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孩子,有一位阿姨,她是紀錄片導演,在她影像紀錄921大地震時,作了一個夢,夢見一位老阿嬤抱著她的孫子像是在求救,這個夢在十年後發生了,這位導演阿姨在莫拉克風災時看見她的夢境成真,因此她繼續用影像紀錄關於台灣山林的被開發、被破壞的歷史。

 

5歲的孩子懂得多少呢?其實他們體會到的比我們想像的多。你可以說這是大人價值觀的影響,當然!我們想傳承給孩子的當然是我們在乎的價值,關於原住民的生活智慧,關於祖先生存與鬥爭的過往,關於台灣反殖民的歷史,關於和大自然共生共存的想望,都是我想要帶孩子一步步去認識和體驗的。

 

看著片中一直砍伐森林樹木以及近年重大自然災害的影像,孩子說他不要再看了。看著與大表哥同校的那瑪夏(Cannacannavo)大哥哥訴說莫拉克風災前後的族人關係並落淚時,孩子也躲進我懷裡幾乎快哭了。這部紀錄片對5歲小孩來說太血淋淋了,殘酷的現實。

 

中國國民黨的教育讓我們知道台灣山林開發始於日治時期,然而我們從學校教育不知道的是,日本統治時期基於能長久取用/掠奪的考量,先做了扎實的調查,再劃分保安林、水源林、母樹林、雜木林等,砍伐取用雜木林的同時也須植木以利能長久取用。然而接替的另一個外來殖民政權來到後,眼中每棵大樹都是錢,無分類的砍伐殆盡,連樹頭/樹根也拔起,接著人為變更林相,更是導致之後大自然反撲的最後一根稻草。

 

片中陳玉峯訴說每當地震颱風後便可在山谷溪澗間發現滿佈的紅檜幼苗,「就像女媧補天,土地就是紅檜來補!」陳玉峯同時提出,只有當台灣人不再將地震或颱風當作災難時,才能有真正的生態文化,「本土文化不是對抗災難,而是與災難一起成長。」

 

當我用母語和孩子解釋片中日治時期砍伐大樹後樹立的樹靈碑,孩子顯得相當難過。當我用母語和孩子解釋片中霧台鄉神山部落的魯凱族人進行天然林復育時,孩子說他知道,我們之前說過種樹的男人的故事。當我用母語和孩子解釋片中老獵人孩童的遊戲就是偷看雲豹的小孩,並補充雲豹已經在台灣消失了,孩子卻堅信雲豹只是躲到適合生活的地方,等到他們復育山林後雲豹就會回來了。當我用母語和孩子解釋一棵大樹救了一家人後,孩子說他以後要種很多很多的樹......

 

這些點點滴滴也許要十年二十年後才會發酵,但我相信,帶孩子去看去聽去親身體驗這塊土地活生生的教材,是我能給他最好的禮物。

 

ps.放映前,紀錄片團隊負責巡演的先生說,現場有些是媽媽帶著孩子一起來的,家長可以輕聲和孩子解說影片內容,也請其他觀眾多多包涵,這對帶孩子前去觀影的家長來說是很貼心的舉動,感謝紀錄片團隊。

 

《給親愛的孩子》FB粉絲頁,內有巡迴映演資訊

 

 

 

創作者介紹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