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921,地牛翻身,台灣發生百年來的大地震,造成相當大的傷亡,全景工作室在第一時間進入災區,拍攝災情以及追蹤日後的重建事宜。2004一系列,共6套作品問世。最負盛名的是有中華民國總統 陳水扁先生強力推荐的《生命》,雖然擁有較多的觀影人,但對於一些期待由紀錄片中得到更多思考和反省的人來說,《生命》雖然提供了「入門」的關懷,但厚度顯然不夠。今天要與大家分享的是此系列的另一部作品,李中旺先生的《部落之音》,描述原住民智識份子,企圖在政經體制跟著地震崩壞之際,回到部落組織一個伊甸園的歷程。

 

台中縣和平鄉的雙崎部落,921大地震後可說是滿目瘡痍,921一星期後又遭逢颱風侵襲。年輕一輩(後來在片中被稱為中生代)力主先撤離家園,等颱風過境再回來重建家園;老一輩卻不這麼想,他們堅持死守家園,要跟祖靈們共存亡。

 

中生代的領導者是小有名氣的原住民作家瓦歷斯和阿烏(兩人當時是夫妻),颱風夜帶著族人撤到中興營區,之後又蒙族裡牧師慷慨捐出土地,讓大家得以蓋「伊甸園」組合屋。瓦礫斯是作家亦是國小教師;阿烏曾有組織的經驗,蓋組合屋的經費就是他們寫企劃書募款得來的。

 

原本中生代搬出去,已經引起族中長老的不諒解。現在又以「雙崎部落」名義申請經費,更讓老人們不滿。長老們擔任政府機制下的重建委員會職務,對於拿不到賑災物資,對於外界只關注組合屋甚感不滿。雙方互相放話,互相不信任。

 

位於水源保護區的雙崎部落,自來水公司以不敷成本為由,不遷管線,不供應自來水,造成水源地供應大眾水源,自己卻沒有自來水可用的荒繆情形。雙崎部落的居民的生活用水都是自己上山找水源,再自行接管。一遇颱風或豪雨,往往沖斷水管,導致不能供水。或者水質渾濁,不堪飲用。

 

在組合屋湧入很多賑災物資,而惹得原部落的人議論紛紛、甚至憤恨不平之際。200011日一大清早,組合屋居民發現水管被切斷。水,生活物資的爭奪,使得大家嫌隙更深,原本緊密的親族關係產生變化,最後竟導致水源管理人吳金寶因分配水源的問題而氣死。

 

組合屋團隊在地震後半年成立部落學苑,期待透過開設產銷班、農業班,為大家找出路。不過外界壓力不斷,後來不了了之,大家原本對重新調整產業結構、能夠在山上自給自足有期望的,卻只能紛紛到外地做小工。

 

組合屋居民原本就想回部落去的。但老人們,所在的舊村里系統,所組成的重建委員會,卻沒能納入中生代的聲音。2000914召開部落會議,原重建委員會代表吳主任與居民爭執,當場辭去主委。縣政府官員及地方人士,力邀瓦歷斯去慰留。瓦歷斯很為難地參加這場慰留大戲,對中生代而言,不改選、不納入中生代聲音的重建委員會又如何凝聚民心?慰留之後重建委員會內部會議上,瓦歷斯建議委員會重新改選,老人們不肯,只願意增加幾個名額給中生代。

 

組合屋聚落,搞得大家身心俱疲,組合屋居民頓失憑依,無以為繼,逐漸搬回原部落。部落裡還是長老說了算,宣告重建失敗。

 

雙崎部落因救災資源分配不均,而彼此產生嫌隙、衝突,甚至一度不相往來。這讓我想起台灣歷史上的分類械鬥。近10年來,一開始說械鬥、原漢矛盾被定位為族群衝突,後來連講到228,講到國家認同,也被歸為本質上是「族群衝突」(或省籍衝突)。但仔細看每一個事件的本質其實大不相同。

 

械鬥的本質是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大清帝國治台時,台灣等於無政府狀態,當時的政府也非現代的國家形式,無法有效分配社會資源,因此做田的只能靠自己之力來爭水源,由中國逃難到台灣的難民,原本就以同鄉為單位形成墾戶,爭水源等生存資源時,若只看表面,會以為是因語言、文化、原鄉不同而致的族群問題;但究其實是體制問題,是統治體制失效,民間如叢林般只能自組宋江陣、八家將自我防衛,形成弱肉強食的社會。

 

《部落之音》一片更讓我們了解這個事實,資源分配不均時,連同族都相爭了,更何況是不同族!我們不知道雙崎部落日後的發展,但可以肯定的是,「族」的概念是人類學家所區分的,對他們自身來說,是以部落為單位。若部落因地震後資源分配問題而因此而分裂成不同部落,時間一久,成為不同「族」,難道後代解釋這些歷史事件,也要把組合屋跟原部落這兩群人的紛爭,也解釋成族群衝突?

