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來,台灣好像時空錯亂,過去威權和特權分贓體制的既得利益者,現在似乎是民主、法治的維護者,是道德與進步的代言人;過去反抗不義體制的運動群眾,現在卻好像是時代的「反動者」。過去我們以為用選舉和民主化,就能夠將中華民國轉型成「正常化國家」,時代的不幸和錯亂也將得以扳正,結果我們心底50多年的怨氣不但無從消解,鬱悶卻得繼續往肚子裡吞。

 

為什麼我們得繼續吞忍?為什麼我們只能眼睜睜地任由舊體制的權力者教訓我們?坦白說,我們強調的「民主運動」,從頭到尾就是錯誤一場!

 

自日本時代的士紳派、黨外到民進黨為主軸的反對運動,都不是要瓦解外來體制,只是在爭取台灣人於外來體制裡的參政權。階級平等和獨立建國的訴求,也只是短期間的政治口號,號召的群眾只是各政治勢力動員以維護既得利益的工具。

 

我們看看國民黨佔台灣後,到處拆日本神社,忠烈祠就建在原本神社的地基上。他們統治台灣也是如此,將日本於台灣的痕跡全面清除,實際上卻接收日本對台灣的統治基礎。依附日本統治者以控制和剝削台灣人的台奸買辦,在蔣政權時代,仍舊是新「頭家」最忠誠的「管家」,繼續啃食新頭家犒賞的甜頭。

 

台派政治、運動頭人喊著「台灣人出頭天」,卻如忠烈祠般,他們沒有要拆忠烈祠,只想將台灣的神主牌也擺進去;又如跑路政權將日本台灣總督府的招牌,換成中華民國總統府,台派只想換另外一塊招牌,其他一切照舊,不義同樣照舊!

 

2000年後的陳水扁政權,是繼承蔣父子及李登輝的統治,所謂「本土政權」是建立在中華民國延續50年來的不義基礎上,所以18%、財團特權、地方派系的資源分配乃至社會發言權的掌握,沒有一項能夠取消,差別只在於現在台灣人總算有權上賭桌了!台派頭人嘴裡喊著「本土政權」,卻從不敢妄想清算歷史,也從未妄想撼動中華民國的統治基礎、資源分贓與價值標準,因為一旦中華民國崩解,他們的權威、地位、利益資源及發言權,將成為一場空。

 

對台灣人而言,只要能贏,只要分得到利益,只要khi-mou-chih giang,什麼是非都不必堅持,標準可以隨時為了目的而調整,原則也可以隨時放棄。

 

就是不談是非標準,因而不必否定中華民國體制。1949年後跑路來台灣至今的中華民國,無論它是否為獨立的政治體,無論它是否民主化,都是壓迫、剝削台灣人的外來政權!

 

如果不必否定中華民國,掌握現實的權勢就是老大!所謂的「反對運動」,50多年來一直懇求外來體制接受台灣,不但不向依附國民黨的台奸買辦吐口水,反而期待著他們來肯定並接收我們反抗的累積,因此,我們還在感謝蔣經國的「本土化」,我們也還緊抱李登輝大腿,因為他是中華民國體制內最有權勢的台灣人,現在我們衷心地期盼王金平站過來「本土」這邊,擔任我們的新老大。

 

不敢鄙視依附體制的投機者,就不敢否定外來體制的權力者,台派運動幻想能夠承接國民黨的統治,改變的只是將外來體制的外殼換成台灣,根本不曾要將扭曲台灣人的中華民國拆解,他們要求大家繼續服從中華民國的價值標準,繼續崇拜中華民國的權力者,繼續遵守中華民國的規則,也繼續維護這個統治基礎與利益分贓體制。

 

台灣人支持的反對運動頭人,50多年來都在懇求外來體制的接納,不是要消滅不義;不曾要否定外來體制的「民主化」和「本土化」,是將中華民國的不義合法化,是在繼續維護體制的既得利益結構!

 

藍綠或統獨的鬥爭,不是台灣人與統治階級的鬥爭,也不是被壓迫階級與既得利益集團的鬥爭,而是擠進體制的台灣頭人,動員被壓迫台灣人來替他們搶佔地盤以分食利益!

 

無論過去在爭取言論自由、組黨、總統直選,或是現在高喊的制憲、正名、本土化、國家正常化、台灣主體以及台灣加入聯合國,都走不出蔣經國「革新保台」的設限。50多年來,我們沒有要瓦解外來體制,反倒被政客頭人動員,去維護原本的既得利益體系,提供中華民國外來體制的「合法化」。至今,我們不僅未能「出頭天」,既得利益者繼續吸吮我們的血汗,繼續踐踏我們的尊嚴,我們卻只能將憤慨默默地往肚子裡吞!

 

台灣人運動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就是台灣人不敢堅持是非,不敢否定中華民國外來體制!




Chit kúi年來, 台灣像時空錯亂, 過去威權kap特權分贓體制ê既得利益者, chit-má bē-su是民主, 法治ê維護者, 是道德kap進步ê代言人; 過去反抗不義體制ê運動群眾, chit-má soah ká-ná是時代ê「反動者」. 過去lán kioh是用選舉kap民主化, tō ē-sái kā中華民國轉型做「正常化國家」, 時代ê不幸hām錯亂tō ē得扳--tńg-, 結果lán心肝底50外冬ê怨氣m̄-tāⁿthangtháu, ut-chut soah繼續ài ǹg͘底吞--.

