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3, 陳水扁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後, 台灣政治環境有了大轉變, 台灣人長久來因中國國民黨而生的怨氣得到消解, 好像我們就要出頭天了.

 

大選後「政黨輪替」, 民進黨成為「執政黨」, 掌握政策與資源分配的權力, 社運團體的夢想, 在體制內好像有了實現的可能, 大部份社運工作者投注了不少心力進去, 希望體制在政策上能夠有轉變, 以落實長久來強調的理念.

 

同時, 運動界也有朋友在思索: 社運過去太過依附於民進黨, 現在局面已有所改變, 運動該如何重新定位? 該如何調整與民進黨的關係? 該如何重新認知運動的立場和方向?

 

6年來, 民進黨怎樣回應人民的期待? 無能又腐化, 只能順舊體制的規則, 不論是階級, 族群, 文化, 教育......各方面, 都只是喊口號畫大餅, 既得利益者若利用政治, 媒體和宣傳反擊, 民進黨立即妥協, 沒有執行合理公平的政策以及資源重分配的決心, 沒有開展大局的氣魄.

 

台灣社會並未因「政黨輪替」而脫離舊時代的陰影與牽絆, 民間社會也並未解開束縛, 形成主體意識. 接續的選舉仍然一次又一次成為政治動員的工具, 群眾的熱情與期待繼續被利用.

 

6年來, 運動界真的反省與調整了嗎? 真的較為實在地面對社會變化了嗎? 社運團體有的否定民進黨後, 連長久以來人民運動追求的價值也開始懷疑, 甚至否定; 有的是民進黨或台聯的應聲蟲, 努力為政客辯護拉票; 有的守在專業, 技術與細節的問題上, 不在乎社會實際的變化; 有的轉型成大老和精英的團體, 認為良心與言論能夠改變世界......

 

運動必須回應現實, 也必須批判現有體制, 更得提出比時代更進步的思想和目標. 總結6年來的經驗, 運動界應當徹底檢討: 面對群眾, 運動的意義是什麼? 面對體制, 運動的立場是什麼? 面對社會的變動, 運動應如何回應? 運動工作者與群眾的關係是什麼? 運動工作者與運動又該是什麼關係?

 

我們必須總結歷史的經驗, 實際面對運動當前的癥結, 調整運動的步調, 重新累積運動的力量, 以繼續挑戰時代的困境. 不然, 我們為何還需要運動?

 

(1)利益共同體

台灣反體制的力量一直停留在情緒性的賭爛, 未深化至思想及精神的層次. 戒嚴時期, 對體制不滿的社會力, 與黨外/民進黨結合, 共同反抗國民黨對社會的全面控制. 解嚴後, 運動依然依附民進黨的公職, 民進黨反而利用群眾「反國民黨」的心理, 以議題式的政治操作, 並吸收運動頭人擔任公職(民代和官僚), 吸納運動的資源, 轉換成他們進入體制的選票.

 

「國民黨下台, 我們就能出頭天!」民進黨這種政治操作, 順利地將社會力轉做選舉動員的工具, 動員的口號非常有效, 過去是要將國民黨拉下台, 現在是防止國民黨復辟, 社會力卻一直被這種政治角力束縛住.

 

運動是要挑戰既有體制, 本來就不符合政府, 媒體和主流的認同. 運動團體想維持生存空間和資源, 最省力的辦法, 不是組織更多群眾來支持與認同, 反而是尋求主流的關心, 媒體的注意以及政府的經費補助.

 

2000年陳水扁選上中華民國總統, 民進黨握有行政權後, 一部份社運頭人晉升中央政府當官, 運動團體申請經費補助也比過去方便. 當前社運界普遍認為, 運動已進入新的階段, 是運動團體將理念於體制內落實的階段, 也理當獲得體制更多的資源來推動事工.

 

6年來, 社運團體不但未成為「運動組織」, 反倒從「運動團體」轉型成「民間社團」的角色, 向政府單位申請經費補助, 執行政府單位的委託案和研究計畫, 用這些經費維持團體以及工作者的生存, 頭人也進入政府單位擔任職務.