 

仔細回想,原住民同一部落,卻因信仰的基督教派不同而導致不相往來,或甚至分裂為另一個部落,究其實,也有可能是因為不同教派的母教會所能帶來的資源不同所致。

 

所謂的「械鬥」,若是區分的線是族群(ethnic group),是因為語言、文化的不同,那麼,我們如何說明所謂的閩、客鬥;漳、泉鬥中,又有漳州人聯合不同語言文化的客人來打同語言不同腔調的泉州人?況且泉、漳之間也互相打來打去的?又,這樣的械鬥到日本時代已不在,它又是為何消失?

 

再來看清國時代的歷次反抗,清國徵召義民(不一定每一次都是客人)鎮壓暴民。不去看體制的機能失效(分配資源或管理)造成人民反抗的這個主要矛盾點,而著重於義民與暴民的相殺,並把被統治階級反抗統治階級解釋為族群衝突(台灣本地人VS清國官),甚至義民與非義民也成了族群問題!

 

讓我們訝異的是2006的今天,雙崎部落還未能享用自來水,因民生基本物資的問題而引起紛爭跟衝突,這和幾百年前的台灣相比又進步多少?沒有效能的封建型政府結束了嗎?透過「改革」或「議會」能夠扭轉這種個體質?

 

另一個得關注的問題是,中生代在地震侵襲後,又面臨颱風侵襲,選擇暫別故鄉,卻被長老們指為放棄部落。中生代在接受新式教育之後,對於祖靈以及部落的觀念開始有了轉變,這讓我想起阿里山鄒族的朋友,祖母病危之時,在山下長大的他們一家,力主送往醫院急救,但山上長大的叔伯及堂兄弟們,卻說不用,坦然地面對死亡,認為老人去世只是以另一種形式陪伴在山林部落裡。

 

此片紀錄的年輕人他們是還要回部落的,若他們決定不再回部落,還可以說是「原住民」嗎?這牽涉到如何看待原住民自治的問題。

 

原住民自治,那麼自治區要畫在哪?不就是在山上的部落嗎?經濟不能獨立的話,要下山做小工,那樣的原住民自治除了「好名」外又有什麼實質意義?然而經濟不能獨立,部落主要經濟來源的的農業產銷通路無法建立、有機種植的可能性、長期眼光的觀光經營不建立,留在部落又如何可能?也是此片中更是一步步侵蝕伊甸園中彼此互信的基礎。

 

一部影片,讓我們看到台灣社會的縮影,也見證了百年來的歷史腳跡。

 

921大地震促進了2000年的中華民國體制下的政黨輪替,6年後的今天,執政黨除了本身的貪腐問題外,不管在各方面也都顯示不能有效運轉這個體制。

 

在這時刻,透過921系列的紀錄片,重新審視當初被質疑的國民黨,再來對照今天的民進黨應有助於凝聚大家的方向感。




1999921, 地牛翻身, 台灣發生百外年來ê大地動, 造成真大ê傷亡, 全景工作室tī1時間進入災區, 用鏡頭記錄災情koh追蹤日後ê重建狀況. 2004年出版1系列, lóng6ê作品. 其中, siāng出名--ê, 有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先生強力推薦ê《生命》, 雖然真chēsio-che去看, m̄-kohchún lí期待ùi記錄片--nihtio̍h koh-khah chē思考kap反省, 《生命》雖bóng提供「基本」ê關懷, m̄-koh深度明顯無夠. á beh hām ta̍k-ê分享--êchit ê系列ê另外1齣作品, 李中旺先生ê《部落之音》, 記錄原住民智識份子, tī政治經濟體制因為地動, sió-khóa開出chi̍t-kóa介入空間ê, tńg去部落組織1 ê『伊甸園』ê過程.

