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選舉的勝利或失敗,就代表台灣進步力量的勝利或失敗嗎?民進黨代表著什麼樣的社會力量?

 

相對於中國國民黨,民進黨當然得到比較多社會進步力量的投射、期待與支持,但民進黨並不直接等同於社會進步力量。

 

民進黨包含著什麼樣的社會力量/勢力呢?有長期不滿國民黨統治的民間力量;有原不滿國民黨、爭取「高度自治」層次的民主、自由的「反對運動」份子;有各社運領域出身的「政治工作者」;有招降納叛、帶槍投靠的原國民黨地方派系或公職;有被民進黨爭取來的樁腳,大概不出原國民黨掌握的農會、漁會、宗親會、水利會、公會、社會團體等模式;有企求安定現狀的中產階級;有兩邊押注的優勢階級;當然也有社會自主進步的力量。

 

是社會自主進步的力量主導著民進黨的發展?當然不是!也就是說,民進黨內部不是各社會自主進步力量的競逐,反而是社會自主進步力量必須與上述其他各種力量競逐,甚至是被壓制或從屬著。社運出身者要獲提名參選公職或黨職,必須依附派系,同時也必須自社運的思考「轉型」為「政治工作者」的人脈經營,認同、接受現狀與現實。如以勞工運動代表自居者成為立委後,隨即表示要轉型為「全民立委」;有著環保立委形象者,面對環保工作者的請願、溝通,聲稱他們也必須顧及業者的立場;台獨運動組織出身的立委,公開表示與原組織劃清界線或已互不隸屬……

 

各運動團體支持出來的政治代表,已跳離原本運動的思考與方向,但各運動團體仍將他們視為自己的「同志」,卻又必須向自己的「同志」政治遊說、請託甚至拜託。這些政治代表因為有著原運動所累積的資源才得以獲取政治參與,遇到問題或面對選舉,原運動團體的人脈、資源當然是他們的基盤,看來好像是各取所需或各自扮演不同角色。但實際的運作上,當然是政治工作者凌駕於運動工作者、運動團體,甚至是運動之上,運動對政治工作者、政治代表沒有任何反制的約束力,相反的,運動團體卻必須仰賴政治工作者、政治代表。

 

運動出身的政治工作者進入民進黨,也就是說「提著別人的人頭入黨」,並因此得以進入體制。但無論在遊戲規則與認知上,他們都是以個人的身份,而不是以「運動力量代表」的形式;他們不僅不是以社會各運動或各進步、自主力量的「代表」自居,反而變成「代理人」,運動只是支持他們進入權力競逐場的資源,個人當然大於群體,他們的進入體制,不代表著集體力量的參與。這裡提的社會力受制於政治力,是指這個面向的觀察。而這種趨勢的發展結果,正足以做為台灣運動經驗的徹底反省,包括運動與這個體制的關係。

 

為什麼會這樣?這必須另外討論。但最基本的是,台灣社會進步力量是自己將power交出給那些人,並以「分工說」迴避了運動該面對的課題,社會進步力量沒有形成有效的集體力量,台灣社會進步力量只是成為一個一個的團體,沒有成為「組織」,沒有產生社會力指揮政治力的思考與運作,更沒有挑戰體制的思想!

 

民進黨不過是「選舉公司」,不是思想的競逐場,是各路各派人馬的角力場,拳頭母較大粒講話就大聲,資源、權位、勢力、選票優先於任何思想、理念、信念,後者必須服從並服務前者。反體制的台灣人運動「轉型」成鞏固體制、為體制合法化,這就是「選舉至上」以及「民進選舉公司」的功勞!當然,這更是「蔣經國學校」的勝利!

 

不是中華民國「台灣化」,而是台灣「中華民國化」!




民進黨選舉選贏iah選輸, kám tō代表台灣進步力量贏iah? 民進黨代表siá-mihê社會力量?

 

Kap中國國民黨sio比較, 民進黨當然得tio̍h khah chē社會進步力量ê期待kap支持, m̄-koh án-ne kám tōē-tàng講民進黨是代表社會進步力量ê政治力?

