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約200萬的科索沃(Kosovo),是擁有1,000萬人口的塞爾維亞共和國境內的一個自治省。科索沃200萬人口中,阿爾巴尼亞裔占92%、塞爾維亞裔占5.3%,其餘為斯拉夫裔回教徒、羅馬裔、土耳其裔(2007)2006GDP1,400美元。

 

多數科索沃人以阿爾巴尼亞語為日常生活用語,但根據塞爾維亞共和國法律規定,政府單位及公家部門必須使用塞爾維亞語。無法流暢使用塞爾維亞語則無法找到好工作,政治行政職位幾乎由塞爾維亞裔獨占。科索沃省的經濟水準在塞爾維亞國內屬最差省份。阿爾巴尼亞裔在經濟、文化、政治各方面始終遭受壓迫。

 

對暴力容忍

非暴力運動忽視的「國際社會」

1987年起,遭受壓迫的阿爾巴尼亞裔提出「使用阿爾巴尼亞語教學」、「停止科索沃公務員任用優先採用塞爾維亞裔政策」等訴求,但是這些訴求不但沒有得到回應還被執政當局貼上「獨立運動」標籤,遭到軍警強力鎮壓。1989年,塞爾維亞減弱了科索沃的自治權。對此,科索沃對塞爾維亞長久的不滿終於爆發開來,但是他們一開始並非採取暴力手段加以對抗,而是派遣專人到挪威學習非暴力組織運動。199072日,阿爾巴尼亞裔人民組織秘密議會、選任總統、發表獨立宣言,建立科索沃共和國,在沒有大學的科索沃設立大學,並在阿爾巴尼亞設置大使館。這一切的努力是向國際社會做出宣告:一旦科索沃的獨立得到國際社會的承認,科索沃政府便能夠立即運作。

 

19909月,塞爾維亞共和國再次修改憲法,解散科索沃自治省政府及議會,大幅剝奪科索沃省自治權。19919月,科索沃共和國舉辦秘密獨立公民投票,有87%居民參加公投,公投結果99%贊成獨立。塞爾維亞方面對科索沃的獨立宣言及公民投票皆不予承認,並且將大批軍隊送入科索沃以鎮壓抗議及遊行,強制關閉所有教授阿爾巴尼亞語的大學及相關研究單位。學校內被規定只能使用塞爾維亞語教學,這使得學生們只能偷偷聚集民宅,以阿爾巴尼亞語繼續學業。多數缺乏確切證據的阿爾巴尼亞人遭到警方逮捕、不當監禁,在遭受嚴厲拷問之後任意處死。連來自阿爾巴尼亞或者其他國家訪問科索沃境內的阿爾巴尼亞親族、友人的訪客們,都須經過塞爾維亞設下的重重檢問站,遭受警察任意的污辱及刁難。西歐各國開始批判塞爾維亞的作為已經使阿爾巴尼亞裔遭到嚴重的人權侵害。雖然如此,這種狀況仍然持續了許多年。

 

KLA

1982年,居住於瑞士的阿爾巴尼亞裔組成了「科索沃共和國社會主義運動」,這是一個以科索沃獨立建國為目的的左派組織。在80年代,他們暗中將散居世界各地的阿爾巴尼亞人組成聯絡網,集結成一個武裝團體。為了壯大組織,除了左派人士之外更陸續吸收了伊斯蘭基本教義派、阿爾巴尼亞民族主義等組織,並更名為「科索沃解放軍」(KLA),強化思想體系。

 

19951121日,相關各國簽署了由美國主導的「代頓和平協定」(The Dayton Peace Accords)。這個協定為科索沃帶來了極大震撼。事實告訴阿爾巴尼亞裔人民,科索沃向來以和平為訴求的獨立方式根本未能得到國際社會的理睬,唯有像波斯尼亞─黑塞哥維那(Bosnia & Herzegovina)般的以暴力方式才能使各國承認,達到建國目的,於是KLA勢力抬頭,非暴力派的魯戈瓦(Ibrahim Rugova)總統逐漸失去影響力。KLA更積極地發動攻擊,1995年起,在科索沃境內複數地點發生的突擊軍隊、殺警事件及塞爾維亞人被殺事件,就是KLA的游擊行動。而塞爾維亞政府的反擊就是開始大量逮捕、監禁阿爾巴尼亞裔人民。

 

1997~1999年之間,KLA成員大量增加,科索沃境內的警察及塞爾維亞裔一般民眾經常遭受攻擊、殺害,塞爾維亞裔女性面臨遭受強姦的恐懼。19982月,美國政府派出巴爾幹專家訪問塞爾維亞,對於科索沃問題美國代表說出了「KLA是恐怖份子」的不當發言。在當時的科索沃,所謂的KLA成員幾乎等同境內所有阿爾巴尼亞裔人民,若KLA是恐怖組織,那麼所有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裔人民就可全數視為恐怖份子。

 

此一發言無疑鼓勵向來以大危機處理小危機的南斯拉夫總統米洛塞維奇(Slobodan Milošević)認為,塞爾維亞軍隊應當強力鎮壓阿爾巴尼亞裔人民。於是緊接著,228~31日,Drenices地區遭到塞爾維亞特殊警力的攻擊,阿爾巴尼亞裔80多名居民不分男女老少皆遭到屠殺,受害者包括了KLA首腦Adem Jashari一家20人。同年6月在其他村莊也遭到相同的屠村命運。1999116日,在Racak村發現了包括數10名兒童在內的48具阿爾巴尼亞裔殘破不堪的屍體。一連串的屠殺、屠村事件,使得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以捍衛人權為由介入南斯拉夫。

 

同年34日,德國媒體發表掌握到KLA為了調達資金,販賣阿富汗產的海洛因的秘密文件的新聞。對於這樣的情勢轉變,同情科索沃的人們從阿爾巴尼亞、波斯尼亞以及其他地區的穆斯林組成義勇軍,湧入科索沃幫助KLA參加戰鬥。19987月,由科索沃到西歐各國工作的勞動者,幾乎每天透過電視畫面,目睹了塞爾維亞裔的武裝警察虐殺一般無辜民眾的鏡頭,於是開始自動捐款,以行動支援KLA戰鬥資金。由於科索沃的1/4地區已被KLA所完全掌握,科索沃內的塞爾維亞裔居民開始逃離科索沃,KLA因此遭到「民族淨化」的國際批判。

 

最初,西歐各國及美國都認為KLA可以輕易地被塞爾維亞軍隊所鎮壓,但是由於阿爾巴尼亞裔的極力抵抗,在1998年夏天,長久的犧牲終於使各國開始思考:「或許該讓阿爾巴尼亞人跟塞爾維亞人一起做上談判桌開始對話」的必要。19992月雙方在巴黎有了對話的機會,勉強達到「確保科索沃高度自治」的共識。但是3月的兩次會議,在巴黎的和平提案上只有阿爾巴尼亞方面的署名,塞爾維亞方面的猶豫引來了南斯拉夫遭受NATO軍從324日到68日為止長達78天的空襲,這造成南斯拉夫上千億美元的損失。終於南斯拉夫向NATO屈服,同意從科索沃撤出軍隊,69NATO停止轟炸。1999612日,塞爾維亞軍警部隊終於開始撤出科索沃,至2000年為止完成撤軍。因聯合國決議,自此科索沃終於脫離塞爾維亞統治。

 

(參考日本網路資料)

 

──TGB通訊》102(2008/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台灣組合 的頭像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