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歐洲,今年年假回台灣,因事忙只待了兩個禮拜,幾乎都和家人在一起,沒什麼出外踏青,只幾次稍出遠門,蔣介石的銅像就陰魂不散地和我會面三次。一次在台中教育大學的校園,一次在台中公園,另外一次在中壢火車站的正對面。每一次心都很痛。尤其是還看到來往行人,特別是那些年輕美麗、充滿朝氣的臉孔,和那銅像的表徵實在不搭,實在是對美的褻瀆!深覺歐洲這兒到處看得到的狗屎都沒獨裁者的銅像醜陋!

 

2005年的11月,西班牙獨裁者Franco去世30年那一天,此間新聞介紹了他在Castilla(卡斯提爾)省區的紀念館和銅像,並訪問其朝拜者,他們說:「如果沒有將軍大人,我們早就被共產黨統治了,好吧,我們是法西斯,我們承認……!」這些人鐵定是極右派的信徒,少數極端份子在民主國家是正常現象。但我不會忘新聞記者最後的評斷是:「西班牙是世界上還可以允許將獨裁者的銅像設立在公共場所的唯一一個民主國家吧!」我感慨的自問,台灣呢?泛藍中很多人明明是明顯的大右派,還一堆知識份子戴著左派的滑稽帽子,他們敢誠實說自己是極右派、法西斯嗎?最重要的是,台灣到底是不是民主國家?

 

當讀到這則拆銅像的新聞,以為是陳總統繼終統後的又一記好球,心想時間終於到了吧,不止拆軍校的,該全面拆,該還給人民新鮮健康空氣的時候了,沒想到不是,很失望。我竟然忘記他去年還去獨裁者後代徐乃錦的靈堂上香哪,這事我無論如何百思不解。一個自稱民主國家的公民,是不能容忍獨裁圖騰的無所不在的,不是嗎?不能容忍卻被容忍了……。唉!我漸漸不再期待陳總統到底能作什麼,不想知道他的困難到底在哪裡。基本上我不認為他有心。而有怎樣的人民就有怎樣的國家,不應該什麼果的因都推給泛藍,也該問問自己到底在容忍什麼。

 

記得回家那天,當飛機開始下降時,電影節目都撥完了,螢幕傳來台灣幾個大城市的旅遊簡介。而台北,出現的照片竟是中正紀念堂,英文詳細介紹著蔣介石的一生,當然包括他在台灣總統當到死,而沒有任何批判。天啊!這是我搭的長榮巴黎飛桃園的飛機。(中文無此簡介,我猜長榮不敢。)我羞恥地偷看機上的外國乘客,希望他們的眼睛都暫時失明,因為只要他們懂一點台灣歷史,會以為即將著陸的是崇拜獨裁者的國家啊!不不不!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然而,就算他們真的什麼都沒看到,他們將要抵達的國際機場就叫蔣介石,機票早就這麼寫了啊!我真是笨蛋一個!

  

──TGB通訊》94(2007/7)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