 

民進黨內底包括siá-mih款社會力? 有長期不滿國民黨統治ê民間力量; 有不滿國民黨ê政治壟斷, kut-la̍t teh爭取「高度自治」ê「反對運動者」; 有無kāng社運出身ê「政治工作者」; 有西瓜óapêng ê國民黨地方派系iah公職; 有民進黨爭取---ê thiāu-á-kha, 差不多是本底國民黨掌握ê農會, 漁會, 宗親會, 水利會, 公會hām社會團體chiah-ê系統; ǹg望安定, 維持現狀ê中產階級; 2 pêng teh-tù ê優勢階級; 當然mā有社會自主進步ê力量.

 

Kám是社會自主進步ê力量teh主導民進黨ê發展? 當然無可能! 民進黨內部m̄是各派社會自主進步力量teh競爭, 社會自主進步力量顛倒tio̍h kap hiah-ê政治iah地方勢力競爭, 甚至受tio̍h壓制.社運出身--êbeh爭取參選公職iah參與黨職, tio̍h-ài óa附派系, mā ài kā原底社運ê思考,「轉型」做「政治工作者」ê人脈經營模式, koh tio̍h認同現狀, 接受現實. 像講勞工運動代表chiâ做立委了後, sûi表示beh轉型做「全民立委」; 面對環保工作者chhōe in請願kap溝通, 有「環保立委」形象--ê soahin mā tio̍h顧慮業者ê立場; 台獨運動組織出--ê立委, 公開表示kap原組織劃清界線......

 

運動團體支持出--ê政治代表, tō跳脫出運動ê思考kap方向, m̄-koh原底ê運動團體iû-gôan kā in當做是ka-tī, soah koh tio̍hkā ka-tī ê「同志」政治遊說兼拜託. Chiah-ê政治代表若無本底運動累積ê資源, kámthangtio̍h政治參與ê機會? Tú-tio̍h問題iah是面對選舉, 運動團體ê人脈hām資源當然是in ê基盤, --in kap運動團體像是teh扮演無kāng角色, 互相配合. M̄-koh tī實際ê運作, 當然是政治工作者khiā phēng運動工作者hām運動團體khah kôan, 運動對政治工作者, hiah-ê所謂ê政治代表, 根本無反制ê約束力, 顛倒péng, 運動團體soah tio̍h看政治工作者kap政治代表ê目色.

 

運動出身ê政治工作者入民進黨, ē-sái講是「kōa別人ê人頭入黨」, mā án-ne chiah thang進入體制. M̄-koh無論就hiah-ê規則kap認知來講, in lóng是用個人身份, m̄是用「運動力量代表」ê角色入---ê; in m̄-tā無認為ka-tī是社會運動iah是進步自主力量ê「代表」, koh kā ka-tī看做是「代理人」, 運動kan-ta是支持in入去權力場ê資源, 個人當然比團體khah, in入去體制, 實際上無代表集體力量去參與. Chit款趨勢發展ê結果, tú-tú ē-tàng chiâ做台灣運動經驗ê徹底反省, 包括運動hām chit-ê體制ê關係..

 

án-chóaⁿ ē án-ne? Che tio̍h-ài koh另外討論. M̄-koh siōng基本--ê, 台灣社會進步力量kā權力交hō͘ hiah-ê, chiah koh用「分工論」來閃避運動ài嚴肅面對ê問題, 社會進步力量無形成有效ê集體力量, 台灣社會進步力量1 ê 1 ê團體, chiâ做「組織」, 無產生社會力指揮政治力ê思考kap運作, koh-khah無挑戰體制ê思想!

 

民進黨tō kan-ta是「選舉公司」, m̄是思想ê競爭場, 是各派人馬ê kà力場, 拳頭母khahkhian講話tō大聲, 資源, 權位, 勢力kap選票ê考慮, phēng siá-mih óa-ko思想, 理念kap信念khah要緊, 理念tio̍h服從權力. 反體制ê台灣人運動「轉型」teh鞏固體制, 替體制合法化, che tō是「選舉優先」kap「民進選舉公司」ê功勞! 當然, che koh-khah是「蔣經國學校」ê大勝利!

 

M̄是中華民國「台灣化」, 是台灣「中華民國化」!

 

──TGB通訊》99(2007/12)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