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6 (58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目錄]

拜訪賴貫一牧師 / A-gôan

一定相信i絕望ê眼神 / Ui-chì

食頭路人 / Tōa-thâu-liân

Óan-gî--ê phoe

 

[摘錄]

拜訪賴貫一牧師

A-gôan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記得有個人說過: 看「台灣心聲」那種節目幹麻? 節目到底在講什麼?? 好像地下電台一樣?

 

講這種話的人, 好像看台灣人用台語理直氣壯地討論問題, 就等同於地下電台, 等同於沒水準的代名詞!

 

我不太想反駁他, 我也不太知道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存在, 和台灣人自我的國家認同有何牴觸?

 

也許就像青松說的, 如果不想跟他吵架, 就包容他同情他, 陪伴他接受台灣人不是支那人的事實. 其實我辦公室裡還滿多那種值得同情的人.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上個月開始, 因為工作的關係讓我再度回到大學校園, 也讓我又懷念起學生時代的日子, 無憂無愁, 不必負擔經濟壓力, 每件事家裡都幫我們準備妥當. 記得當時父母常告訴我「做學生最幸福」這句話, 那時候不知天高地厚, 乍聽之下不怎麼在意, 心裡卻想著「做學生的痛苦你們都不知道, 若能早日脫離學生身分不知該有多好.」到了自己出社會工作後, 才了解賺錢的辛苦與當學生的幸福.

 

有時後半暝反症, 想起以前學生時代的朋友, 時常相約整晚談理想, 批判現狀, 可是畢業後, 為了工作與生活, 一個個消風消聲. 曾在電視上聽到某人說過「畢業後若繼續談理想就是傻瓜」, 這樣講起來, 我們年輕時曾堅持過的那些東西, 是值得實踐的理想, 或是不實際的夢想呢? 一直到自己去工作, 才發覺不能這麼單純去切割, 仍有許多因素影響著.

 

前一陣子工作量大增, 每天幾乎是不眠不休地工作, 才讓我體會到工作的吃力. 那段時間來, 做不完的事情, 把自己壓榨得快喘不過氣, 每天回來, 就只想休息, 沒有精神和體力再動頭腦, 連看電視都成為負擔. 這種經驗, 也許就是台灣勞動者的處境, 從忙碌, 無力, 鬱悶到麻痺, 經濟的壓力, 工作的操勞, 讓許多人無法再花心思注意身邊發生什麼事, 更不必說參與公共議題與關懷社會問題了. 也因此, 對那些活在這種狀況, 又不放棄改變社會的熱情的人, 我反而愈是欽佩, 自己也覺得愈慚愧.

 

在台灣, 這種散赤人得養好額人, 勞動條件又如此惡劣的社會, 若想搞工運, 怎樣才會成功? 那些成功的例子, 又如何能成功? 我們往後若想啟蒙群眾, 得用什麼方法才能夠跳脫出這個困境?

 

當然, 改變是從少數人開始, 不過這群少數人若未曾經驗過一般人的生活處境, 如何去改變大眾?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趁工作空檔跑去埔里找賴貫一牧師認識賴牧師是在2002那一年的TGB生活營借用牧師服務的謝緯紀念營地舉辦原本今年4退伍前的一次休假就曾打算要去但賴牧師用很婉轉的方式拒絕:「現在也許不是對話的時機.

 

怎麼說不是妥當的對話時機那時候扁宋會剛結束會後發表10點聲明聲明的第9條和第10與牧師長期努力的目標「多族群共榮keng才會活」有「異曲同工之妙」.

 

表面上看來,「多族群共榮keng才會活」和施明德為了選舉喊的「大和解」似乎很接近因此激烈的獨派一直對賴牧師這個主張很不諒解認為他是在討好在台中國人立場有所轉變賴牧師一定以為我們TGB也是那款「舉香跟拜看不懂他的用意」的台派少年故意借扁宋會要質疑他才會說過一陣子看情勢如何變化再來對話.

 

2000年左右才從前輩口中知道牧師過去的事. 1991年一群基層兄弟於台中組「台灣建國運動組織」(台建), 賴牧師也參與在其中當時台獨聯盟要遷回來台灣台建為獨盟遷台做籌備工作卻被國民黨體制下的司法單位以「內亂罪」準備辦人.

