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早早把312日這天預定下來,是一年一度廢核力量的集結,身為核子事故緊急應變區範圍半徑20公里內的居民,廢核是切身之事。

 

2011311福島核災後,台灣的核子事故緊急應變區範圍從半徑5公里只延伸到8公里,離大家訴求的20公里或30公里差很多,還記得當時的原能會核能技術處處長徐明德還說此舉會造成資源浪費!當然官方也就只在8公里範圍內作作樣子,設了疏散集結點,製作防災指引圖,也宣稱有核子事故演練和核災演習(?),編列預算作了精美的防護宣導手冊(我今天在核二場拿到了),表示重視核安。

 

我家小孩今年已屆學齡,參觀學校時發現,學校有既定的火災、地震演習,獨獨沒有核災演習!貢寮的阿英姐說,台灣需要的是不預警的核災演習,而非官方宣導核電安全的樣板演習。既然核電及核廢是我們留給子孫的惡夢與難題,那麼教育豈不重要?為何學校教育內缺了這一環?

 

由北海岸反核行動聯盟與鹽寮反核自救會發起的「312挺身而出返鄉廢核行動」,在風雨中繞了整個北海岸一圈,去到核一、核二、核四廠前表達全面除役廢核的訴求。在核二廠,黃色布條上一個接一個的反核先烈的名字,在場的北海岸阿伯阿姨們,我看到的是「不甘」和「不願」!不甘願家鄉被放置核電廠,不甘願承受輻射威脅,不甘願無法發聲只能被迫吞下政府粗暴的處置。

 

返鄉廢核行動後,鄉親們繼續前往凱道參與下午的集會和遊行。今年的安排令很多人納悶,為何是先集會後遊行,且遊行後就隨即解散了?現場聽到這次的集會遊行似乎有點沒有施力點,因為面對的是看守內閣,而新政府又還沒上任。朋友阿月說,政府就是廢核訴求的對象,不管是看守內閣還是未上任的新政府,我們希望的就是落實非核家園政策,將廢核除役以及核廢問題排進行程。或許社運圈有他們的策略角力,膚淺如我們只能單純的想望沒有核電威脅的那一天。

 

P_20160312_101145.jpg

 

P_20160312_151945.jpg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