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出太陽暖暖的下午, 和朋友一起跑走去新竹香山的浸水庄找阿佳兄, 聽他談參與運動的過程和思考.

 

阿佳兄在大庄出生, 住過三姓橋, 而後搬到虎仔山的浸水庄.

 

讀二專時, 學校社團在五峰辦活動, 阿佳兄因而結識了泰雅的朋友, 了解台灣原住民的處境, 路見不平的個性, 促使他自此開始關心並投入,「還我土地」「破除吳鳳神話」「東埔挖墳事件」他都曾參與, 也曾與泰雅的朋友促膝深談, 決定了運動的方向及策略. 他仍記得當年時去到南投東埔時, 財團執意在布農的祖墳上建觀光飯店, 挖出來的屍骨隨便棄置路旁, 當時滿心的憤慨.

 

退伍後他做過好幾個工作, 於霧峰任代課老師時, 認真地與人組織教權會, 後來他建議應朝工會的方向發展, 卻不被接受, 帶頭者統派思想又強烈, 因此漸漸疏遠. 對現在全教會喊著要組工會, 他並不反對, 但是他認為一句話就破了:「願意放棄公保換用勞保嗎?

 

而後阿佳兄去到華夏玻璃, 是新竹土財主開設的工廠, 待了4, 一直為了爭取改善勞動條件及福利, 不斷和資方交手, 不久後召集不滿資方的勞動者組工會, 卻遭資方資遣, 他努力地找勞動法令, 自己學寫訴狀和證據狀, 抗爭很久, 資方放了許多條件給他, 他都不願妥協.

 

戒嚴時代搞工會抗爭, 難道不會煩惱後果嗎? 阿佳兄說當時沒想那麼多, 只單純地認為對不合理不能沉默, 也不知道害怕, 反正自己的能力不輸人, 工作再找就有; 家人也沒有勸阻, 鄰居看到報紙前來關心, 他爸爸反而安慰說:「一枝草, 一點露, 免煩惱啦.

 

離開華夏玻璃後, 阿佳兄又找過好幾個工作, 像在科學園區, 工作一百多天超過試用期卻仍未能轉成正式員工, 自知已被列為黑名單, 就自請離職. 他強調, 不要以為勞基法對勞動者有所保障, 事實上解釋權在資方手上, 而非勞動者.

 

接下來, 報考民眾日報的記者, 順利錄取, 起初跑台北的政治新聞, 了解不少政治運作和政治生態. 而後回到新竹擔任地方線記者, 在新竹的運動圈很活躍. 1988年新竹遠東化纖罷工, 他以記者身份到現場, 卻與現場的警察指揮官起了衝突.

 

一次寫了一篇報導, 得罪了民進黨, 民進黨準備告他, 還向報社施壓要將他調走, 他丈人想動用關係來化解, 阿佳兄卻直接拒絕, 他自認報導是事實, 不怕人搞鬼, 對自己的能力也頗有自信, 調就調, 最慢一年內一定回來, 結果去到南投9個月後就又回到新竹, 堅持事理的性格也沒有因而改變.

 

而後, 他主動轉調為專題記者, 用筆當武器, 寫出一篇又一篇政商勾結的真相, 突顯出許多弊端, 雖然承受的壓力愈來愈大, 仍然沒有逼他妥協, 是否刊登讓報社去煩惱, 要他筆鋒轉向, 免談.

 

他也曾積極參與建國黨, 後來發現那些教授學者講得太多, 思考和行動卻與基層脫節, 他們有著太多選擇及退路. 不過他仍然很樂天, 認為基層的力量一直存在, 若有機會再組織起來, 他一定會投入.

 

整理自己的經驗, 他認為階級和民族的問題不可能拆開來談; 過去於運動圈遇過不少統派, 明白他們的想法及做法和我們不同, 總是敬而遠之, 然而他也認為他們總也有對社會正義的追求, 年輕人不必排斥對話的機會, 至少接觸能夠累積許多經驗; 所謂的外省人比較團結, 應該與「民族性」無關係, 這和他們在軍隊及眷村的生活習慣息息相關, 我們應該要有所理解.

 

對民進黨執政至今的表現, 阿佳兄非常失望, 對資源合理分配或本土化, 行政權有很大的執行空間,「立法院沒過半」就無法推動, 這只是借口. 不過他並未絕望, 台灣人要出頭天, 要追求社會公平正義的期望不會消失, 對未來, 我們應重視意識, 教育與思想的工作, 我們要活在這裡, 怎麼能夠容忍不公不義繼續存在?




Hit ê出日頭ê e-po͘á, jo̍ahjo̍ah, kap朋友sio走去新竹Hiong-san ê Chìm-chúichhōe A-kai講參與運動ê過程hām思考.

 

A-katī Tōa-chng出世, tòaSam-sìn-kiô, --á chiah搬到Hó͘-á-soaⁿ ê Chìm-chúi.

