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阿扁就職演說提出「四不一沒有」時, 就有頭腦清楚的人士, 將那些被政黨輪替衝昏頭的天真支持者稱之為「扁蟲」. 6年來, 那些「扁蟲」還是極力為阿扁荒腔走板的種種背離理想信諾的作為, 毫無反省的盲目的加以辯護, 不惜一切代價只為成全鞏固民進黨的執政大位, 現在想想這個稱號──「扁蟲」, 還真是貼切. 當然, 從那刻起, 批評阿扁及民進黨作為, 就會被視為叛徒, 予以大加撻伐, 圍剿.

 

近來這段日子, 看到身邊週遭的許多鄉親父老兄弟姊妹義憤填膺的情緒反應, 阿扁及執政黨被修理, 被抓到弊案, 他們痛心又憤怒, 卻又不願面對事實, 只阿Q式的合理化阿扁及民進黨的腐化, 他們是最最悲哀, 被綁架的扁蟲. 從期待到失望, 從交託到被背叛, 從得意的扁迷到鬱卒的扁蟲, 情緒上的失落是沉重, 難過, 痛苦, 然而心情找不到出口, 也不被引導, 當然還是鄉愿的合理化, 同情化與理解化阿扁及民進黨的作為. 然而, 誰來給他們一個合理的交代呢? 她們支持民進黨沒得到什麼, 除了選舉結果帶來的短暫亢奮.

 

民進黨種種名目張膽的背信作為, 背信於黨的理想, 人民的託付, 改革的承諾, 然而扁蟲仍共體時艱, 自欺欺人, 一次又一次不斷委屈求全的加以辯護背書. 當統治者一切都是玩假的, 只有鞏固自己的權力才是真的, 當阿扁及民進黨將支持者的信任與期望, 拿來當自己腐化的遮羞布時, 請問扁蟲得到什麼? 悲哀的連個幹字都不可得.




Ùi 2000A--á tī就職演講the̍h出『四不一沒有』ê, tō有頭殼清楚ê, kā hit-kóa hō͘政黨輪替爽過頭ê天真支持者號做『扁蟲』. Chit 6冬來, hiah-ê『扁蟲』iáu是替A--á種種背叛理想kap信用ê作為, 無反省i辯護, 無惜一切代價, kan-taⁿtio̍h beh成全鞏固民進黨ê執政大位, chit-má---,『扁蟲』chit ê, ia̍htàu-tah. 當然, ùi hit-chūn開始, 批評A--á kap民進黨作為--ê, tō ē hông當做是叛徒, 大大攻擊, phùi chhùi-nōa.

 

Chit段時間來, tio̍h身軀邊chē-chē ê鄉親父老kap兄弟姊妹真siūⁿ-khì ê情緒反應, A--á kap執政黨hông修理, hông lia̍h-tio̍h弊案, inbóng痛心koh憤怒, soah m̄願面對事實, kan-taⁿA-Q teh合理化A--á kap民進黨ê腐化, insiōng悲哀, hông綁票ê扁蟲. Ùi期待到失望, ùi交託到被背叛, ùi得意ê扁迷到ut-chut ê扁蟲, 情緒上ê失落是沉重, 艱苦, 痛苦, m̄-koh心情soah chhōe無出口, māhō͘人引導, 當然iáu合理化, 同情化kap理解化A--á kap民進黨ê作為. M̄-koh, siánghō͘ in 1 ê合理ê交代? In支持民進黨無得tio̍h siáⁿ-mih, 除去選舉結果chah--ê短期歡喜.

 

民進黨種種ê背信作為, 對黨ê理想, 人民ê寄託, 改革ê承諾背信, m̄-koh『扁蟲』猶原ka-tīka-tī, 1 pái koh 1 pái不斷委屈求全, 來替A--á kap民進黨辯護背書. Tng統治者一切lóngsńg--ê, kan-taⁿ鞏固ka-tī ê權力chiah是真--ê, tng A--á kap民進黨支持者ê信任kap期望, the̍ham-khàm ka-tī ê腐化ê, 請問『扁蟲』得tio̍h siáⁿ-mih? 實在有夠悲哀, 1聲「kánto chhò bēchhùi.

 

──TGB通訊》83(2006/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台灣組合 的頭像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PP=DDT
  • 百年山城大溝頂老街的居住悲歌
    2016-04-10 風傳媒 李嘉宇

    旗山永安街的大溝頂老街,在1956年由陳建仁父親陳新安在高雄縣縣長任內合法剪綵通過。當年政府想要發展旗山的經濟以增加稅收,但因為財政拮据,當年由人民出錢幫忙興建,又叫做太平商場。商店街那時候布行與時裝店最多,還有舶來品商店,是當時旗山最熱鬧的地方,許多人在這邊生活了一輩子。一甲子之後,高雄市政府卻片面私毀承諾,不顧當年的不定期租賃協定,預計在今年五月拆除他們住了六十年的家,任由他們即將無處可歸。

    「南邊這邊在慶祝火車站保留,北邊彼邊煞欲來拆阮住一世人的大溝頂,不是一直說要保留文化?以前欲來拆火車站的也是縣政府,阮一直擋才把火車站留下來,今嘛要開幕了,市政府再來印好幾萬本文宣在宣揚火車站保留,講的袂輸以前的事情攏沒發生,好像怹有多麽重視文化。大溝頂是六十冬前旗山最熱鬧的一條老街吶,現在說拆就拆,啥物叫做文化都給怹去講就好,這到底是什麼款流氓政府?」