 

社運團體為了獲取經費補助, 必須慢慢地修正訴求, 申請計畫案得包裝, 避免敏感性, 對抗性與批判性; 也必須與選舉班子維持關係, 選舉時動員群眾支持, 申請補助才好拜託他人出面關心; 私底下雖然抱怨政客, 一旦遇上總是再三請託. 常此下來, 社運團體變成政治動員的工具, 深沉的批判立場早已放棄, 以免得罪有權有勢的官僚, 政客與既得利益者.

 

運動團體因而變身為民間社團, 轉型成政府與群眾之間的橋樑, 一方面以累積的社會信用, 成為群眾的專業代理人, 向政府單位遊說訴求兼要求補助, 一方面疏解群眾的不滿, 一方面又替政府單位化解問題. 對體制全面性的反省與批判都不見了, 「多元共存」取代了「去中國化」, 「勞資雙贏」取代了「反剝削」......這樣一來仍然是運動嗎?

 

原住民族還我土地運動, 投機的頭人率領群眾反財團, 官僚和政客的勾結, 升為原住民委員會的官僚後, 卻反以「行政程序」「部會協商」「政商協調」「尊重制度」這些理由, 用政府官員的角色安撫群眾; 「原住民自治」的議題, 讓原住民精英分得建設及研究經費, 以及許多人事的安排, 然而, 部落有因此打開生路嗎?

 

反核運動發展10多年來, 群眾動員後, 反核學者頭人進入政府各級環境部門, 並代表群眾擔任環境相關委員會的委員, 參與環境影響評估, 申請官方替代方案的研究計畫, 替官僚提供政策分析, 替政客的政治妥協背書, 爭取社區營造的資源......, 這些頭人獲取學術成就, 政治資源和群眾聲望, 但是一年過了一年, 群眾的熱情仍舊盼不到核電廠廢除.

 

台語文運動, 為了申請補助而設計活動計畫, 許多活動更是配合官僚和政客的需要, 以換來較有利的生存條件與資源, 不少工作者也進入政府各語言委員會擔任委員, 可是漢文化的壓迫尚未結束, 華語霸權的壓制也尚未全面反省, 他們已喊著「多元」的口號, 放棄批判, 放棄「脫漢」的訴求, 更急著將「台灣華語」與「中國華語」做區隔, 替現狀找尋合理化的借口.

 

運動是要突顯體制的不義與矛盾, 觀察, 分析, 判斷問題的根源, 並組織社會力, 將阻擋人民自主的阻礙拆除, 以形成群眾/草根的自主力量, 反抗體制的不義, 瓦解體制的控制, 塑造新的世界.

 

我們的社運不是為了讓群眾組織成有力者, 來抵制反抗不義的體制, 反而像「仲介」, 將群眾的不滿轉做本身向官僚政客喊價的棋子, 得到權威和資源後, 來進行「體制改良」, 修正(不是改變)政府單位原本的政策, 削減社會的不滿.

 

社運的角色這樣轉變後, 不再追究社會問題的源頭, 也不再繼續批判體制的權力結構, 更不再計較歷史的過程與是非了.

 

運動團體得到資源, 能夠繼續運作下去, 頭人也穩固了自己於現狀的地位, 群眾也不再重要, 不是瓦解既有體制, 是在替體制疏解民間不滿, 運動頭人成為社運官僚, 成為政府和民間社會的掮客, 本身也成為體制利益共同體的一部份了.




20003--陳水扁當選中華民國總統了後台灣政治環境大轉變台灣人長久hō͘中國國民黨chau-that êkhùitio̍htháu, nálán tō beh出頭天--a.

 

大選了後「政黨輪替」民進黨chiâⁿ做「執政黨」制定政策kap資源分配ê權力hōaⁿ tī手頭社運團體ê, t„體制內像有實現ê可能大部份社運工作者chē khùi力入--, ¢gë-tàngchiâ°體制政策上ê轉變落實長久強調ê理念.