 

台建決志「行使抵抗權」準備瓦斯桶和汽油桶在組織的辦公室裡若警察硬闖進來抓人他們就引火自焚這些基層兄弟交代家屬事後若開記者會在公開場合絕對不能落淚也不必多說什麼一句「番薯不驚落塗爛只求枝葉代代湠」就夠了講出了台建兄弟反抗外來政權的決心.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陣子Uichi和我連絡, 說要去埔里找賴牧師開講, 我剛好還沒工作, 就答應一起前往.

 

到達賴牧師的營地大概還不到3點吧, 停好車, 往賴牧師辦公室走, 在辦公室外我嚇一大跳, 有幾隻狗雖然有鍊子綁起來, 但鍊子的另一頭卻是活動繩結, 不像一般人綁狗的方法, 營地裡面的狗活動範圍很大, 忽然衝過來的氣勢也很嚇人, 當時雖嚇一大跳, 但並沒多想什麼.

 

見面後寒暄沒幾句, 賴牧師就主動談起他的原住民研究的心得及困境, 身體上的病痛及經費短缺的困境, 都一直困擾著他, 甚至他岳母出車禍死亡的賠償金, 大半都被他挪用到搞原住民活動上了, 親友當然很不諒解, 太太也受到極大壓力而必須去散心透氣, 女兒也跟他抱怨20年來從沒一起出遊, 但是賴牧師卻只擔心想做的事時間不夠, 一直提怕時間不夠, 重複很多次.

 

後來Uichi和賴牧師談起他看《達文西密碼》這本書, 我沒看過, 就在旁靜聽. 這時, 賴牧師才主動談他為什麼怕不夠時間做原住民研究的事, 原來賴牧師多年來的一些論述得罪了長老教會的當權者, 要把他掃地出門.

 

要趕他當然要找理由, 1個理由是說他帳目不清, 因為在營地做原住民研究, 就質疑他把別人原本要奉獻營地給耶穌的錢拿給原住民, 2個理由是關於教義典故解釋的問題, 賴牧師認為耶穌是人不是神, 且也不是上帝唯一的兒子等等的觀點, 而且還到處引經據典講給別人知道. 因為這兩個公開的理由要掃賴牧師出門.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目錄]

上史明ê / Phek-iàn

Gî-chēng--ê phoe

加薪 / Noya

老人退休beh án-chóaⁿ? / Sio̍k-hūi

 

[摘錄]

上史明ê

Phek-iàn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去年3月,母親離開了工作近15年的職場。猶記得15年前,失業3年的母親好不容易找到在醫院餐廳的工作,負責該部門的工作團隊有5人,打理醫院裡所有醫護人員及病人三餐;由於工作職場的特殊,工作採輪班制,分為日班及小夜班,且不管是晴雨天、假日,或者是除夕夜、大年初一,都可能輪到值班。

 

印象中,這十多年來,每年的除夕夜,媽媽大部分是在醫院裡,總是打理好醫院裡值班醫護人員及住院病人的晚餐後,才匆匆忙忙趕回家跟我們吃團圓飯。

 

今年的過年,卻特別不一樣,我們很高興媽媽可以在家,全家團圓吃年夜飯,而不用在醫院值班,但是,媽媽的心情,似乎有些沉重。從3月被資遣,雖經報章雜誌及親朋好友的介紹,至今仍然找不到工作,56歲的年紀,面臨失業,已被強制退休,未來,靠兒子嗎?她不知道,下半輩子該如何生活,一向堅強的母親,臉上也難掩恐懼與焦慮。

 

醫院剛開始是以業務不佳導致虧損連連為由,先是積欠員工薪資,也數度召開員工會議,承諾將由銀行貸款,發放積欠的薪資。但是,據說,醫院由於經營者的不當投資,已將醫院的財務掏空,並數度爆發財務危機,在一再的拖延戰術中,仍然無法發放薪資,前後積欠時間長達半年。

 

許多員工,在生計無法維持下,已另謀他就,但是對於已工作長達15~20年之久,多是邁入中老年的廚房工作人員;尤其是婦女,早就排除在就業市場外,只好一天拖過一天,等待奇蹟的出現。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0月初, 天氣已沒那麼悶熱了, 店裡也沒上個月那麼忙了, 不過遇到月底關帳, Ahong仍然每晚加班, 要趕著把帳單整理好, 好讓老闆開票付款.