    4月1日的中午,是旗山火車站的開幕典禮,甫當選副總統的旗山子弟陳建仁也來到現場擔任剪綵嘉賓。與此同時,場外卻有一群年邁的長輩們被警察圍起的人牆擋在火車站前的數十公尺之外。有人在拉扯中衣服破掉,有人體力不支在騎樓休息。典禮場內歡慶的氣氛以及場外警察腰間佩掛的手槍跟警棍形成強烈對比,「南邊留車站,北邊拆老街」的口號在南台灣炙烈的艷陽下變成有去無回的馬耳東風。

    「早期阮大溝頂有多鬧熱吶,戰後國民黨來了後台灣的經濟蕭條真濟年,後來縣政府為著發展旗山的經濟來增加稅收,就說欲跟阮做伙出錢蓋大溝頂。阮這頭前後邊就是仙堂戲院和旗山戲院,還有中山路跟媽祖廟,來旗山做香蕉買賣的人一定會來這,彼時陣有夠鬧熱,袂輸高雄市的崛江吶。」全台灣剩下沒幾間的手工皮箱店老闆娘,看見有年輕人跟他們一起站上街頭抗議,興奮得跟我們說大溝頂過去的榮景,但同時也隱藏不住眼神中的無奈。

    「阮大溝頂攏民進黨創黨的黨員跟支持者啦,黨外的時陣就跟怹作伙在衝的。你看,黨證75號跟77號,民進黨這次當選的時陣他還到他先生的靈前燒香跟他先生說民進黨當選了,你看這有多死忠。」一個阿伯指著旁邊一位阿姆說道。「死忠也是拆你的厝啦。」另一個阿姆冷不防的回應。阿伯沒有再說話,繼續用沙啞的聲音喊著口號。

    「他們就一直亂講,一下子說淹水是我們這邊害的,要做排水系統整治。後來又說是要做小橋流水造景。水利局的人也知道我們這邊沒有水源頭,就說要在上面鑿井,扯來扯去,比三歲小孩子在說的話還要鴨霸。」

    「已經一個七十五歲的氣到中風了,好幾個人晚上都要吃安眠藥才能入睡,越來越多個高血壓,逐天操到忘記有沒有吃藥。剛才會長他老爸嘛忘記又多吞一顆藥,今嘛在厝裡在休睏沒法度來開會。再這樣下去,不用到陳菊來拆阮的厝,阮這的老人就先死了了啊。」

    2016年的選舉,中國國民黨大敗,第一次完成真正的政黨輪替,所有人民殷切的期盼改變的到來。而旗山這座已經逐漸老化的百年城鎮,更是對同樣出身旗山的陳建仁寄予厚望。陳菊市長在台灣人權史上扮演十足重要的角色,在其執政之下高雄被視為台灣的民主聖地之一,外出的年輕人總是以高雄人的身份為傲。但是,陳菊所作的一切卻也因此變成不可質疑。

    大溝頂自救會的住戶,許多都是民進黨的長年支持者跟創黨黨員,從戒嚴時期就一起在衝撞中國國民黨的鴨霸行徑。民進黨作為長年反對黨國體制的在野黨,轉型正義的口號在選前喊得震天價響,然而在即將重新取得執政之後,長年支持民進黨的大溝頂居民卻依然成為工程圈地利益分贓之下的犧牲品,連最基本的居住尊嚴都即將成為民主謊言之下的笑話。

    「國民黨不好,台灣不會好」的口號之下,我們是否忽略了太多東西?在政治正確與理念折衝的模糊邊際之中,阻擋我們前進的,是否依然只是外來政權的槍口跟面目猙獰的反派角色?如果今天對一個政黨來說,執政代表最後一哩路,那在勝選之後它是否依然會選擇與人民站在一起?完全執政的魔戒之下,在地方派系利益之前,市井小民還能得到多少執政者關愛的眼神?而當主流媒體都只願意報導陳建仁在開幕典禮中歡欣剪綵的文化功績,卻對場外聲嘶力竭的抗議及警察暴力隻字未提的時候,大溝頂居民已經漸行漸遠的未來究竟在哪裡?

    *作者為居住於台北的高雄青年,現任自由台灣黨辦公室主任。
  • DPP=DDT
  • 蔡英文滿意度信任度跌破50%,姚立明:要小心鐵票區
    2016-08-16 風傳媒 陳煜

    台灣指標民調15日公布總統蔡英文的信任度與滿意度民調結果,民調顯示,蔡英文的信任度與滿意度皆跌破50%;其中,蔡英文執政滿意度為45.5%、信任度則為49.2%。
    對此,國會觀察基金會董事長姚立明在政論節目上指出,高屏、雲嘉南地區是泛綠的鐵票區,大選時有將近9成支持度;但該民調顯示,高屏地區不滿蔡政府的有33%,雲嘉南地區對蔡英文不滿意度有39%,蔡英文不能不注意。
    該民調顯示,有49.2%民眾信任蔡英文、32.5%不信任,對蔡英文執政表現45.5%滿意、39.8%不滿意,民眾對蔡英文的信任度與滿意度皆首次低於50%。至於對行政院院長林全的施政滿意度,有37.3%滿意、40.4%不滿意,對閣揆施政不滿意度首次高於滿意度。
    本調查是台灣指標民調公司在2016年8月11日至12日進行,經隨機跳號抽樣及電腦輔助人員電話訪問,完訪1003位居住在台澎金馬、年滿20歲民眾,在95%信賴水準時的抽樣誤差最大值為±3.1%。「台灣民心動態調查」以及各期議題為TISR台灣指標民調公司獨立設計的自費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