 

Kāng hit êchūn, 運動kho͘-á chhiâng-chāi有朋友teh討論社運過去siuⁿ óa靠民進黨, chit-má勢面有變化運動ài án-chóaⁿ重新定位? Ài án-chóaⁿ調整kap民進黨ê關係? Ài án-chóaⁿ重新chhiâu-chhek運動ê立場kap方向?

 

6冬來民進黨án-chóaⁿ回應人民ê期待無能koh腐化, kan-taⁿ ē-tàng順舊體制ê規則行, tī階級族群文化教育......各方面, lóng kan-taⁿ hoah口號畫大餅既得利益者若利用政治媒體kap宣傳反擊民進黨tō sûi妥協無決心beh執行合理公平ê政策hām資源重分配無開展大局ê氣魄.

 

台灣社會無因為「政黨輪替」脫離舊時代ê暗影kapbán, 民間社會tháu開束縛無形成主體意識續接ê選舉猶原1 pái koh 1 pái chiâⁿ做政治動員ê工具群眾ê熱情kap期待繼續hông利用.

 

Che 6冬來運動kho͘-á kám正經有反省kap調整? Kámkhah實在teh面對社會ê變化社運團體有--ê否定民進黨了後久年來人民運動追求ê價值, in soah開始懷疑甚至否定--ê tī民進黨iah台聯kha-chhngtòe tiâu-tiâu, 替政客辯護khiú--ê專業技術kap iùê問題teh chùn-būn社會實際ê變化--ê變做大老hām精英ê團體認為良心kap言論ē-tàng改變世界......

 

運動應當ài回應現實, mä應當ài批判現有體制, koh khah ài提出比時代khah進步ê思想kap目標總結6冬來ê經驗運動kho͘-á應當ài徹底檢討面對群眾運動ê意義是siáⁿ? 面對體制運動ê立場tī toh? 面對社會ê變動運動beh án-chóaⁿ回應運動工作者kap群眾ê關係是siáⁿ? 運動工作者kap運動ê關係kohsiáⁿ?

 

Lán ài總結歷史ê經驗實際來面對運動現此時ê死角調整運動ê步調重頭累積運動ê khùi, thang繼續挑戰時代ê困境若無, lán beh ài運動chhòng siáⁿ?

 

(1)利益共同體

台灣民間反體制ê力量一直是情緒性ê tū-lān, 無深化做思想kap精神ê層次. Tī戒嚴時期對體制不滿ê民間社會力, kap黨外/民進黨結合, chò-hóe反中國國民黨對社會ê全面控制解嚴了後運動猶原óa附民進黨ê公職民進黨soah利用群眾「反國民黨」ê心理用議題式ê政治操作, iahhō͘運動頭人擔任公職(民意代表kap官僚), 吸收運動ê資源轉換做in進入體制ê選票.

 

「國民黨若落台, lán tō ē出頭天!」民進黨chit款政治操作真順利tō kā社會力轉做選舉動員ê工具動員ê口號真有效過去是beh kā國民黨khiú---, chit-máài防止國民黨koh sa--tńg-社會力soah一直hō͘ chit款政治力縛tiâu--leh.

 

運動是teh挑戰體制chiâⁿ tō無符合政府媒體kap主流ê認同運動團體beh維持生存ê空間kap資源, siōng省力ê辦法, m̄是組織koh khah chē群眾來支持hām認同顛倒是àitio̍h主流ê關心媒體ê注意kap政府ê經費補助.

 

2000年陳水扁選tiâu中華民國總統民進黨hōaⁿ行政權了後, 1部份社運頭人入去中央政府做官運動團體beh申請經費補助比過去ke真方便. Chit chūn社運kho͘-á普遍認為運動進入新ê階段是運動團體理念體制內落實ê階段, mā應當ài the̍h tio̍h koh khah chē體制ê資源來做tāi-chì.

 

6冬來社運團體無chiâⁿ做「運動組織」顛倒ùi「運動團體」轉型變做「民間社團」ê角色, kā政府單位申請經費補助執行政府單位ê委託案kap研究計畫chiah-ê經費來維持團體kap工作者ê生存頭人入去政府單位擔任職務.