 

晚上7~8點時, Ahong剛把手頭上的工作做完, 正好看到老闆從外面抱著1箱書走進來, 把事情交代完又要走了, Ahong趁機會和老闆一起走出去, 有幾項事情需要找他商量.

 

上個月工作量大得嚇人, 每個工作人員都叫苦連天, 有一個老工讀生受不了壓力太大, 自己又得準備考試, 已經辭職不幹了, 留下來的人, 整天吵著要加薪, 不然, 假日的薪水也要多一些, Ahong知道大家都做得很拚命, 有口頭答應他們會向老闆爭取看看.

 

Ahong他們這間店的工作人員起薪本來就比較低, 不過一下子要叫老闆給大家都加薪, 百分之2百不可能, 所以Ahong才跟老闆說看假日班的時薪能不能多一些, 這樣大家比較願意排假日班, 不然, 特別是連續假日的班都找不到人要上, 再說, 總公司的制度本來就有假日加薪這條. 老闆聽到後直搖頭說不行, 他說這邊的時薪75~90元已經夠高了, 連總公司那邊的工讀生都跟著調到75~90, 原本總公司的工讀生假日有加薪是因為他們的薪水是從60元起跳才有, 現在薪水調高了, 所以他把假日加薪取消了. 老闆還說不能工讀生不上假日班就不排, 硬排也要排出來, 不然就是大家輪流, 該誰上的班就歸誰上, 不輪假日班的, 那個人就不要幹, 我們人再找就有.

 

2~3天後, 總公司的Hok叔來店裡幫忙, 他有聽老闆說起這件事, 中午休息時他和Ahong說到這個, Ahong要有做店長的威嚴, 不能工讀生吵著要加薪就替他們爭取, 他認為做店長的要替公司設想, 替公司省成本才對. Ahong聽了很不爽, 口氣不太好回答說他認為這個要求是合理的, 才會替他們爭取, 不過Hok叔聽了還是不太能接受.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現在仍在補習班拚命賺錢, 來還我的助學貸款和家裡的房貸, 我也須負擔家裡的一些開銷, 我賺的錢都得貢獻給家裡^.^"

 

有時想想也真無奈, 上次我聽電視說, 現今的教育, 窮人很難讀的起. 窮人唯一可以翻身的機會就是讀書, 但是學費還有補習費越來越貴, 窮人如何翻身?

 

想到自己和自己家庭的際遇, 我從我要考大學就堅信要讓家理環境變好就是讀書, 考上好大學, 然後找好工作減輕爸媽的負擔.

 

現在來講, 我好像有在做了, 也似乎做得還可以, 但是我發現跟我一樣的人越來越多, 他們之中許多人卻不像我這麼幸運比較可以坐下把這荒唐又亂七八糟的東西讀好, 然後上好學校, 或者是找到可以支付家裡開支的工作.

 

要上補習班, 補習班真的收費越來越貴, 因為家長的要求越來越多人力和物力的支出都越來越多, 但是也只有那些付的起的人補的起, 其他人, 我看真的是很難念得好.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月8~103天的連續假期, 史明來到台中開1個「基礎密集班」. 經過我拗蠻爭取結果, 我家做代表, 去上おじさん(歐吉桑)的課.

 

課程的第1天上8個半鐘頭(包括晚餐時間30多分鐘), 2天上6個鐘頭, 3天也上將近6小時的課. 上課時, 史明おじさん幾乎都站著講, 當然, 學員坐著聽. 學員有10多人, 有教師夫妻, 有市場工作者以及有多年經驗的街頭運動者, 我是家庭主婦.

 

1天的課程是講「人類社會發展史」和「台灣歷史」, 從東非猿人講到法國大革命時, 可能是老先生發現有人沒有專心聽課, 這時老先生說:「要注意聽! 我講的速度是比飛機還快, 大家要注意聽!」我很注意聽, 但是到了晚上7點多時, 不知怎樣竟打起瞌睡有10分鐘那麼久, 實在很不好意思.