 

台中縣和平鄉ê雙崎部落, 921大地動了ē-sái講是真悽慘, 921 1禮拜了kohtú tio̍h風颱. Khah少年輩--ê (tī--nih號做中生代)主張先搬離開, 等風颱過chiah tńg去重建家園;老輩m̄án-ne, in堅持beh守到底, beh hām祖靈共存亡.

 

中生代ê領導者是sió-khóa有名氣ê原住民作家Walis kap Awu (2人當初時是ang-á-bó͘), 風颱暝chhōa族人撤退到中興營區, 了後族--nih ê牧師慷慨捐土地出來hō͘ ta̍k-ê起『伊甸園』組合厝. Walis是作家mā是國小老師, Awu bat有組織ê經驗, 起組合厝ê經費tōin寫企劃書募款來--ê.

 

原本中生代搬---, 已經引起長老無諒解. Chit-má koh用「雙崎部落」名義申請經費, hō͘老人koh-khah不滿. 長老擔任政府機制ē-kha ê重建委員會, the̍h bē-tio̍h救災物資, 對外界kan-ta關心組合厝真不滿. 雙方互相pàng-tiau, chhiàng, 互相無信任.

 

雙崎部落是水源保護區, 自來水公司以成本做理由, 無牽線路到hia, 無供應水道水hō͘部落, 水源地供應大眾水源, ka-tī soah無水thang? 雙崎部落khiā-ke ê生活用水lóngka-tī去山--nih chhōe水源, ka-tī接管. tú tio̍h風颱iah落雨, tiāⁿ-tiāⁿ chhiâng斷水管, tō水質siu, 無法度chia̍h.

 

chē救災物資入去組合厝, hō͘部落--nih議論紛紛. 2000年正月初1 chái, 組合厝ê人發現水管hông切斷. kap生活物資ê爭奪, hō͘ ta̍k-ê關係koh-khah bái, 原底ê親族關係產生變化, 演變到尾--á水源管理人吳金寶soah因為分配水源ê問題氣死.

 

組合厝團隊tī地動後半年成立部落學院, 期待透過開產銷班, 農業班, chhiâu-chhōe出路. M̄-koh外界壓力一直來, soah bú bē, ta̍k-ê原本對重新調整產業結構, ē-sái tī--nih ka-tīka-tī chia̍hǹg--ê, soah kan-taē-sái到外地做小工.

 

組合厝khiā-ke原本tōbeh tńg去部落. M̄-koh老人所掌握ê舊村里系統, 組成ê重建委員會, 無納入中生代ê. 2000914召開部落會議, 原重建委員會代表吳主任kap khiā-keoan-ke, 當場辭主委. 縣政府官員kap地方人士, ài Walis chò-hóe去慰留. Walis真為難來參加chit場慰留大戲, 對中生代來講, 無改選, 無納入中生代聲音ê重建委員會, beh án-chóa聚集民心? 吳主任接受慰留了, tī重建委員會內部會議, Walis koh再建議委員會重新改選, 老人m̄, kan-ta願意增加kúi ê名額hō͘中生代.

 

改革ê機會bē-subē-tio̍h--a, ta̍k-ê精神, 身體lóngthiám, 組合厝ê人無法tō͘ koh keng--, chi̍t-ê-á chi̍t-êtńg去部落. 部落--nih iáu是長老講話chún-sǹg, 重建宣佈失敗.

 

雙崎部落因為救災資源分配無公平, 互相生話, 產生衝突, 甚至有1段時間, 無愛來去. Che hō͘ góa想起台灣歷史上ê『分類械鬥』. 10年來, chi̍t開始『械鬥』, 原漢矛盾hông定位做族群衝突, --á連講tio̍h 228, tio̍h國家認同, mā hông歸做本質上是「族群衝突」(iah是省籍衝突). M̄-koh詳細kā, 1 chân事件ê本質其實無siá kâng.

 

『械鬥』ê本質是資源分配不公! 大清帝國統治台灣ê, 台灣等於無政府狀態, hit-chūn ê政府mā m̄是現代國家ê形式, 無法tō͘有效分配社會資源, m̄-chiah choh--ê tio̍hka-tī ê khùi力來che水源, ùi中國走路到台灣ê難民, 原本tō以同鄉做單位形成墾戶, che水源koh chi̍t-kóa生存資源, kan-ta看表面, ē kioh是『械鬥』是因為語言, 文化, 原鄉 無kâng造成ê族群問題; 其實是體制問題, 是統治體制失效, 變做「siáng拳頭母大khian, siáng講話tō大聲」ê社會, m̄-chiah hit-chūn tī1 ê庄頭組宋江陣, 八家將自我防衛.