 

社運團體為behtio̍h經費補助, tio̍h-ài ta̍uh-ta̍uh-á修正訴求申請計畫案ài包裝避免敏感性對抗性kap批判性; mā ài kap選舉班á維持關係選舉ê時動員群眾支持申請補助chiah thang拜託人tàu出聲; kha-chhng後雖bóng kàn死政客, tī人面頭前, soah tio̍h 3 ko͘-chiâⁿ 4拜託--社運團體變做政治動員ê工具深沉ê批判立場mā tio̍h hiat, chiah bē得失有權有力ê官僚政客kap既得利益者.

 

運動團體choaⁿ-á變做民間社團變做政府kap群眾ê, 1方面用累積ê社會信用, chiâⁿ做群眾ê專業代理人, kā政府單位遊說訴求兼要求補助, 1方面消tháu群眾ê不滿, 1方面koh替政府單位化解問題對體制全面性ê反省kap批判phiaⁿ kah無看得影--「脫漢」choaⁿ-á pìⁿ-chiâⁿ「多元共存」「反剝削」pìⁿ-chiâⁿ「勞資雙贏」......án-nekám iáu-koh是運動?

 

原住民族還我土地運動投機ê頭人chhōa群眾反財團官僚kap政客ê勾結升做原住民委員會ê官僚了後, soah換用「行政程序」「部會協商」「政商協調」「尊重制度」chiah-ê理由用政府官員ê角色tehtah群眾「原住民自治」ê議題, hō͘原住民精英pun tio̍h建設kap研究經費, kohchiâⁿ chē人事thang安插到尾--部落kámán-nephah開生路?

 

反核運動發展10外冬來群眾動員了後反核學者頭人入去政府各級環境部門, koh代表群眾chiâⁿ做環境相關委員會ê委員參與環境影響評估tio̍h官方替代方案ê研究計畫替官僚提供政策分析替政客ê政治妥協背書爭取社區營造ê資源......, chiah-ê頭人換tio̍h學術成就政治資源kap群眾聲望, m̄-koh 1koh1群眾ê熱情iáu是望bē tio̍h核電廠廢除.

 

Koh像台語文運動tio̍h請補助chiah來設計活動計畫, chiâⁿ chē活動kohteh配合官僚kap政客ê需要, thangkhah有利ê生存條件kap資源, bē-chió工作者入去政府各語言委員會擔任委員, m̄-koh漢文化ê壓迫iáu-bōe結束華語霸權ê壓制mā iáu-bōe全面反省, in soah tō用「多元」ê口號放棄批判放棄「脫漢」ê訴求, kohbeh kā「台灣華語」hām「中國華語」隔--替現狀chhiâu-chhōe合理化ê借口.

 

運動是beh突顯體制ê不義kap矛盾觀察分析判斷問題ê根源, chiah來組織社會力, kā阻擋人民自主ê阻礙拆掉, thang形成群眾/草根ê自主力量反抗體制ê不義瓦解體制ê控制起造新ê世界.

 

Lán ê社運beh kā群眾組織做有力者, thang抵制反抗不義ê體制顛倒teh「牽kâu-á, kā群眾ê不滿轉做本身kap官僚政客hoahêjí-á, tio̍h權威kap資源了後來進行「體制改良」修正(m̄是改變)政府單位本底ê政策, thang好磨消社會ê不滿.

 

社運ê角色án-ne轉變了後koh beh追究社會問題ê源頭, mākoh繼續批判體制ê權力結構, koh khahbeh計較歷史ê過程kap是非--a.

 

運動團體得tio̍h資源, ē-tàng繼續pháng---頭人穩固ka-tī tī現狀ê地位群眾對in來講無重要--a, m̄是瓦解既有體制teh替體制消tháu民間不滿運動頭人chiâⁿ做社運官僚, chiâⁿ做政府kap民間社會ê中人本身mā chiâⁿ做體制利益共同體ê 1部份--a.

 

──TGB通訊》76(2006/1)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