 

2天我遲到3~4分鐘, 那天的講題是獨立理論實踐, 先生花了差不多15分鐘時間重要, 實在很慚愧, 後來老先生用1句話結束:「最限度是5分鐘.原本這天的安排是到晚上9點課程結束, 可是因為海洋之聲有辦造勢晚會, 預定邀請おじさん參加, 所以提早7點結束. 先生告訴學員提早結束原因後, 在座學員, 除了以外, 表示反對おじさん去參加. おじさん說他林志昇拿他的片子四處, 卻沒付過一毛錢給おじさん, 不過おじさん:「不能因為別人不德就讓自己和他們一樣不德.:「可以, 不能.」「台灣人如果不團結要如何談獨立, 整天搞分化就夠了.

 

最後1, 安排的課程是自由論壇, 除了我以外, 大家對前1晚「海洋之聲」的晚會批得很自由, 老先生又再1次向大家說明, 坐在我右手邊的小姐還想講, 我趕緊抓著她的手, 小聲告訴他:「不要再講了.」老先生承受的已經太多了! 還有1位兄弟邊翹腳邊唸說他和另外1位學員之間的舊帳, 老先生好幾次打斷他的話, 後來老先生說:「我拜託你不要再講了, 你們的問題我不了解, 你如果真的要講, 和我3個人另外找時間講, 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目錄]

種菜過日子 / Ui-chì

中華民國滾出台灣 / A-gôan

原住民音樂 / Tōa-thâu-liân

 

[摘錄]

種菜過日子

Uichì

 

Bat 有人 án-ne, 性命 ê 意義 tehchhōe ka-tīsiáⁿ-mih 款籽, 西瓜 ê 意義表現 甜度, 苦瓜 ê 意義展現 苦度, 若準現 是西瓜 soah 一直 kiohka-tī 是苦瓜, 來追求苦 ê 程度, án-ne 一定 chiok 艱苦, 本質無 siâng--mah ! M̄-koh 真可憐--ê, lán chit ê 社會一直 tehchitkhang-khòe, kā1 êlóng 設定做 kāng 1mi̍h, 來追求 kāngê 標準, 莫怪現代人有真 chē『不適應症』, 像講『憂鬱症』『躁鬱症』等等, 可能是無法 tō͘ 接受 ka-tī, 無願意看清 ka-tī hām 人無 kāng ê.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次在原住民電視台看到王宏恩的專訪, 談他創作原住民音樂的想法及企圖, 他從第1張的母語創作後, 轉而以華語創作, 用華語的表達方式, 把原住民的東西放進去, 他說這樣大家比較容易接受, 無論是原住民或非原住民, 尤其是年輕人. 這樣看來, 他的策略好像成功了.

 

標榜族群文化的創作音樂, 前提是否要以母語出發才能成立? 內容若是要表現那個族群的文化, 不過卻以華語表達, 這樣還算是那個族群的音樂或文學作品嗎? 語言是手段, 是工具, 還是前提, 原則?

 

我們要解決問題, 要先看清楚問題在哪裡, 要先面對現狀, 才有能力改變現狀. 要做台語文運動, 要先面對台語目前在社會上愈來愈少人使用, 了解這個事實之後, 才能找方法, 定戰略和戰術, 當然前提在於台語文運動的目的是什麼, 要先認清方向與目標.

 

這樣說來, 王宏恩體認到原住民少年不再說母語了, 想以母語創作這個方向打入市場, 恐怕對年輕人的影響不大, 他換成華語的包裝, 用時下最流行的手法去行銷他要表達的原住民文化, 這樣是否說得通? 他的音樂還是原住民音樂嗎? 或者已變成一般的流行音樂了? 他的方向對嗎? 還是已經走偏了?

 

我很同意王宏恩講的1句話, 他說很多原住民在強調自己的身份時, 就是穿原住民傳統服裝, 好像這麼做人家才知道你是原住民, 但是為什麼其他族群並不需要這麼做, 只有原住民不能走進現代生活?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年選舉, 我自己去刻印店刻了1個「中華民國滾出台灣」的橡皮圖章, 我要把這個印章蓋在選票上, 來表達我的政治訴求.

 

我是獨派, 主張台灣要完整獨立建國, 多年來我一直把選票投給自稱要台獨的候選人, 我希望他們當選後可以幫我實現我的政治願景, 20年了, 我自己都不知道投了多少次票, 我心中的台灣國卻連個影子也沒有, 於是我開始思考我做錯了什麼.

