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10多年沒去過高雄了,前兩天住在新竹的朋友邀我去他的故鄉A公店遊玩。

 

第一天,在橋頭糖廠裡,走在樟樹的樹香下,我看到孩提時代,我家旁一邊是磚頭牆壁,一邊是樹林的那條安靜的小路。橋頭糖廠裡的日本宿舍大部份都荒蕪了,聽朋友說因為捷運做到糖廠裡,所以一些宿舍與老樹都不見了。台灣過去確實存在過的文化,怎麼會不知珍惜呢?實在令人唏噓......

 

第二天去西子灣看英國商人興建的古早英國領事館,之後便坐著渡輪去旗津。來到旗津碼頭邊看到一台車,車身寫著中天SNG,整個心情卻厭惡起來。走到媽祖廟又看到廟前吊掛一條大大的紅布條,上面寫著大大字的「歡迎馬主席蒞臨」,喇叭一直大聲播放,要香客站在廟前大家來歡迎馬英九。朋友說7月時仔看到鬼。整條街全是歡頭喜面的奴才。遠遠的街尾有兩支黑紅大旗慢慢地移動,看來這隻狗不是要造神,是已經做神了。我卻被這些奴才氣得說不出話來。原本打算用右手比中指來歡迎這隻「神犬」,不過卻被朋友拉去海邊散步。

 

到了海邊遇到6位身穿印第安服裝,頭掛一整排老鷹毛,用印第安樂器演奏,來自玻利維亞的街頭藝人團。聽到他們悲涼苦悶的音樂,我和朋友談到白人霸權對印第安的壓迫史。朋友最後說:至少,他們還知道敵人是誰。是啊,我今天就好像看到一群身穿印第安服裝,頭掛一整排老鷹毛的印第安奴才,列隊歡迎白人入侵者,在60年的壓迫與剝削後。




已經10外冬m̄-bta去高雄--a, 2tòa tī新竹ê朋友招góai ê故鄉A公店chhit-thô.

 

1, tīá頭糖廠內底, tī leh phang-phang êá ē-kha, góatio̍hgín-á ê, góan厝邊--á 1 pêng是磚á, 1 pêng是樹林á ê hitchiok安靜ê細條路. á頭糖廠內底ê日本宿舍大部份lóng hng---a, 聽朋友講因為捷運做到糖廠內, 所以chi̍t-kóa宿舍kapchângá lóng---a. 台灣過去確實存在--ê文化, nah ē m̄ài寶惜? 實在hō͘人感覺真hi-bî......

 

2工去西á灣看英國seng-lí人起ê古早英國領事館, 了後坐渡輪去旗津. 來到旗津碼頭邊看tio̍h 1台車, 車身寫中天SNG, kui ê心情soah來起ak-chak. 行到媽祖廟又kohtio̍há頭前吊1條大大ê紅布條, 頂頭寫kah真大字『歡迎馬主席蒞臨』, lah-pah一直大聲放送, ài香客khiā tī廟前tak-ê來歡迎馬英káu. 朋友講7月時átio̍h. Kui條街á全是歡頭喜面ê奴才. Tī hn̄g-hn̄g êá尾有2支烏紅大旗ta̍uh-ta̍uh-á teh sóa tín, --chit隻狗m̄beh造神, 是已經做神--loh. Góahō͘ chiah-ê奴才gêng kah bē講話. 本底按算beh用正手比中cháiⁿ來歡迎chit隻『神犬』, m̄-koh soah hō͘朋友khiú去海邊á散步.

 

海邊á tn̄g tio̍h 6 ê chhēng Indianá, 頭殼掛kuibā-hio̍h, Indian樂器演奏, ùi Boliviaê街頭藝人團. tio̍h in悲涼苦悶ê音樂, góa kap朋友káng tio̍h白人霸權對Indian ê壓迫史. 朋友最後講: siōng, in iáu kohiáⁿ敵人是siáⁿ. --a, góaá親像看tio̍h 1 tīn身軀chhēng Indianá, 頭殼掛kuibā-hio̍hê Indian奴才, 列隊歡迎白人入侵者, tī 60ê壓迫kap剝削了後.

 

──TGB通訊》84(2006/9)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