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進到淡水的這所大學,已不太熟悉的校園裡,歡樂的氣氛依舊。進到L406,舉辦「漂流河岸影展」以及三鶯、溪洲部落座談會的教室,看著主辦的年輕學生生澀、靦腆地訴說這個影展和都市原住民部落面對的命運,回想起好多年前還在這裡當學生時,不也曾做著相似的事嗎?只要還有壓迫,還有不公義,這種「食飽太閒」的年輕人就不會消失吧。

 

說出「把你們當人看……」的那個政客,被對手陣營緊咬這句話攻擊,但對手陣營憑藉著社會翻轉不義的熱情與期待得到了「政黨輪替」的機會,掌握行政權8年,除了選舉的口號和政治操作的手段,他們如何回應社會的熱情與期待?8年來,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的冷氣房裡,那些曾經是原住民運動頭人的高官們,心中可還記得被壓迫、被剝削的原住民同胞?

 

當影片放送出那個政客說出「你們來到這裡,就要遵守這裡的遊戲規則……」,這句話顯露出的心態,比「把你們當人看……」更為鴨霸、更為傲慢!原住民為了工作機會遷徙來都市,就得遵守都市人的遊戲規則?誰的遊戲規則?都市裡的優勢階級、掌握公權力的官僚、政客,大部份不也是從別的地方遷徙到都市的嗎?遊戲規則是為了他們的生活、他們的利益、他們的需要而訂的,不是嗎?

 

為了經濟發展,為了土地開發,為了營造都市的休閒景觀,為了都市中產階級舒適、文明的生活,同樣來到都市討生活的弱勢者就必須是犧牲者?數十年來,基隆河、大漢溪、新店溪沿岸,多少個流浪來到都市的原住民聚落被強制拆除?多少個提供都市勞動力的家園,反被「文明」的都市驅趕與蔑視?這不只是原住民的處境,桃園石門水庫、高雄小港、台北艋舺、新莊的樂生療養院……,不同的族群,為了都市和經濟的發展被驅趕、家園被拆除的戲碼,不也一再地重播?

 

假如今天換成你、我被迫離開生活幾十年的地方,我們作何感受?被強制遷離自己熟悉的土地,失去的不只是位於那個社區、那個聚落裡的那棟房子,累積數十年來的生活習慣、社會關係、活動場域和生命記憶,也都將隨著改變,每天醒來,打開門看見的景物或建築甚至呼吸的空氣都不再一樣了,那不只是對新環境、新空間的適應問題,更必須克服自我文化、心理和精神上的壓迫。

 

我們必須被迫接受的驅趕,到底是為了誰的利益、誰的發展?影片裡,在被拆除的部落土地上,活跳的原住民孩子說著,「今天來了很多怪手和警察,把我們的房子拆掉了,沒關係,我爸爸很會蓋房子……」「房子被拆了,可是很快就又會有新房子了……」誰聽了這話,不會滿腹心酸與憤慨?

 

都市光鮮亮麗的「文明」和「現代化」,是用多少人的血汗與痛苦造就的?

 

如果沒有用一輩子的努力來讓這個吸食人血的體制付出代價,lin-pem是人!




Koh淡水chit間大學, tī已經chheⁿ-hūn ê學校內底, éng-kòe hit款快樂ê氣氛iû-gôan無變. 入去到L406, 舉辦「漂流河岸影展」hām三鶯溪洲部落座談會ê教室, tio̍h主辦ê少年學生, pì-sù pì-sù teh說明chit-ê影展kap都市原住民部落ê運命, soah回想tio̍h kúi-nā冬前iáu tī chia teh做學生ê, mā bat做過kāngê tāi-chì. iáu有壓迫, iáu有不義, chit種「chia̍hsiuⁿ閒」ê少年人tō bē--.

 

Hit-ê政客講1句『把你們當人看......, hō͘對手lia̍h chit句話一直phah, m̄-koh tō是有社會反抗不義ê熱情kap期待, 對手陣營chiahthang khioh-tio̍h「政黨輪替」ê機會, in hōaⁿ 8冬行政權--a, 除去選舉ê口號kap政治操作ê手段, in án-chóaⁿ teh回應社會ê熱情hām期待? 8--a, 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nih, hiah-ê bat bú過原住民運動ê大官, kám iáu ē記得被壓迫, 被剝削ê原住民同胞?

 

影片放送hit-ê政客講『你們來到這裡, 就要遵守這裡的遊戲規則...., chit句話講kah比『把你們當人看......koh-khah ah-pà koh-khah驕狂! 原住民為tio̍h chia̍h頭路搬sóa來到都市, tio̍h-ài遵守都市人ê規則? Hesiáng ê規則? 都市hiah-ê優勢階級, hiah-ê有公權力ê官僚政客, 大部份kám m̄mā ùi別位搬sóa來到都市--ê? hit-kóa規則, 是為tio̍h in ê生活, in ê利益, in ê需要, kám m̄?

 

tio̍h經濟發展, tio̍h土地開發, tio̍h都市人hioh-khùnê享受, tio̍h都市中產階級sù-sī文明ê生活, pêⁿ-pêⁿ來到都市討thàn ê弱勢者tio̍h-ài hông犧牲? Kúi-nā 10冬來, 基隆河, 大漢溪, 新店溪溪岸, jōa chē流浪來台北ê原住民部落hông強制thiah? jōa chē人提供勞動力起造台北城了後, soah hō͘「文明」ê都市͘kap phìⁿ-siùⁿ? Che m̄-tāⁿ是原住民ê處境, 桃園石門水庫, 高雄小港, 台北Báng-kah, 新莊ê樂生療養院......, kāng所在êkāng族群, lóngtio̍h都市kap經濟ê發展, hông趕走, hông thiah, chittāi-chì nah ē一直發生?

 

Ká-súá日換做lán tú--tio̍h, 被迫tio̍h離開生活kúi-nā 10ê所在, lán感受siáⁿ? 被迫離開ka-tī tòa ê土地, ---ê m̄-tāⁿ是起tī hia hit棟厝niâ, kúi-nā 10ê生活慣勢, 社會關係, 活動空間kap性命êtì, mā lóng tio̍h án-ne來改變, ta̍kcheng-sîn, 門開--開看--tio̍h-êkâng--a, hām suh ê空氣lóngkâng--a, m̄-tāⁿ ài適應新ê環境新ê空間, koh tio̍h面對自我文化, 心理kap精神ê壓迫.

 

Lán被迫離開ka-tī ê所在, 到底是為tio̍h siáng ê利益, siáng ê發展? Tī影片--nih, hông thiah了了, 活跳跳ê原住民gín-á,『今天來了很多怪手和警察, 把我們的房子拆掉了, 沒關係, 我爸爸很會蓋房子......』『房子被拆了, 可是很快就又會有新房子了......』聽tio̍h chiah-ê, siáⁿ滿腹ê心酸kap憤慨?

 

都市súi-tang-tang ê「文明」kap「現代化」, 是用jōa chē血汗kap痛苦換---ê?

 

若無用chit世人ê khùi力來hō͘ chit-ê suh人血ê體制付出代價, lín-pē tō m̄是人!

 

──TGB通訊》103(2008/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台灣組合 的頭像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