 

直到有1天我聽到「中華民國是我們朝野兩黨的最大公約數」這句話後, 才恍然大悟. 原來經由中華民國體制所選出來的政客, 心中不可懷疑和背叛的就是中華民國, 他們拼命保護中華民國體制, 而中華民國也不斷供給他們需要的錢與權.

 

我要推翻中華民國!

我要推翻中華民國!

我要推翻中華民國!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曾有人說過, 生命的意義在於找尋自己是什麼樣的種子, 西瓜的意義表現在甜度; 苦瓜的意義展現於苦度, 如果生來是西瓜卻一直以為自己是苦瓜, 而追求苦的程度, 一定很痛苦, 本質不同嘛! 不過可憐的是, 我們這個社會一直做著同樣的事, 將每個人都設定成同樣的東西, 追求同樣的標準, 難怪現代人有很多「不適應症」, 像「憂鬱症」「躁鬱症」等等, 可能是無法接受自己, 不願意看清自己和別人不同的樣子.

 

退伍後, 經過幾個月的混亂與調整, 決定依舊要北上去運動團體工作. 記者的工作於月底結束, 和協會談好10月正式開始上班, 趁這個空檔到宜蘭找Siong, 幫忙種菜, 播種, 澆水, 每樣都做, 看自己的心思是否能夠輕鬆一點?

 

抵達當晚是中秋, 食飽飯後, 隔天開始到田裡. 田裡的工作我一竅不通, 人家叫我就做, 只想讓自己累, 晚上才睡得好.

 

連續好幾天做到太陽下山, 月娘都出來見人了. 雖然身體很累, 可是心裡卻很平靜, 尤其是工作結束吃晚飯, 那種肚子餓的感覺, 與坐整天辦公桌, 打球完或是忙得錯過用餐時間的感覺都不同, 是一種全然「空」又全然期待用飯菜來充滿的心情, 在這種穩定的狀態下, 吃飯不會隨便扒, 不想趕緊把「空」的感覺趕走; 反倒慢慢地享受飯菜的滋味與肚子從空到實的過程.

 

中秋夜, 我們在田邊邊散步邊喝酒, 天上的星沒有受到光害的影響, 非常明亮. 這個光景和我3年前去日本找Siong, 走去便利商店買酒的情形, 非常相似. Okayama(岡山), 半田山下的小田庄, 與三星這裡的地理環境很像.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目錄]

運動ê雙叉路口(1) / Tek-hôa

勞動ê價值 / A-gôan

讀冊會了, se̍h-se̍h / Fear

 

[摘錄]

運動ê雙叉路口(1)

Tek-hôa

 

20003--, 陳水扁當選中華民國總統了後, 台灣政治環境大轉變, 台灣人長久hō͘中國國民黨chau-that êkhùitio̍htháu, nálán tō beh出頭天--a.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去參加了一個讀書會, 裡面有很多有名的人, 我是指在我們這圈子裡的. 這讓我有一點困窘, 到底自己是處於什麼樣的狀態? 承接了偉大心靈和行動者的歷史之後, 是消極嗎? 是不動作嗎? 絕對不是的, 但我又該怎麼出手呢?

 

覺得自己混得可以, 既沒專心搞組織, 也沒在賺錢, 累積的不是顯而易見或紮實的東西. 1980年出生, 今年25, 我自信從小一路追尋來, 看得比很多人都清澈, 但是實踐點在哪? 讀書會, 社運團體, 這些個操作手法, 是在重複10年前學長們他們做的那些, 我意思是說, 在方法論上這是一點突破也沒有, 我們幾乎也能從讀書會中看出誰10年後是陳真, 陳豐偉或某某聞人.

 

但不應該是這樣的, 不應該是不動作的, 現階段的自己還沒能使上力, 也還不知要在哪使力, 但絕非這些團體都不去加入或參與, 相信以我們的思考訓練來參與這些, 會看到跟別人不一樣的東西. 我必須告訴自己也提醒大家的是, 不要盲動, 不要躁動, 但也不要消極怯戰, 甚至到最後變成畏戰. 最近Phek-ian姐去參加史明的課, 在我看來很好, 既然我們的戰場還沒出現, 去別人的地方看看學東西也不錯.