 

án-chóaⁿ lán ài繼續吞忍? án-chóaⁿ lán koh tio̍hchiu金金, 據在舊體制ê權力者kā lán教示? 坦白講, lán強調ê「民主運動」, 自頭到尾tō lóngm̄-tio̍h--ê!

 

Ùi日本時代ê士紳派, 黨外到民進黨做主線ê反對運動, lóng m̄beh kā外來體制chhia ián, kan-taⁿteh爭取台灣人外來體制內底ê參政權. 階級平等hām獨立建國ê訴求, mā kan-taⁿ是暫時ê政治口號, 呼召---ê群眾是各政治勢力動員來維護既得利益ê工具niâ.

 

Lán看國民黨佔台灣了, sì-kè thiah日本神社, tī舊底神社ê地基頂kôan, kā忠烈祠chhāi---. In統治台灣oan-nāán-ne, kā日本台灣êjiah全面, 實際上soah接收日本對台灣ê統治基礎. Óa附日本統治者來teh控制kap剝削台灣人ê台奸買辦, tī蔣政權時代, 猶原是新「頭家」siōng忠心ê「管家」, 繼續chhńg新頭家pun hō͘ in ê利頭.

 

台派政治kap運動頭人teh hoah ê「台灣人出頭天」, tō ká-ná忠烈祠kāng, inbeh kā忠烈祠khà, kan-taⁿbeh kā台灣ê神主牌á chhāi---niâ; koh ká-ná走路政權日本台灣總督府ê khan-páng, 換做中華民國總統府, 台派kan-taⁿ beh換另外1 tè khan-páng, 其他一切照常, 不義oan-nā照常!

 

2000年了後ê陳水扁政權, 是繼承蔣pē-kiáⁿ kap李登輝ê統治, 所謂「本土政權」是建立中華民國延續50冬來ê不義基礎, m̄-chiah 18%, 財團特權, 地方派系ê資源分配iah是社會發言權ê掌握, 1ē-sái取消, 差別是chit-má台灣人有權入chitkiáuchham in po̍ah niâ! 台派頭人嘴--nih hoah「本土政權」, soah oan-nā m̄敢清算歷史, oan-nā無想beh對抗中華民國ê統治基礎, 資源分贓kap價值標準, 因為中華民國若崩--, in ê權威, 地位, 利益資源kap發言權, tō lóng nó͘-sut--a.

 

對台灣人來講, ē-tàng, pun有利益, khí-mo͘-chih ē giang, siáⁿ-mih是非lóng m̄免堅持, 標準隨時為tio̍h目的來調整, 原則mā ē-tàng隨時放棄.

 

是無beh堅持是非標準, chiah m̄免否定中華民國體制. 1949年以後走路來台灣到taⁿ ê中華民國, 無論in kám是獨立ê政治體, 無論in kám有民主化, lóngchau-that剝削台灣人ê外來政權!

 

若無beh否定中華民國, 拳頭母大khian--ê講話tō khah大聲! 所謂ê「反對運動」, 50外冬來一直teh懇求外來體制接受台灣, m̄-tāⁿkā óa附國民黨的台奸買辦phùinōa, 顛倒期待in來肯定kap接收lán反抗ê累積, tōán-ne, lán iáu teh感謝蔣經國ê「本土化」, lán mā iáu koh kā李登輝ê大腿mo͘h tiâu-tiâu, 因為i是中華民國體制siōng有權勢ê台灣人, chit-má lán tio̍h ǹg望王金平khiā過來「本土」chit-pêng, lán ê新管家.

 

beh phìⁿ-siùⁿ óa附體制ê投機者, tō m̄敢否定外來體制ê權力者, 台派運動siàubeh承接國民黨ê統治, kan-taⁿbeh kā外來體制ê外殼換做台灣niâ, 根本m̄-bat beh kā chau-that台灣人ê中華民國thiah, inlán繼續服從中華民國ê價值標準, 繼續崇拜中華民國ê權力者, 繼續遵守中華民國ê規則, mā繼續維護chit ê統治基礎hām利益分配體制.

 

台灣人支持ê反對運動頭人, 50外冬來lóngteh求外來體制ê接納, m̄beh消滅不義; beh否定外來體制ê「民主化」kap「本土化」, teh kā中華民國ê不義合法化, teh繼續維護體制ê既得利益體系!

 

藍綠iah是統獨ê鬥爭, m̄是台灣人kap統治階級ê鬥爭, mā m̄是被壓迫階級kap既得利益集團ê鬥爭, chiⁿ入去體制ê台灣頭人, 動員被壓迫台灣人來替in teh搶地盤pun利益!

 

無論過去teh爭取言論自由, 組黨, 總統直選, iahchit-má teh hoah beh制憲, 正名, 本土化, 國家正常化, 台灣主體kap台灣加入聯合國, lóng hāⁿ bē出蔣經國「革新保台」êá. 50外冬來, lánbeh kā外來體制thiah, 顛倒hō͘政客頭人動員, teh維護本底ê既得利益體系, 提供中華民國外來體制ê「合法化」. taⁿ, lán m̄-tāⁿthang「出頭天」, 既得利益者繼續suh lán ê血汗, 繼續kā lán thún-ta̍h, lán soah kan-taⁿ ē-tàng kā ut-chut tiām-tiām吞落腹͘!

 

台灣人運動到底出siáⁿ-mih問題? Tō是台灣人m̄敢堅持是非, m̄敢否定中華民國外來體制!

 

──TGB通訊》85(2006/10)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