 

《部落之音》hō͘ lán koh-khah了解chit ê事實, 資源分配不公ê, kāngto sio-che--a, 更何況是無kāng! M̄雙崎部落以後ē án-chóa發展, m̄-koh ē-sái肯定--ê,「族」ê概念是人類學家定義--ê, in ka-tī來講, 是以部落做單位. chún部落因為地動了, 資源分配ê問題分裂做無kāng部落, 時間久--, chiâ做無kāng「族」, kám講後代解說chit-kóa歷史事件, mā beh kā組合厝kap原部落chit 2 tīnê紛爭, 解說做族群衝突?

 

詳細kā, 原底kāng 1 ê部落, soah因為信仰ê基督教派無kâng, --á甚至互相無來去, 甚至分裂做另外1 ê部落, mā有可能是因為無kāng教派ê母教會chah--ê資源無kâng所引起.

 

所謂ê『械鬥』, chún區分ê線是族群(ethnic group), 是因為語言, 文化êkâng, án-ne beh án-chóa說明所謂ê閩客鬥; 漳泉鬥--nih, koh有漳州人聯合無kāng語言文化ê客人, phah kāng語言無kāng腔口ê泉州人? Koh再講, , mā是互相phahphah? Chit款『械鬥』到日本時代tō---a, án-chóa?

 

Koh來看清國時代ê反抗, 清國徵召義民(無一定每1 kái lóng是客人)鎮壓暴民. 無去看體制ê機能失效(分配資源iah管理)是造chiâ人民反抗ê主要矛盾點, kā重點khǹg tī義民kap暴民ê相殺, 而且kā被統治階級反抗統治階級解說做族群衝突(台灣本地人VS清國官), 甚至義民kap非義民mā變做族群問題!?

 

Lán khah意外--ê2006 êá, 雙崎部落iáu無法tō͘用水道水, 因為民生基本物資來引起紛爭kap衝突, che hām kúi百年前ê台灣siokoh進步jōa chē? 無效能ê封建型政府kám結束--a? 透過「改革」iah「議會」kám ē-tàng扭轉chit種體質?

 

另外1 ê值得關注ê問題是, 中生代tī地動了後, 選擇暫時離開chiah tńg去重建, soah hō͘長老講是放棄部落. 中生代接受新式教育, 對祖靈kap部落ê觀念開始轉變, che hō͘ góa想起阿里山Tso ê朋友, a-má beh過身ê, in chi̍t-ke-hóe tīkhahàn, 主張kā a-má送去病院急救, m̄-koh tī山頂大hàn ê叔伯, soahm̄, 平靜面對死亡, 認為老人過身只是以另外1種形式陪伴tī山林部落--nih.

 

記錄片--nih ê中生代in終其尾是beh tńg部落--ê, chún in決定無beh koh tńg去部落, kám koh ē-sái講是「原住民」? Che牽涉tio̍h án-chóa看待原住民自治ê問題.

 

原住民自治, án-ne自治區behtī toh? Kám m̄是山--nih ê部落? Tī山頂無法tō͘ ka-tīka-tī chia̍h, tio̍h落來山kha做小工, chit款原住民自治, 除起「好名」以外, kohsiá-mih實質意義? 經濟bē-tàng獨立, 部落主要經濟來源ê農業產銷通路無thang建立, 有機種choh ê可能性看bē-tio̍h, 長期眼光ê觀光經營oh建立, tī部落beh án-chóa有可能?

 

1齣記錄片, lántio̍h台灣政治經濟結構ê縮影, mā見證百外年來ê歷史腳jiah.

 

921大地動, 國民黨ê處理無妥當, 引爆人民50冬來ê憤怒, 促進2000年中華民國體制ē-kha ê政黨輪替, 6年後, 民進黨除起本身ê清廉問題外, m̄tī各方面mā lóng顯示無法tō͘有效運轉chit ê體制. Tī chit êchūn, 透過921系列ê記錄片, 重新看kui-ê結構面ê問題, koh來對照今á日民進黨ê處境, 應該對日後人民運動再起有真大幫chān.

 

──TGB通訊》84(2006/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台灣組合 的頭像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