 

25歲了, 但我深深覺得思想了超乎我年齡的東西, 那是一種緩慢但深沉的壓力. 我不敢期待自己能為先鋒組織帶來什麼, 能幫組織搞出什麼天翻地覆的局面. 但天命就是你一直尋找的東西. 這次回家投廢票, 去找了國中導師, 才從他口中, 回憶起國一的自己, 那時已是班上的意見領袖, 身旁總是拉著一群人討論DPP, 討論台獨. 而最近, 我幾個高中同學也一直在跟我說, 從他們認識我, 他們就知道我一直在為那個東西準備. 高中時我感覺自己孤寂找不到對話的人, 因此一心鞭策自己考上台北的所謂一流大學, 以為這樣才能找到對話的對象. 總之, 我不斷地追尋, 過程讓我感到高興又惶恐, 追尋「這個」的心, 這麼多年沒變過, 而今我已真正出社會成為自由人了, 卻還是感到孤獨.

 

我們的理論要更能跟人溝通, 我們的身段要比一般人低, 但我們賺得錢, 累積的聲望卻一定沒人多, 這都不要緊, 這正是我們意欲翻轉的價值不是嗎? 但我們不能因為現在不能做什麼, 而沉溺於某種形式的討論(一直找話題聊), 或只淪為某種批評家. 我們應該在自己工作的領域勇敢踏出去, 用該領域的語言, 姿態, 感動或影響更多人, 活出一種典範一種氣味讓人跟隨.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想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小工廠, 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中小型木製傢俱, 然後在網路上賣. 我知道這個願望實現的可能性不高, 但我總是常假想已經在自己的工廠工作的情形, 當然也會想到完成後, 如何對自己的產品訂價的問題, 前陣子又再想這些事時, 我發現一個問題, 和現在的社會有衝突的想法, 我對於勞動的價值有一些想法.

 

我想, 自己設計傢俱, 自己製作, 每一個設計只做一定限量, 賣完就再設計不同的樣式, 假設我一個款式只做10, 那表示我想讓不同的10個人或家庭使用我的產品, 我也可以就10件同樣產品的工作時間, 分攤後計算出產品賣價.

 

但是如果有人看見我的產品很喜歡, 想一次同樣款式的產品買兩件或更多件時, 問題就來了. 我之所以做10, 是因為想讓需要產品的10個人或家庭擁有, 如果我賣同一個人兩件, 那表示會少賣一個人, 這樣我會很不爽, 我會想再補做一件來等待第10個買主, 但是補做多出的這一件, 我又不想耽誤其他產品生產時間, 所以我必須加班完成.

 

假設我每件產品需要一個正常工作天8小時完成, 而我8小時工作報酬是100, 那為了完成多出的那一件我必須加班三晚才能完成, 但是我一晚的加班報酬也須是100(因為我必須犧牲休息時間和家庭時間), 那多做這一件產品在工資成本上就必須是300, 售價須多出200元該由誰負擔? 11件產品的買主嗎? 不行, 我要向那個買兩件同樣產品的買主收取多出的勞動報酬, 因為是他的自私想多擁有一件產品, 才讓我必須犧牲休息和家庭時間來加班.

 

所以如果我有自己的工廠生產傢俱在網路上賣, 我會訂定同一件產品購買一件100, 兩件250, 三件400, 依此類推, 買越多價格越貴, 不是為了標新立異, 我只是想告訴大家, 買越多越便宜的觀念, 是犧牲勞動者的休息時間和家庭時間的兇手, 如果我有自己可以訂生產品價值的機會, 我會這麼做.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目錄]

現代化 /

Satsuma精神 / Noya

運動雙叉路口(2) / Tek-hôa

 

[摘錄]

現代化

 

Ta̍k工若看新聞,hiah-ê政治人物teh lā-sái, teh teh-tù, teh搶個人政治前途, tō ē真嚥氣. 政治人物成敗, soah kā lán ê心肝牽bán tiâu--leh, kiàn pái選舉to náteh開盤, 政客lāng--chi̍t-ē, 群眾tō tòe in1, góa jújú m̄iáⁿ一直án-ne--, lán到底ē-tàngsiáⁿ-mih未來?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西鄉先生:

