境的擔當.




Ta̍k工若看新聞hiah-ê政治人物teh lā-sái, teh teh-tù, teh搶個人ê政治前途, tō ē真嚥氣政治人物ê成敗, soah kā lán ê心肝牽bán tiâu--leh, kiàn pái選舉to náteh開盤政客lāng--chi̍t-ē, 群眾tō tòe in1, góa jújú m̄iáⁿ一直án-ne--, lán到底ē-tàngsiáⁿ-mih未來?

 

台灣人政治勢力佔tio̍h無必然tō ē hō͘ lán khah開闊ê未來, kan-taⁿ kā lán ê心思hē tī過去hām現此時, kan-taⁿ teh計較在台中國人ê勢力, iahkui心想beh脫離中國ê威脅, lóng bē hō͘ lán hāⁿ koh khah大步出--台灣beh現代化chiahlán ài要意ê戰略方向.

 

現代化ta̍k-ê lóngmā ta̍k-ê lóng, m̄-koh到底án-chóaⁿ chiah是現代化? Beh án-chóaⁿ現代化台灣離現代化到底有jōa hn̄g? 日本kap中國ê歷史經驗應當ē-tàng hō͘ lánchē反省.

 

日本19世紀尾期ê明治維新, hō͘ intaⁿ iáu是亞洲第1ê國家, kāng時代ê清國自強運動無hō͘ in提昇國力顛倒變做西方強權ê『次殖民地』差別tī toh? 日本明治維新kan-taⁿ kā統治權ùi幕府sóa到官僚手頭無徹底清洗『臣民社會』ê封建觀念來形成現代ê市民社會清國hông革命掉中國社會ê發展soah猶原hiah-nī ló͘.

 

日本kap中國ê經驗hō͘ lántio̍h siáⁿ mê-kak? 台灣ta̍uh-ta̍uh-á行出威權統治暗影ê chit chūn, kám有正經teh面對限制lán進步ê阻礙科技資訊kap消費ê現代化lán ná像無khah--, m̄-koh lán ê文化思想kap價值標準, iáu teh延續國民黨時代ê政治經濟社會型態, m̄-tāⁿ無脫離舊時代ê決心, mā無對現代化ê整體策略kap深刻反省.

 

若去過日本in利便ê公共運輸, sù-sìkhì ê生活環境土地kap資源ê有效運用應該lóng ē真欣羨聽講70年代chìnê日本, tō kap台灣sio siâng, 環境a-cha, á thái-ko, 空氣lah-sap, 40冬來ê轉變台灣àijōaê khùichiah tòe ē tio̍h?

 

現代化ê過程, ài付出siáⁿ款社會代價像日本為tio̍h拚經濟起團地(phiàn ê公寓大樓) hō͘ chek來都市食頭路êkhiā, ùikhasóa到都市, mā是社會關係ê破壞kap重組文化kap精神ê壓迫有jōa嚴重被迫放棄本底ê生活慣勢kap環境適應新社會ê型態hām步調生活空間ê限制權力ê束縛經濟ê剝削生存變做工作消費kap再生產ê巡迴kapê關係, mā hō͘政治經濟社會地位kap利益替換--.

 

現代化ê成果是siáⁿ款人teh享受促進現代化ê公共投資大部份是為tio̍h經濟發展日本發達ê都市運輸系統beh方便通勤人口ê流通城市kapkha ê發展jú khiú是現代化ê必然現象犧牲農村來成就政治經濟中心犧牲勞動人口來成就經濟發展......

 

像日本ê Shinkansen(新幹線), hō͘交通時間束短, m̄-koh beh使用tio̍h-ài khai khahê費用台灣teh起高速鐵路, chit款現代化ê交通運輸是有需要--ê, m̄-koh che ài用公共服務來定位, iahài用使用者付費ê概念公共運輸方便勞動力產品hām觀光客ê流通lóng ē加速最後chhńg利頭--êsiáng? Án-ne kámē加速階級ê差別現代化ê建設本底ài犧牲某1部份人?

 

像三重埔hām新莊自來teh成就台北市生活品質bái, 環境ak-chak, 都市規劃混亂, soah是累積台北中心ê勞動力來源大台北中心teh享受政治經濟ê成果, soah koh看三重埔hām新莊無目地? Lán一切以經濟發展以財團hām既得利益ê立場做最高原則公共建設lóng優先集中台北市像捷運系統, tāi先完成--ê是全線台北市內ê木柵線提供勞動力ê三重埔hām新莊chiah-ê所在kah siōngchiah開始做. Lán現代化公共投資ê趨勢nah ē kap日本差hiah chē?

 

拚經濟了後開始考慮tio̍h生活品質--a, beh離開政治經濟中心--ê, iáu是有chîⁿ kohêng ê優勢階級像真chēkha所在ê民宿hām休閒農場大部份是退休ê小資產階級iah是中產階級起--ê, kā in ê首都經驗搬tńg去在地有才tiāu消費--ê kāng款是有chîⁿêng ê階層經濟層面以外在地ê文化kap產業, kám chiaⁿ實有自主ê發展生路?

 

日本古早各地是無kāngchiâⁿáin真強ê地方意識台灣實在siuⁿ--a, koh無日本chit款歷史經驗kap意識外來統治者1 ê1 ê, lán tio̍h-ài學統治者ê 『國語』, tio̍h-ài接受統治者ê價值觀符合統治者ê一切標準犧牲地方性kap自主性, chiah有法tō͘入去統治者ê世界, hō͘個人出頭. Che hōan-sè是造chiâⁿ台北中心ê源頭. Chit-má有人開始teh強調所謂ê南方觀點, m̄-koh是粗淺ê政治操作, tōteh copy台北權力模式.

 

日本今áê現代化kúi nā代人拚--ê成果日本tī 19世紀尾期, chihtio̍h西方ê文明拚命teh chhōe生路bóng有天皇kap幕府ê集權體制, m̄-koh in ùikāng/ê認知出發發展到整體出路ê思考, ta̍klóngin ê意志kap性命beh實踐in ê信念.

 

台灣行出中國威權集權ê統治思想, mā m̄敢徹底反背台北模式ê標準. Lán kap日本差tī toh? Hōan-sè tō是欠缺對社會實際變動ê理解, mā欠缺走chhōe出路ê企圖堅持信念ê意志hām面對困境ê擔當.

 

──TGB通訊》77(2006/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台灣組合 的頭像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