 

讀二專ê學校社團去五峰辦活動, A-katī hiasāi Tayal ê朋友了解台灣原住民ê處境路見不平ê性格, hō͘ ián-nephut-phut開始關心kap投入,『還我土地』『破除吳鳳神話』『東埔挖墳事件』 i lóng參與有tio̍h, mā kap Tayal朋友深談kúi nā點鐘決定運動ê方向kap策略. I iáu ē記得hit冬去到南投東埔ê財團ngē tī Bunun ê祖墓頂--á起觀光飯店骨頭挖---tō chhìn-chhái tàn tī路邊, ikah心肝底艱苦koh憤慨.

 

退伍了後i允過kúi nā ê頭路, tī霧峰做代課老師ê, chiok認真hāmpháng教權會--á i建議ài ǹg工會ê方向發展, kap in bē ha̍h, hōaⁿ--ê統派思想mā chiâⁿ, choaⁿ-ákoh kap in chò-hóe活動---chit-má全教會teh hoah beh組工會, i無反對, m̄-koh i認為1句話--a:Kám beh放棄公保換用勞保?

 

--A-ka兄去到華夏玻璃是新竹土財主開設ê工場, tī hia tòa 4一直為tio̍h爭取改善勞動條件kap福利, hām資方teh oan-ke, --koh招不滿資方ê勞動者tàu-tīn組工會, soah hō͘資方資遣, i kut-la̍t teh chhōe勞動法令, ka-tī o̍h寫訴狀kap證據狀抗爭真久資方pàng chiok chē條件beh kā so, i lóng m̄願妥協.

 

戒嚴時代工會抗爭, kám bē煩惱後果? A-ka兄講hit chūn lóng無想hiah chē, kan-taⁿ單純認為無合理--ê bē-sái pàng hō͘ soah, mā m̄thang橫直ka-tī ê能力無khah--頭路koh chhōe tō; koh, --nih êmā bē kā i, hit chūn厝邊隔壁看tio̍h報紙teh, mā lóngteh, in pa-pa顛倒人安tah:1枝草, 1點露免煩惱--lah.

 

離開華夏玻璃了後, A-kakoh tòakúi nā ê所在科學園區做百外工超過試用期--a iáuthang轉做正式員工, tìtio̍h ka-tī hông列做烏名單, choaⁿ-á自動離職. I強調講, mài kioh-sī勞基法有teh保障勞動者事實上解說權是資方手頭, m̄是勞動者.

 

Koh去報名民眾日報ê記者招考順利錄取, chhímá有走台北ê政治新聞了解真chē政治運作kap政治生態了後tō tńg到新竹做地方線記者, tī新竹ê運動kho͘-á真活動. 1988年新竹遠東化纖罷工, i用記者ê身份去到現場chi̍t-ē soah kuitó͘, kap現場ê警察指揮官起衝突.

 

Koh 1 pái i1篇報導得失tio̍h民進黨民進黨beh kā i, koh hō͘報社壓力beh kā i調走, in丈人想beh用關係來化解, A-kasoah直接拒絕, i自認報導是事實, m̄驚人kā pìⁿ, ika-tī ê能力chiâⁿ有自信調調, siōng1冬內一定thang tńg--結果去到南投9月日後tō koh tńg來新竹堅持事理ê性格無為tio̍h án-ne來改變.

 

Koh, i主動轉調做專題記者用筆做武器寫出1koh 1篇政商勾結ê真相, beh kā烏烏臭臭挖挖---bóng承受ê壓力, iáu是無逼i妥協, behbòaihō͘報社去操煩, behi màichiah-ê, 免講.

 

I mā bat真積極參與建國黨到尾--á發現hiah-ê教授學者chhùi ē, m̄-koh in ê思考kap行動soah kap基層離1 êtī--leh, --in有太chē選擇hām退路bóng, i iáu是真樂天認為基層hit股力量ē一直tī--leh, 若有機會koh組織---, i tiāⁿ-tio̍h ē koh liâu---.

 

整理ka-tī ê經驗, i認為階級kap民族ê問題無可能拆開來看過去運動--nih tú tio̍h bē chió統派iáⁿ in ê想法hām做法kap lán真無kâng, ēin khah hn̄g--leh, m̄-koh i mā認為in--是有對社會正義ê追求少年--ê m̄免排斥對話ê機會, siōng, chihē-tàng累積真chē經驗所謂ê外省人khah團結, māiáⁿ是「民族性」ê關係應當是in tī軍隊hām眷村ê生活慣勢形成--ê, lán ài去理解.

 

對民進黨執政到taⁿ ê表現, A-ka兄真失望對資源合理分配iah是本土化行政權有真chē落實執行ê空間,「立法院無過半」tāi-chì tō sak bē tín, che是借口. M̄-koh i無絕望台灣人beh出頭天, beh追求社會公平正義ê ǹg--對未來, lán應當ài重視意識教育kap思想ê khang-khòe, lán behtī chia, beh nah ē-tàng對無公義ê tāi-chì tìⁿ tiām-tiām--leh?

 

──TGB通訊》80(2006/5)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