 

2005年底, 我來到你的故鄉, 鹿兒島, 1處緯度位於台灣北方10度的地方, 卻誕生1位有著南島面貌的你. 12/23到達鹿兒島時, 我差點有種錯覺, 以為自己能看見19世紀的薩摩. 那一天, 在你們誕生的街道上散步, 雖然此時只剩下1塊塊石碑矗立在那裡, 記念著你們在歷史上出發的原點, 不過鹿兒島將這些保留得很好, 使我能夠步隨著這些景點悼念你們. 在你誕生的小公園裡, 我坐在樟樹樹蔭下, 微風吹拂樹梢而擺動著, 洩露出你存在過的痕跡.

 

117歲就坐香蕉船去日本, 也待過鹿兒島的老台灣人, 聽我們說要去鹿兒島旅行, 告訴我們以前薩摩地方的語言沒有人聽得懂, 似乎也不在乎和別人不一樣. 強盛的地方主義確實是日本的特色. 我開始聯想, 堅持自己地方的語言, 不和別人一樣的特質, 影響薩摩武士的個性養成, 讓你們離開自己一手打造出來的明治政府, 毫不眷戀名利與榮華富貴, 回到薩摩, 要用自己的雙手開創另外1條出路. 這位老台灣人還說你是流氓頭子, 帶領1群武士要與政府對抗, 我想, 讓我們當它是尊敬與肯定的講法吧!

 

西鄉先生, 1873年你離開東京時在想什麼? 對那時候的日本, 或許你有你的思考和策略,「征韓論」對內你要解決武士階級人口過剩的問題, 對外有佔領韓國抵制俄羅斯南侵與中國威脅的國際策略, 從未出國留學也沒有接觸西方思想的你, 如何能有如此廣面的思考? 但是時勢並不如你所願地發展, 你曾埋怨嗎? 跟著你一起辭官回到薩摩的武士們, 要如何壓制他們的不滿, 也許是個大問題吧?

 

在「西鄉顯彰館」看到你那比普通人的體形足足大2倍的衣服後, 我就一直想起你說要辭官回薩摩時, 大家驚恐的表情, 還有三條實美因此而臥病在床的情形, 那時候的氣氛必定是既緊張又刺激吧! 你沒有要怎樣, 周圍的人卻害怕你會怎樣, 就好像托洛茨基到後來既無官位又沒掌權, 四處流亡, 但是史大林還是怕他, 必須天涯海角追殺到底.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若看新聞, 看到政治人物整天在胡搞, 押注以及爭搶個人政治前途, 就倒盡胃口. 政治人物的成敗, 卻牢牢地牽扯住我們的心思, 每次選舉都像開賭盤, 政客耍弄一下, 群眾就跟著動一步, 我愈看愈不知道一直這樣下去, 我們到底能有什麼未來?

 

台灣人政治勢力掌權, 不必然能給我們更廣闊的未來, 我們的心思如果一直放在過去和現在, 只一直牽掛著在台中國人的勢力, 或只注意著脫離中國的威脅, 都不會因此讓我們跨更大步出去, 台灣的現代化才是我們得關注的戰略方向.

 

現代化大家都知道也大家都嚮往, 但是到底怎樣才是現代化? 要如何現代化? 台灣離現代化到底有多遠? 日本和中國的歷史經驗, 應當能夠給我們不少反省.

 

日本19世紀末期的明治維新, 使他們至今仍是亞洲第一等的國家, 同時代的清國自強運動沒有提昇國力, 反而淪為西方強權的「次殖民地」, 差別在哪裡? 日本明治維新只是將統治權從幕府轉到官僚手上, 沒有徹底清洗「臣民社會」的封建觀念, 以形成現代的市民社會; 清國被革命, 中國社會的發展卻仍舊沒有起色.

 

日本和中國的經驗讓我們看到什麼? 台灣正慢慢走出威權統治陰影的此時, 可曾真正面對限制我們進步的阻礙? 科技, 資訊與消費的現代化我們好像不輸人, 可是我們的文化, 思想和價值標準, 依舊延續著國民黨時代的政治經濟社會型態, 不但沒有脫離舊時代的決心, 也沒有對現代化的整體策略及深刻反省.

 

台灣組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