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你昨晚已經過世,83歲,按照日本人的講法是大往生,按照台灣人的說法則是福壽雙全,雖然我知道你很怕死,但是這個時候坦然面對,我想應該是善待你自己的方式。

 

我不會去送行,也已經有了接受指責的覺悟。你不必擔心,雖然你向來不會擔心關於我的事情,我還是想這麼說。其實,依你的冷酷本性,我們的緣分早應該在50年前就結束了,對不對?之所以會再有非你所願的交集,是因為我的母親,我的母親知道什麼是愧對、什麼是良心、什麼是補償,因為這樣我跟我的母親之間得以和解,我才會再度走進你的生命。

 

或許你也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但是就像你說的一樣「小孩那麼多不差我一個」,你的其他小孩帶給你的豐富人生,讓你在享受親情的同時有了逃避的角落,在那裡你可以閃躲掉面對我、面對自己的困難。你發出的訊息讓我知道你極力避免思考關於我這個人,因為每當我出現在你的面前,我可以感受到你發出的不耐氣息,或許其他人沒有捕捉到,但是我告訴你,我很清楚你的不耐與尷尬,為了讓你自然舒服些,若非必要我總是避開你的眼睛,那是我對你的溫柔,懂嗎?你若將我對你的心意解釋為鄙視,是你的不幸,我沒有堅強到還有多餘的心力或做出其他討好你的作為來向你解釋。你不去面對自己的失敗與無情、不原諒自己、不對自己誠實,如何敞開心來面對我、接受我,我又如何原諒你?

 

最後,我想請問你,所謂的親情應該包含哪些要素?對我來說,只有血緣是不足夠的,即使如此,我仍然必須感謝你,因為在我身上有來自於你的幽默以及..........抱歉,除了幽默我想不出別的了。還有,現在你已經永遠失去跟我和解的機會了,關於這個,或許你不需要,但是我真心替你感到遺憾。

 

 

──《TGB通訊》第178期(2014/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台灣組合 的頭像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