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言:

1994年離我們不遠,只不過12年前,但在這不是很久遠的人類所處的「文明」時代,卻出現了盧安達種族大屠殺的駭人事件。紀錄片《與魔鬼握手》(Shake Hands with the Devil)、電影《盧安達飯店》(Hotel Rwanda),及一本書《大崩壞:人類社會的明天》(Collapse: How Societies Choose to Fail or Succeed),皆提及盧安達種族大屠殺為主題的相關資料報導分析,揭露了血淋淋的歷史悲劇在東非上場的實景。

 

從這一個歷史慘劇來反觀台灣的族群問題,台灣人一直在維持表面的和諧,而不是直接面對及承認存在嚴重的族群問題。族群問題一直是當今台灣社會的敏感問題,沒有對話的基礎以及直接的面對,其實台灣一直是種閃躲的及扭曲的態度來面對族群間的矛盾與種種不平等待遇,以及過去族群間的歷史糾葛。就如台灣的獨立問題一樣,不願面對真實的境況,台灣人如何面對島內的民族矛盾呢?台灣人如何做歷史的清算?如何面對種族的仇恨與對立呢?盧安達的例子誰能保證不會在台灣上演呢?(囂張的中國人與台奸被台灣人屠殺,中國人繼續囂張吧!看他們能大聲到幾時呢?盧安達的例子不遠。)

 

從盧安達的例子,我們看到幾個意義:

1.殖民者有計畫的族群分化,便於統治的技倆,如比利時殖民時期。

2.少數族群統治多數族群的不正常狀況,少數族群控制掌握多數族群的資源。少數族群如果不知反省,成為顧人怨的族群,還一味囂張的嘴臉站在多數族群的頭上收刮、剝削,佔盡便宜,那最後也難免被反抗被屠殺的下場。

3.被統治者被殖民者變成統治殖民階級的劊子手、墊腳石。

4.別寄望國際社會主持正義。國際社會的介入與否,只有各自國家利益至上為唯一的考量。國際社會是現實無情,更別寄望軟弱的聯合國維和部隊。強國本來就是為所欲為,弱國只被迫接受,國際社會只有選擇性的道德正義。

 

. 歷史背景:

盧安達境內二大族群:胡圖族(Hutu,佔85%)與圖西族(Tutsi,佔15%)。胡圖族專事農業,圖西族為游牧;二族使用共同語言;外表上胡圖族較矮較黑,圖西族較高較白,不過由於通婚的關係,有時也是很難一眼區分差別。


1897盧安達成為德國的殖民地。

1916一次大戰後由比利時暫管。期間由於圖西族較受比利時人的青睞,從歐洲人的觀點,圖西族較接近歐洲人的血統,所以就以較少數的圖西族人間接統治起多數胡圖族人。比利時統治期間開始嚴格區分身分,身分證件開始註明種族別。

1962盧安達獨立,圖西族人繼承短暫的統治權。

1963胡圖族開始反抗,終於出頭天取得政權。此後胡圖族開始對圖西族人展開報復,流亡在外的圖西族人也不時回來展開報復,期間的種族衝突不斷,當局也放任殺來殺去。【註:鄰國的蒲隆地(Burundi),胡圖族長期被圖西族人統治,胡圖族人在蒲隆地被屠殺,看在盧安達的胡圖族眼裡,對圖西族人更是芒刺在背,恐懼不安。】

1973胡圖將軍哈比亞瑞馬那(Habyarimana)軍事政變上台,較寬容圖西族,盧安達過了較平靜的15個年頭(1973~1983)

1989咖啡茶葉價格大跌,加上世界銀行緊縮銀根,以及南部發生旱災,對盧安達經濟造成極大衝擊。

1990圖西族反抗軍向盧安達逼近,哈比亞瑞馬那藉機整肅異己,屠殺圖西族人。

1993哈比亞瑞馬那與圖西族反抗軍在坦尚尼亞簽署〈停戰和平協議〉,共組臨時政府。但胡圖政府內部的強硬派還是積極訓練自己的民兵,進口武器,準備徹底消滅圖西族人。


. 導火線:

199446日,盧安達胡圖族總統哈比亞瑞馬那所搭乘的飛機在機場降落時被射擊炸燬,機上所有人員全部死亡。此一事件成為盧安達動盪不安已久的社會狀態,投下一直接的超級炸彈。而所有內部外部的矛盾問題,在統治菁英階級的有心操縱下,統治階級各派系山頭為鞏固自己的權利與利益,以種族之名藉力使力,清楚異己,所引發的大屠殺。

 

. 百日大屠殺(1994.4.6~1994.7.18)

大屠殺由胡圖族強硬派動員,由胡圖族的民兵(由平民組成)執行。然而聯合國、法國、美國卻都袖手旁觀,聯合國留下來的維和部隊也孤立無援。加拿大籍的維和部隊General Romeo Dallaire痛心的指出:「聯合國可以介入南斯拉夫的內戰所引發的大屠殺,因為他們是白人,卻不願插手盧安達,原因是他們是黑人,他們人很多,是部落間有史以來經常性的衝突。」國際社會的觀望態度,使百日內(4/6~7/18)就有80萬的圖西族人遭到屠殺,近圖西族人在盧安達境內人口的3/4及總人口數的11%

 

. 結局:

盧安達愛國陣線(Rwandan Patriotic Front,過去流亡烏干達[Uganda]的圖西族流亡難民組成的軍事組織)反攻盧安達,憑著武力優勢及嚴明紀律,迅速的「收復」盧安達,建立新政府,倡「大和解」。過去流亡到鄰近國家的75萬盧安達人(多為圖西族人)回到盧安達,同時卻有200萬的胡圖族人逃亡到剛果(Congo)及塔尚尼亞(Tanzania)。盧安達境內的族群勢力重新洗牌,但所埋下的種族仇恨有和解消失的一天嗎?

 

──TGB通訊》84(2006/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台灣組合 的頭像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